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辛夷坞->《原来你还在这里》->正文

第四十一章

  韵锦举步维艰地行走在看不到边际的沙漠中心,烈日灼得她好像下一秒就要成为灰烬,口很渴,头很痛,她几乎不想再往前,宁愿变成沙砾里的一颗仙人掌。可是前方隐约有什么在召唤她,她只得一直走,不停走,然后逐渐干涸……

  “程铮……给我水……”在梦里她无意识地呓出这句话之后才悠悠转醒,意识恢复到一半她就开始苦笑,牵动干裂的嘴唇,一阵刺痛。她是糊涂了,早已不是当初两人耳鬓厮磨的日子,哪里还有身边嘀咕着给她倒水的那个人?只是这句话脱口而出那么自然,自然得让她误以为睁开眼他还躺在身边。

  就在她撑住晕沉沉的头想要爬起来找水的时候,一个冰凉的玻璃杯毫不温柔地塞到她手里。

  “你倒是太后,睡一觉起来就知道奴役人。”这样欠扁的话除了他,不会出自另一个人的嘴里。

  韵锦整整地看了他几秒,意识如慢镜头般在脑海里回放。是了,在医院里,她和叔叔刚送走了妈妈。护工推走妈妈以后,她就一直蹲在那里,感觉着天一点点变亮,然后他来了,他说:“哭吧,韵锦。”她居然就这样在他怀里哭到无力再哭为止,失去至亲的黯然也再度回到心间。

  站在床边的那个人被她直勾勾地看着,不禁感到有些不自在,“你脑子烧坏了,看……看着我干……干嘛。”

  韵锦无心嘲笑他突如其来的结巴,环视房间四周:“这是哪里?”

  “我家。”他答得再自然不过。

  “你哪个家?”韵锦微微皱了皱眉。

  程铮看了一下天花板,“我又不是被收养的小孩,我只有一个爸妈,一个家。”

  韵锦的反应是立刻翻身下床,不顾自己一阵无力感。

  “我家又没有鬼,你吓成这样干嘛。”程铮没好气地按住她。

  韵锦叹了口气,“我得去医院,我妈妈刚过世,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要去办……对了……我叔叔呢?”

  “都睡了一天了才想起你妈妈的事,要是真等着你的话,那也耽误了。你就放心吧,你叔叔在医院已经把手续结清了,至于你妈妈……按照你叔叔的意思,是先在省城的火葬场火化,后面的事一起回你们家的县城再操办。”不知道是不是考虑到她丧母的心情,他后面的几句话口气放柔和了许多。

  韵锦低下头,原来她都睡了那么久。一觉醒来,妈妈就真的跟她永远天人相隔了。“叔叔现在在哪里?”她问。

  “先回去了,你一直发着高烧,在医院躺了半天,我见你没什么事了,但一直迷迷糊糊地,就先把你送回我家休息。”

  韵锦用手捋了捋头发:“哦,这样呀,那谢谢了,我看我还是先回去,你爸爸妈妈回来看见也不好。”

  程铮语气顿时尖锐起来:“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爸妈你又不是没有见过,他们会吃了你不成?”他见韵锦不语,执意起身找鞋,才无可奈何地补了一句,“反正他们也不在家。”

  “可我还是得尽快赶回去,叔叔已经很累了。”韵锦尽量不让程铮误会她的意思。

  “那你也得吃过饭再走,我送你回去。”他的语气不容反驳。

  韵锦也不跟他拗,从床上爬了起来,肚子确实有些饿了,没有必要跟身体较劲。起来的过程中她留意看了一下整个房间,认识他那么久,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一看就知道是男性的居住空间,陈设并不繁复,但处处可见设计时的匠心,收拾得也很干净。其实程铮是个挺简单的人,只要居住舒适整洁,其余的要求都不是很高,所以在他们当初那个蜗居里,两人也是有过幸福的时光的。

  程铮把药递给她,她默默地就着刚才那杯水吞下,跟着他走出房间。餐厅里已经摆有饭菜和碗筷,程铮先坐下去,强调道:“先跟你说啊,陈阿姨回老家了,饭菜是楼下叫的外卖,你就将就着吃吧。”

  韵锦对吃的不像他挑剔,听见后也只是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坐到他对面,拿起了碗筷。记忆中两人上次单独这样面对面地吃饭的记忆遥远得如同前生,韵锦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嘴里,觉得莫名地苦涩,她强咽了下去,觉得不对,又再吃了一口,确定不是自己的情绪影响味觉。她想说点什么,终究没有说话,再把筷子伸向另一盘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嚼了几下,很快地给自己盛了碗汤,刚喝了一口,这次她没有忍住,只得叹了口气,放下餐具,看着程铮,这家伙居然什么也没动,用一种古怪的表情专注看着她。

  “程铮,你去哪里定的外卖?”

  “楼下四川人开的‘蜀地人家’,还可以吧?”他答得飞快,显见早预料到她有此一问。

  “你得罪过他们的老板或大厨?”

  “我又没病。干嘛,不好吃吗?”

  “很难吃。”韵锦难得这么直接,她看着程铮自己吃了一口,然后低声咒骂了一句。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就是‘蜀地人家’的大厨?”韵锦好像若无其事一样地说道。

  程铮的脸立刻变得通红,飞快地放下筷子,再夺下她手里的碗,匆匆说道:“难吃就算了,我下楼再去买。”说完逃也似地跑回房间拿钥匙。

  韵锦看着他仓皇的背影,低低地说了一句,“程铮,你这是何苦?”

  他的背影僵在那里,“这是我的事。”

  韵锦也站了起来,其实,我只是想说我……很高兴。”

  程铮慢慢地转过身,“那个……其实是怪菜谱,我发誓我绝对严格按照程序和步骤去操作的……”

  “厨房还有材料吗,还是我去做吧。”

  韵锦在厨房里忙碌,程铮倚在门框上看着她,一言不发。旧时的记忆一点点地回来。

  韵锦将鸡蛋打进锅里,感觉到有一双手无声无息地缠绕在她腰上,然后是他的呼吸,热热地在她身后。

  “放手,程铮。”

  “不可能。”

  韵锦不语。好像他们认识以来就不断地在重复这样一句话:程铮,放开--我不放。可是他真正放开她,她比什么都疼。

  “不管你用什么理由,我不会再放开。”他的声音在她肩上传出,闷闷地。

  “但是你再不放手的话,鸡蛋就糊了。”

上一页 《原来你还在这里》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