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四: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99章 关于嫁妆问题的几番讨论

    、、、、、、、、、、

    是夜,盛紘歇在王氏屋里,一边叫丫鬟卸下外裳氅衣,一边听王氏絮絮叨叨今日顾府夫人来访之事。

    “……那位夫人呀,又温和又贵气,不见半分高傲,说起话来也是入情入理,和家那位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哎……要说还是六丫头有福气!”王氏从彩佩手里亲手捧过一个雨过天青色的汝窑杯盏,“喏,这便是夫人今日送来的毛尖,老爷且尝尝。”

    盛紘换上一身常服坐在炕上,道:“老也好这口,你可别全截下了。”别怪他说话难听,王女士可是有不良历史记录的。

    王氏心里堵了一下,随即嗔道:“瞧老爷说的,还当我是年轻时不懂事的么?一半都留在寿安堂了,余下的才给老爷和几个哥儿姐儿分了。”

    盛紘略一点头,接过王氏递过来的杯盏,呷了一口,面上微露喜色,轻赞道:“好茶,怕是上进的也没这般好。”

    “唉——六丫头是不必愁了,可怜我的如儿却要跟个厉害婆婆。”王氏坐在炕几的另一边,抚弄着手指上的金玉戒指,满面愁容;一边叹气如兰,一边夸赞秦氏的贤德温善。

    她越想顾府夫人的好处,就更加鄙夷老的庸俗尖酸,越鄙夷老,就越觉得顾府夫人真是好人,她心乱如麻,越说越收不住嘴,一旁的盛紘只一个劲的饮茶,一言不发。

    “老爷,你倒是说一句呀!”王氏唱了半天独角戏,见丈夫全然不理睬自己,忍不住叫道,“你也不为如兰担忧,敢情闺女是我一个人的!”

    盛紘慢吞吞的放下茶盏,转头朝着王氏,王氏也微侧身体,正色恭听,只听盛紘道:“你以后与这位夫人来往定要小心谨慎些,凡事且留分……哦不,留七分余地,不可都说尽了,且防着些,免得将来后悔。”

    王氏大为奇怪,瞠目道:“这是为何?我瞧着她人好的,老爷又没见过她,怎这般说话,有甚好后悔的?”

    盛紘捋了捋颔下短须,摇头道:“不用见也知道。你瞧着她好,那她必然是个厉害的。”

    王氏一脑门浆糊,隐隐觉着丈夫是在讽刺自己,大声道:“老爷说什么呢?!”

    盛紘似乎心情甚好,呵呵笑道:“当初在泉州时,你与知府几乎义结金兰,后来不知何事闹翻了,你在家中足足破口大骂了她两个时辰;在登州时,你与平宁郡主好的差点没拜把,如今呢?若不是广济寺方丈劝着,你便要扎个小人咒她了!还有康家的姨姐,你们姐妹久别重逢后你没口与我夸她,撺掇着我帮忙,现下呢?你差点没扒了她的皮……呵呵,呀,为夫的也瞧明白了。凡是你瞧着好的,早早晚晚必然反目,还不如早些备着!”

    一席话说完,盛紘笑的肩膀直抖,颔下的胡须乱飘一气,王氏气的粉面涨红,一张嘴好像离了水的河鲫鱼,一张一合的,却又说不出什么来反驳,最后只得忿忿道:“老爷倒是好兴致,还有闲情拿妾身打趣!”

    这段日盛紘过的春风得意,每晚都有或同僚或同年或上司相邀宴饮,众人明里暗里都多有结交逢迎之意,盛紘如何不乐,越想越得意,王氏叫他笑的愈加气愤,只能板着一张脸,胸膛一起一伏,自顾自的生气。

    笑过一阵,盛紘直起身朝着王氏,问道:“两个丫头的婚事预备的怎么说了?”

    王氏闷闷不乐道:“如兰已经过了定,开年春闱发榜后,不论相公考中与否,婚期便定在二月底;明丫头做妹妹的不好越过如儿,我们合计着定在月初前后。”

    盛紘微微点头,忽然想到一事,对妻道:“既开年就要办喜事,这回过年咱们且清省些,一来莫张扬了,惹人注目;二来嘛……”他顿了顿,正色与王氏道,“待出了年,你就把家里与儿媳妇交代下,然后去趟奉天罢。”

    王氏惊奇道:“去奉天做什么?”

    盛紘沉默了一会热,轻叹道:“你去奉天,亲与岳母赔罪,顺带告知两个丫头的婚事。”

    王氏想起自己亲娘,心里一阵发堵,闷声道:“就怕娘还在生我的气,都赔过许多次礼了,都说母女俩没有隔夜仇的,娘也狠心了。”

    盛紘肃容,神色带了严整,劝着王氏:“上回的事儿确是我们的不是,难怪岳母生气,这些年来岳母与舅兄一直帮扶我们,你却这般轻忽自己娘家,外甥到底是王家的长嫡孙,他们如何不气恼!如今王康两家已结好了亲事,事过境迁,咱们总不能一直僵着;你这回去,好好赔罪,岳母若得空又身爽利,性接了来住段日,我们也热闹热闹。”

    盛紘颇为敬重这位丈母娘,当初他去王家求亲,王老爷本不赞成,嫌他庶出身,还没有家世依仗,反是王老一眼相中他,楞说盛紘秉性厚道,将来必有前程,这才把家中二小姐许配过去,为此,盛紘一直感念王老的恩情。

    王氏眼眶泛红,想起几十年来的慈母恩情,婚后遭遇林姨娘危机,王老又送人又训诫的来帮忙,她的泪水缓缓流下:“都是我不孝,母亲这般挂念惦记我,我却还让她在大嫂面前难做!”说着,赶紧拿帕抹去泪水,转而笑道:“我听老爷的,这回我亲自去磕头赔罪,大不了叫娘打一顿板就是了!”

    盛紘见状,也笑着叹息:“这才是!哎……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这些日我瞧着那些来攀交情的,却常常想起早年岳家的情谊,如今我家眼看着好些了,怎么也不能忘本呀。”

    王氏心里感动,瞧着丈夫的目光中俱是柔情,声音里像是带着激动:“娘毕竟没有瞧错了你,你是个念情的。”

    好的讲完了,该轮到坏的了,盛紘是官场混迹多年的老油条,最通谈话技巧,他端起茶碗来又喝了一口,问道:“两个丫头出嫁,你打算各自备多少嫁妆?”

    说起这个话题,王氏脸色一僵,掀开炕几上的暖笼,拎出茶壶来给盛紘的茶碗里续满了水,动作又缓慢又拖拉:“不是早就说好的嘛!照着老样办就是了,该多少就多少。”见盛紘始终盯着自己,王氏知道不能含糊其词,才不清不愿道:“不过说实在话,自是如儿要厚些,一来如儿身份贵重,二来……”王氏咬了咬嘴唇,“如儿嫁的委屈,自要多备些傍身。”

    “糊涂!”盛紘毫不犹豫的喝道,一掌拍在炕几上,刚倒满的茶碗倾出些水来。

    王氏不服气,立刻反口道:“明丫头都得了那么个贵婿,还有什么好不知足的!”

    盛紘提高声音,出言讥讽:“敢情那贵婿是你给明丫头寻的?还是如儿让给自己妹的?”王氏立刻语塞。

    盛紘瞪了王氏好几眼,挥了挥袖,才发现袖被茶水打湿了一半,他拧了拧袖,沉着面色,训斥道:“这门亲事老本是不愿意的,你自己没教好闺女,让如儿做出那般不知廉耻的事来,末了没法了解时却拿明丫头顶包,你还好意思说?!”

    每次提起这件事,盛紘总忍不住夹枪带棒的数落王氏,毕竟对一个以道德章标榜的官来说,嫡女私会外男,简直是在他脸上扇耳光;而每回这时,王氏也只能老实听着,再怎么说,教养女儿也是母亲的职责。

    盛紘一想起如兰和炎敬的事就觉着吞了只苍蝇一样恶心,忍不住又训了王氏一通,顺下些气来后,才又回归正题:“我与你把话说明白了!这回无论明里暗里,还有前儿你值给如儿的那座宅,你都得把两个丫头的陪嫁置办的一般厚!”

    王氏嘴唇翳动了几下,没有说话,脸色却忿忿不平。

    盛紘站起身来,瞧着王氏不甘不愿的表情,沉声道:“自你嫁进盛家后,我可有打过你嫁妆的一分主意?你要统统留给你生的个孩儿,我也没有半句话。可你摸着良心想想,你姐姐可有这般好运,这些年她的嫁妆都填到哪里去了!不说康兄花用无,还有那一屋的庶庶女,哪个聘娶婚嫁不是靠着你姐姐的嫁妆,康家姨姐可有到处哭诉嚷嚷?!”

    比起康姨妈,王氏的运气确是不错了,王氏说不出话来。

    盛紘见她神色似有松动,盯紧了道:“墨儿和栋哥儿就不用说了,可明丫头却是记入你名下的!是以,不论你给如兰置办多少,明丫头就得多少!要怪,就怪你自己教女无方,纵出个险些拖累家人的祸害!此事你便是与岳母说,看看她赞不赞成你!当初你们姐妹出嫁,我家远不如康家显赫富贵,难不成岳母就把你们姐妹俩的嫁妆分出厚薄来了?”

    王氏有苦说不出,颓然瘫在炕上,手里绞着一方帕扭扯的不成样。

    盛紘冷眼瞧着王氏的神色,又慢慢加上一句:“不但如此,老给明兰贴补多少妆奁你也不许过问!”

    王氏心头一紧,猛然抬头看着丈夫,神色愤懑道:“这却又为何?老爷吩咐的我不敢不从,两个丫头的嫁妆一样就一样罢!可她们都是老的孙女呀!难道还有厚薄?!”

    盛紘冷冷的一句:“老虽放过明言,每个丫头都贴补妆银一千五两,可当初华兰出嫁时,她贴的可远不止这个数!你当我不知道么。”

    王氏紧接着争辩道:“可华儿是老教养的呀——!”她一个激灵收住了后话,说说起来,明兰更加是老养大的。

    盛紘盯着王氏,眼神中掩饰不住失望,缓缓道:“老养育我一场,为了我的前程已陪出去许多了,如今她剩下的那些体己物件银她爱给谁便给谁,谁也别念着!”

    王氏心里腹诽,反正给哪个都是盛紘的骨肉,他当然不介意。

    盛紘瞪着王氏,缓了口气,继续道:“老是个重情义的,她养过华儿和明丫头,想要多给些也是常理;如今我们忤了她的意思,硬是拿明兰顶了缸,老想给明丫头多少你多不许啰嗦半句!如若不然……”

    他用力拍了下炕几,震的王氏一抖,他厉声道:“你嫁入盛家这些年,于婆母多有不孝不恭,于妾室庶出多有不贤不德,你忍着你的不是,不过是瞧着岳母和舅兄的面,你当我真是全然不知?何况,当年卫氏的死你就没半分过错么?!”

    王氏如遭雷击,浑身抖动的厉害,面色苍白的死人一般,自她笃信佛法之后,听师傅们讲佛多了,开始真信有因果循环报应之事,加之林姨娘已遭了报应,在田庄里清寒日,墨兰在梁家的日也不好过,想来自己的那份罪孽又该落在哪里呢?

    她死灰着脸,低声道:“一切依老爷便是。”

    王氏虽有些小心眼,为人也不算宽厚,但总还干脆,她答应了就是答应了。

    第二日,她便去与儿媳交托家务:“……一开年我就要出门,这些日我要与你两个妹妹打点嫁妆,家里你多看着些,备年礼时有不明白的来问我,我出门后你问老。你如今有了身,若觉着不适或不想动弹,就去寻两个兰丫头来帮忙罢。”

    海氏早已掌理大半家务,驾轻就熟,自然无有不从,只是瞧着王氏发红的眼圈,心里暗暗犯疑;接下来几日,待海氏听到王氏要开库房,取出早年积存的绫罗绸缎和贵重木料,且平均的一分两份时,她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海氏素来乖觉,立刻与王氏言道:“两位妹妹出嫁,我做嫂嫂的也不好空着手,回头给她们也添些妆彩,算是我和她们兄长的一点儿心意。”

    王氏连忙喝止,她的数很好,这点算计还是清楚的。海氏的嫁妆若不动,将来都是自己孙的,若要给如兰一份,那定也少不了明兰一份,现在她每天清点财物嫁妆时,一阵阵刀割般心疼,如何肯再出血?!

    “翰林院是清苦之地,孩又还小,你将来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别介了,你妹妹们的妆奁我会瞧着办的,又不是办不起,再说了,咱们盛家不作兴惦记媳妇嫁妆的!”王氏紧抓着海氏的手,一气打断儿媳的念头。

    话虽这样说,但海氏心里明白的很,回去与柏哥儿商量后,还是备了好些贵重精致的首饰摆件给两个兰添妆。

    ……

    大约嫁妆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牵涉的总是婆婆媳妇小姑,相比盛家的温馨美好,袁家就很难看了。

    忠勤伯府正屋明堂,四面门窗紧紧关闭着,地上散碎了细细的瓷片,茶水泄了一地,屋内弥漫着一抹淡淡的茶香,打翻的熏炉散出来幽幽的檀香,混合成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袁老爷铁青着一张脸,指着自己站在下首的袁夫人抖个不停:“你你,你,亏你想的出?!居然想着拿儿媳妇的嫁妆去贴补缨儿!你昏了头了!”

    袁夫人看了眼一旁的袁绍,脸皮扯不下来,倔声道:“她嫁进来便是我家的人了!什么嫁妆不嫁妆的,什么都姓了袁了!婆婆说要,她就该老实的送上来,居然还有脸向男人告状?!什么家教?!”

    啪的一声,袁伯爷一掌拍在方头案上,震的众人心头一跳,他抖着胡须大吼道:“你给我住嘴!你还有脸说儿媳妇,这几十年来别说你的嫁妆,便是我袁家的银钱你拿了多少去贴补你娘家和章家,你怎不想想都是姓袁的?!”

    袁夫人被梗住了,看丈夫眼色凌厉,当着儿的面就抖了自己的底,显是真生气了,她只得抽条帕出来,捂着脸作哭泣状:“我这为的还不是缨儿嘛!寿山伯府有那么多房兄弟,缨儿若没有一份厚厚的嫁妆,回头妯娌们冷眼瞧不起可怎办?!老爷别光心疼儿媳妇,也想想自己闺女吧,咱们可就这么一个闺女呀!”

    袁夫人一开始只是假哭,但想起自己女儿,忍不住真哭了起来,越说越伤心,随即恨声骂道:“这个贱人,我这就去撕了她的嘴!叫她撺掇我儿来忤逆!做儿媳妇的不听婆婆的话,还想造反了啊!”她一转身,就冲着一旁的袁绍去了,捏着拳头就去捶打他,一边打一边哭骂,“……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辛苦拉扯你大了,却有了媳妇忘了娘!我不过要点嫁妆给你妹,你却来告你爹爹!你个孽障,还不如打死了你算了!”

    袁绍不敢推搡母亲,只能躲闪,没头没脑的挨了几下,袁伯爷怒火攻心,他可不是盛紘那样绉绉的读书人,两大步走上前,一把扯开撒泼的老妻,伸手就是一下。

    啪!

    袁夫人脸上重重的挨了一下,她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看着老夫:“你你,你居然当着儿的面……我不活了!”

    她一边哭喊着,一边就要扑上去,袁伯爷用力一拽,把袁夫人一把掼倒在地上,冷冷道:“你可还记得老君过世时说的话?”

    袁绍听的糊涂,但袁夫人却陡然安静了,神色中现出惊惧来。

    袁伯爷神色冷然,缓缓道:“母亲曾当着大姐和你我的面说过,你为人愚蠢贪婪,见小利而忘大义,难堪嗣妇,奈何已有儿女。母亲临过世前,叫我写下休书,她自己亲在后头写了话,言道,袁氏能起复爵位着实不易,实乃缴天之幸,再不可有任何纰漏,若你朽木难雕,累及家门,就不必顾忌你为二老守年孝,尽可将你休出门去!那休书如今可还锁在祠堂祭桌上!”

    袁绍大吃一惊,他从未听说此事,袁夫人这会儿不哭了,抖的宛如筛糠一般,袁伯爷眼中浮起一抹嫌恶,骂道:“你瞧瞧你自己这副样,可当的起袁家主母?!自从娶了两个儿媳妇,我为了顾及你做婆婆的面,忍你许久,你却得寸进尺!”

    袁夫人吓的面无人色,袁绍慢慢把老娘扶了起来,挨着一旁的方椅坐下,其实他心里知道,这休书应是震慑为主,真休了妻忠勤伯府面上也不好看。

    屋里静默一片,只听见袁夫人细细的抽泣声,还有袁老伯爷气呼呼的喘气声,这时厅堂的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只见袁缨满面泪水的冲了进来,见屋里一室狼藉,父亲恼怒的浑身发抖,母亲捂着脸颊失魂落魄,她顿时一阵清泪,噗通一声跪下了,给父亲和母亲各磕了一个头,袁绍瞧着不对,一个箭步到门边关上门。

    袁缨玉面挂泪,哽咽道:“大嫂都与女儿说了,这都是女儿不孝,叫父亲母亲为女儿争执了!”

    袁伯爷素来疼爱女儿,见女儿如此,只默默坐下,冷哼了一声:“她倒传话的快!旁的本事没有,就一张嘴皮惯会道人长短!”

    袁夫人一听丈夫对自己外甥女有不悦之意,连忙扑了过去,搂着女儿哭道:“我可怜的缨儿,你爹爹兄长好狠的心哟!”

    袁绍脸上现出不虞之色,忍不住道:“母亲!若是旁的也就罢了,您开口就要华兰的陪嫁庄,那在京郊足有十几顷良田,况且如今盛家就在近旁,这田地若有变动,当他们不知道么?!你你,你叫儿以后如何在岳家抬得起头来,你叫华兰以后如何回娘家!”

    说起这个,袁伯爷又恼怒起来,指着袁夫人大骂道:“正是这个理!这些年来,你当我不知道你明里暗里算计了二儿媳妇多少家私?!亲家那是厚道和气,才不与我们来计较!且不说嫁妆本是媳妇的私产,便是夫家急着周转些,也不好过了!你倒好,就差明抢了!你还要脸不要?!”

    袁伯爷越说越气,忽想起一事,大声喝道,“前日房的两位弟弟来寻我诉苦,说连着寻了几门亲事都叫黄了。就是你,败坏了我们袁家的脸面,外头都说袁家婆婆刻薄,惯会强占儿媳嫁妆,谁还敢嫁来我家!你还有脸在族里摆大嫂架,我都替你臊死了!”

    想起几个老弟弟,袁伯爷面上涌起愧疚之色,袁家门第不上不下,要寻几门登对的婚事不容易,想到为着自己老妻糊涂而连累族人,他更是心头冒火,又发狠的骂了几句。

    袁夫人一脸委屈,寿山伯夫人自来瞧不上自己这弟媳妇,偏这样,她反想在她面前争个体面。

    袁缨心明眼亮,知道症结出在哪里,便跪在袁夫人面前,哀声劝道:“我知道娘是为了女儿好,可是娘……您想想,姑姑就是袁家出去的姑娘,我们家底如何她还会不清楚么?姑姑素来疼爱女儿,便是女儿没带一钱过去,难道姑姑会委屈了女儿不成?!若女儿带着二嫂的田庄或田庄折成的银嫁过去,反叫姑姑鄙夷了呀!……二嫂自进门后,直拿女儿当亲妹疼爱,什么好吃的好穿戴的不是先紧着我,母亲这般行事,反伤了二嫂的心,岂不叫我们姑嫂难处了?!”

    袁夫人见人人都向着二儿媳妇,如同口含黄连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

    袁绍心里宽了些,总算这妹还是明白人,袁伯爷欣慰的瞧着女儿,长长叹了一口气,想起儿刚才说晚间还有事要出去,连忙给儿打了个眼色,袁绍看见,缓缓的贴着门沿出去了,却不往大门处去,而是直奔西侧小院华兰处。

    一脚跨进屋里,只见华兰一身半旧的翠底小碎花镶绒边锦棉对襟褙,袁绍心里一阵内疚,想起华兰刚嫁过来时满箱的簇新衣裳,如今却……华兰坐在炕边,支着肘靠在炕几上,见丈夫来了,神色淡然:“事儿完了?”

    袁绍点点头。

    华兰凄然一笑:“回回都这样,此次都如此,好好一个家非要闹腾;我真想问问母亲,我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好,她定要寻我的不是?若母亲真容不下我,早早写封休书与我,我自会下堂求去,何必叫我这么零碎受罪!”说着泪水便顺着面颊淌了出来。

    袁绍上前一把搂住妻,软声安慰道:“你浑说什么,我们是要白头偕老的,便是你想走我也不放人的!”

    华兰哭的泪水连连:“不是我不孝,我只想问一句,这日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我陪嫁过来的银早没了,衣箱里的好料好物件也都叫母亲见天儿寻刮了去,如今她竟念想起那庄来了,母亲,母亲……到底想怎样?!家里又不是过不下去了?!”

    华兰泪如泉涌,嘤嘤哭倒在丈夫怀里,袁绍心里也异常愤恨,其实他很清楚自己母亲的心思,不过是瞧着华兰娘家得力,她既得公爹喜欢,又受丈夫宠爱,相形之下,自己这个婆婆反倒被压了一头。

    袁绍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软言安慰,华兰忽然从丈夫的怀里直起身,神色坚毅,大声道:“绍郎,若只有我一个,跟着你便是吃糠咽菜,也绝不喊半句苦!可是……可是……”她哭了起来,“我只可怜几个孩儿!他们……他们可还小呀!”

    袁绍看着妻哭的死去活来,心里也如刀割一般,华兰哭诉着:“将来这爵位是大哥的,瞧着母亲这架势,家产咱们怕也分不到什么了;那几个孩儿们可怎办?!上回我娘来已起了疑心,我哄她说孕妇穿旧衣裳舒坦,可庄姐儿身上的衣裳却骗不了人,回头我娘就送了两匹大红织锦来!外祖母送东西给外孙女还好说,若再有些旁的,岂不是打袁家的脸?!”

    袁绍陡然生出些警惕来,下颚一收,目光中射出几道冷光,道:“……你以后也不要事事顺着母亲了,若母亲再有什么求,你便来告诉我!还有……”他顿了顿,狠狠道,“你若身上爽利,明儿把秋娘那四个丫头卖了!”

    华兰大吃一惊,颤声道:“那……那可是母亲送你的通房,可不好……”

    袁绍眼神中隐含怒气:“母亲不是说家计艰难么,还说给妹办婚事手头紧;平白养着那几个做甚?回头你就卖了她们,还能省下些丫鬟婆,把卖了银钱都送去给母亲!看她再说没钱?!”

    华兰心里大喜,却不敢露出表情,只嗫嚅道:“这,这成么?”

    “有什么不成的?!我早瞧着那些妖妖娆娆的玩意不省心了!”袁绍是行伍出身,说话素来利落,一拍板便决定了。

    华兰用力抹干泪水,知道是丈夫在体贴自己,柔柔的依偎过去,夫妻俩温存了稍许,华兰推开丈夫,笑道:“今晚不是窦大人要宴请么,绍郎可别耽误了,赶紧过去罢!”一边说着,一边从炕头处捧过来一个沉甸甸的小包袱,塞到丈夫手里,温言道:“拿着吧。”

    袁绍一接过来,就知道是满满一包银,心头一紧,打量了华兰一番,忙道:“你那金项圈呢?”

    华兰赧然一笑:“都做娘的人了,还戴什么金项圈?”

    袁绍知道那金项圈是盛家女儿每人一个的,华兰如今竟要靠典当才能为自己打点,心头更生出对袁夫人的愤懑,铿声道:“你放心!你的嫁妆以后我一点一点给你补回来!”

    华兰笑的很温柔:“绍郎是守信之人,从未食言。”

    夫妻告别一番之后,华兰含笑目送着袁绍出门,待他走远了之后,她嘴角的笑意慢慢冷下来,凝色而坐,过了会儿,一个年轻媳妇打帘进来,笑道:“大姑娘,姑爷出门了。”

    华兰点了点头,那妇人殷勤的扶着华兰躺上炕,打叠好被褥,才笑道:“大姑娘又赢了,这两年,姑爷可是回回都向着您的;老若知道了,定会高兴的。”

    华兰神色冷淡,缓缓道:“熬了快十年了,总算有点盼头,翠蝉,腿有些酸。”

    翠蝉连忙伏到炕边给华兰轻揉着小腿,华兰半阖着眼睛,问道:“你可都探听来了?”

    翠蝉知道华兰问的什么,低声道:“用不着探听,伯爷的声音大的很,不少人都听见了;伯爷狠狠训斥了夫人一番,缨姑娘也帮着劝说,还说……哦,还有一封休书。”然后她立刻把袁伯爷曾写过休书的事说了一遍。

    华兰两眼大放光彩:“真的?!”

    翠蝉用力点头,捂嘴偷笑道:“这下夫人可丢人丢大了,瞧她以后还怎么在奶奶面前摆架耍威风!”

    华兰面含笑容的躺下,闭着眼睛,悠悠道:“大约这次能消停的久些罢;还是祖母说的对,这女人呀,过日一定要用脑,不能稀里糊涂的叫人欺负,也不能全凭心意的闹脾气,置气,赌气。”

    翠蝉笑着听了,一边轻轻捶着腿,她看着华兰一脸疲惫,忍不住笼袖抹了抹眼睛,低声道:“大姑娘可是真不容易,每回我们回去,房妈妈总要拉着我问半天姑娘过的好不好。”

    华兰想起盛老,眼眶湿润了,泣声道:“都是我不孝,叫祖母替我操心了;这回为着明兰的事儿,她定是恼了我了。”

    翠蝉忙道:“怎么会?!老也就这一会儿的气性,回头见六姑娘过的好了,她也就不恼了;上回来时不是说,老如今瞧顾家顺眼多了么?”

    她原是寿安堂出来的,华兰出嫁时房妈妈亲自挑出来送了陪嫁的,后来嫁了打理华兰陪嫁的一个管事,如今是华兰身边亲信的助力。

    华兰破涕为笑:“没错!顾二郎也真是个急性的,换过庚帖这才几日呀,就急着往我家送年礼,整箱整箱的好料,江南的纱绸缎罗不说了,关外的皮,猞猁,紫羔,狐裘,雪熊,还有半尺长的雪参,我娘收的手都软了,敢情他是早攒着了,单等过明了!”说着,华兰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翠蝉听的一阵羡慕,张大了嘴:“这么多好东西呀,老纵算瞧不上这些身外之物,也该晓得顾家的郑重心意了。”

    华兰点头,微笑道:“正是。”低头间,忽看到自己身上半旧的衣裳,一阵黯然。

    翠蝉偷眼瞅看华兰脸色,便知道她的心思,连忙附过去,轻声道:“大姑娘别往心里去。六姑娘还未出阁呢,说起来顾家门里水也深着呢,六姑娘将来还不定有多少阵仗要应付,且得辛苦了,而您却是眼看着要熬出头了。老不是说过嘛,但瞧着姑爷如何,若姑爷是个没心肝的,你就收拢银钱多顾着些自己,若姑爷有良心又心疼你,您就一门心思的为他着想,什么也别吝啬!”

    华兰精神一振,面露喜色,拉过翠蝉的手,温言道:“幸亏老把你给了我,这些年都靠你给我宽心,罢了!怎么说我也没把嫁妆都赔了出去!……如今实哥儿他爹也知道好歹了,再不肯一股隆冬的把银都交给婆婆;只要他肯与我一条心,多少银我都舍得,回头谋几任外放,日便好过了。”

    翠蝉闻言,凑趣的笑问道:“姑爷不是前头才升了五成兵马司的分指挥使么?姑娘好大的心眼,刚吃上碗里的,就惦记起锅里的了?”

    华兰一指头点在翠蝉额头上,嗔笑道:“你个小蹄,会来消遣主了!”瞪完翠蝉,她微露愁色,轻轻叹息,“说起来,如今我只觉着对不住老,可是……”

    华兰目带水光,低声道,“做人媳妇是何其不易!何况摊上这么个婆婆,我也不是有心要算计明丫头的,顾都督这般身份貌也不算辱没了盛家女儿的,那是我嫡亲妹也是舍得呀,唉——只望着六妹妹以后日好过,不然我可没脸去见老了。”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