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四: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00章 除夕遐思

    、、、、、、、、、、

    崇德二年的春节是明兰穿来之后过的最冷清的一个年,没大摆筵席,没放几根爆竹,连新衣裳都没做几身,但冷清掩盖不了盛紘的火热的心情;除夕之夜,盛家几口人窝在一切吃了年夜饭,一块儿守岁至深夜。

    盛紘标榜以诗书传家,自然不允许猜拳斗牌之类没有化内涵的节目上台,照惯例,由长柏哥哥起头,他面无表情自席间站起来,朗声诵诗道:“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

    苏轼的《守岁》,很积,很上进,很有励志意义。

    一诗诵毕,席间冷冷清清,只有咧着几颗米粒牙的白胖全哥儿给自家老爹面,咯咯笑的手舞足蹈,盛紘抽搐着眼部肌肉,明兰扯扯嘴角,如兰自顾自的想心事,长枫低头捧着酒杯,王氏翻着白眼继续给老布菜,几乎要仰天长啸——这首诗连她都会背了好不好!

    长柏哥哥真是一朵奇葩,每年除夕他都风雨不动的朗诵这首诗,一样的内容,一样的音调,一样的起复,甚至连表情也一样——就是没有表情。

    头一年,新婚的海氏还目带柔情,面含春晕的瞧着自己的夫婿,以娇羞的神情听他朗诵诗歌,如今两年下来,海一脸若无其事的看向窗外,除夕的月亮好白好大个哦。

    接下来,长枫饱含激情的朗诵了孟郊的一首《登科后》,以抑扬顿挫的音调结束‘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盛紘拈着胡须微笑而听,待听完后则板起脸来训斥了他一顿:“……戒骄戒躁,不可妄思,浮夸自满乃读书大忌!”

    长枫哥哥垂下脑袋,一脸忧郁,他本是个花从中的倜傥公,自打考上举人后他日夜都想着出去游玩一番,没想却叫盛紘死死拘禁在府里读书,本想着趁过年时松快一下,谁知盛紘要求全府上下一致低调低调再低调,一概不许出去摆风头。

    明兰清楚盛紘的意思,就好像中了一亿大奖的人家会连夜搬家逃跑,越是风头劲时,越要夹起尾巴装孙;如今皇帝彻查从逆大案还未结束,京中多少权贵世族担着心事,惴惴不安,这时候若哪家表现的哈皮,搞不好会被人连夜扔煤气罐!

    所以,即使盛紘现在明明很乐,也要面露忧愁,偶尔长吁短叹一番,表示自家区区喜事不值一提,全国人民好才是真的好。

    明兰心里一阵暗乐,连忙低头,一脸肃穆的掩饰表情。

    光洁的红木如意大圆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几十道年菜,盘底浸在热水中保温——五福临门,阳开泰,年年团圆……还好几道有鸡鸭鱼肉的汤汤水水,看的意义大过吃的,几乎都没动几筷,明兰挑了盆青葱翠绿的伸出筷,夹了两根酿了鱼羊肉馅在里头的菜心在嘴里,慢慢吃着,满口生鲜。

    待盛紘训完长枫,老道了声乏回去先歇息了,明兰眼巴巴的瞅着,却又不好跟过去,这是她在娘家的最后一个除夕了,老吩咐过她要老实的和盛紘王氏守岁,尽尽孝道。

    王氏见婆婆一走,立刻欢喜的放下筷,面带微笑的转向海氏——现在该轮到她享享媳妇的福了吧!谁知还没等她开口,海氏又是一阵孕吐袭来,捂着嘴巴冲到外头去狂呕,待叫人扶着回来时,一副脸青嘴唇白。

    盛紘挥挥手,叫儿媳妇回去躺着了,长柏也挥挥手,叫妻连儿一道带下去;父俩挥手过后,王氏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身旁空空,瞠目结舌,只能对着两个兰干瞪眼。

    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即便屋里烧着地龙和火炉,依旧是寒气不止,一屋人里只有王氏一人红光满面的闪闪发光,明兰看了她几眼,暗暗叹息要是有两支静心口服液就好了。

    王氏愁肠结,一小杯一小杯的自斟自饮,时不时的看两眼明兰,她自认自己不是个恶毒的嫡母,并且很为庶庶女考虑,从明兰小姑娘还没出生时,她就打算开了。

    那时她想,若卫姨娘生个男孩,就得把她晾起来了,若是生个女孩,就接着捧她,结果天随人愿,一个漂亮的小女婴呱呱坠地,林卫二女继续fighting,王氏江山铁通。

    后来小女婴渐渐看的出眉眼了,端的是个少见的美人坯无疑,她就想了,以后可以能结门与盛家有益的亲事,或者大大一份彩礼是跑不了的。

    再后来,卫姨娘挂了,明兰在自己这儿没待多久就被归置到寿安堂去了,一日日过去了,明兰出落的兰芝玉树般清艳无匹,性也可爱讨喜,一方面固然成功的分去了盛紘对墨兰的宠爱,但另一方面,自己的如兰愈加被映衬的没法见人。

    酒入愁肠,王氏愈发忧郁。

    要是明兰完全像卫姨娘倒好了,美则美矣,却缩手缩脚的一股小家气,便是带出去也不打紧;可是明兰偏偏与生母无一分气韵相似,她眉眼开朗,落落大方,行事谨慎却又流水拂云般自在洒脱,和如兰站在一起,恐怕别人会以为她才是嫡女。

    命运千回转,到了末了,一干女孩中,反而是明兰嫁的最高门,王氏微醺见恍惚起多年前,自己兴冲冲的领着卫姨娘进门时的情形,莫非,今世果,真的皆因前世缘?

    坐在一旁的明兰觉着王氏神色不善,知道最近她备嫁妆备的很郁卒,便轻悄悄的扭开头去,转眼正瞧见如兰,只见她低着头,侧着脸,面带粉晕,似喜非喜一双含情目看向窗外;明兰暗晒一声,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又在想她那心肝肉的敬哥哥了!

    自出事后,盛紘夫妇原是不待见这便宜女婿的,但是姐夫自强不息,养好被长柏哥哥揍出来的伤后,亲自上门给盛紘夫妇磕头赔罪,一开始王氏发脾气,叫他跪在地上不理睬,盛紘也不冷不热的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钻进里屋看书去了。

    如兰闻讯后,疯了似的闯关过去,一看见姐夫就泪如泉涌,两只苦命鸳鸯相对而跪,对面流泪,只差声声泣血了,王氏见这场景,便吃不住了,只好硬把盛紘扯出来。

    中间的细节过程明兰不清楚,只知道大约摸是姐夫当着准岳父岳母的面,狠狠陈述了一番自己对如兰是如何的情比金坚爱比海深,给一打公主也不回头!据说当场把王氏说的热泪盈眶。丈母娘迅速对盛老的一贯主张起了共鸣,果然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呀;连官场老油条盛紘也眼眶湿润了,紧握准女婿的双手,嘉勉了一番业仕途和婚姻幸福的良言。

    ——以上场景被刘妈妈密封现场,小喜鹃舍命向明兰提供独家情报。

    明兰听的目瞪口呆,以她的理解,估计王氏是真的被感动了,女人天性就比男人浪漫,再粗线条的女人也还是女人;但是盛紘嘛……反正这女婿没法退货了,气也出了,何必把关系搞僵呢,给个台阶大家一起下了便是。

    之后,如兰一改之前的郁郁寡欢,镇日的眉飞色舞嘴角含笑,一针一线的往帕上绣着敬哥哥写来的诗句——‘月映柳梢荷塘边,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只肉麻的明兰一阵鸡皮疙瘩,可如兰却很受用,满面娇羞的细心刺绣。

    此情此景,明兰一阵默然。

    什么是爱情?是安娜卡列尼娜抛夫弃去非法同居加卧轨,是王宝钏不做大小姐却去蹲了十八年寒窑,明兰忽然无厘头起来,难道她要去问顾二叔一句,要是她jump,你jump乎?

    别逗了!明兰十分鄙夷自己的胡思乱想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