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四: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48章 何不上明君,青旌当金铸(下) (1)

    、、、、、、、、、、

    做了非出己愿的事,顾廷烨心里终归不痛快,明兰少不了好言开解,扯些乐事来逗他开怀,她不大会说笑话,只好用曝光自己幼年糗事来达成此一目的。一直聊到更深露重才歇下,第二日明兰不免睡晚了些,还没等她睡到‘自然醒’,宫里就来人宣旨了。

    丹橘气急败坏的冲进来,明兰当即被活活吓醒,连滚带爬的下床梳妆穿衣,要是因为自己晚睡而耽误了接旨,那估计自己立刻会沦为满京城的笑柄。性外院的郝管事颇会来事,好茶好点心加一火车的奉承把那宣旨的哄住了一会儿,明兰这才穿戴好珠冠霞帔出来接旨。

    那来传谕的内相奉的是懿旨,明兰脑袋还不甚清楚,一通骈四俪六下来,她只听出貌似在夸自己‘温纯娴静’‘孝悌淳雅’云云,并赏赐若干。

    宣毕,明兰连连称谢,叩谢皇恩浩荡,都没敢多看那些盖着明黄锦帛的箱一眼,先紧着行贿,不着痕迹的塞了个素色锦囊过去,里头是她急忙之下随手抓起的一对沉甸甸的澄赤琥珀镶金环,她嫌暴发俗气,一直没戴。

    那内宦大约十岁上下,生的老实敦厚,体型发福,他手法娴熟的松开锦囊一瞄,目中划过一抹微不可查的满意,不动声色的躬身:“夫人也忒客气了,这如何使得。”

    “一件小玩意儿罢了,我瞧着怪好看的,大人可别嫌弃了。”明兰笑的腼腆,这是她第一次和监正面打交道,加倍的说话小心。

    “夫人别多礼,什么大人不大人的,小的哪敢当,夫人叫我一声‘小佟’便是了。”那内宦总算开了笑颜,随手把锦囊纳入袖中。

    明兰知道自己没称呼错,心下微平定,要知道有些宦官并不喜欢人家叫他‘公公’。

    她笑容更加和煦:“这么大清早的,劳烦佟大人跑这一趟了,可用过早饭了?您要不嫌弃便在舍下用些罢。南边新送来了稻米,熬了糯糯的清粥,配上前几日山里打来的酱熏獐肉和小腌菜,蛮可口的,大人不如用点儿?”

    端庄年少的贵妇人笑容可掬,语气亲切柔缓,并无半分逢迎之意,仿若遇到自家亲朋,热忱的招呼吃早饭一般,纯系自然的真诚关怀。

    那佟姓内宦不由得心生好感,眉开眼笑道:“小的倒是想叨扰一二,可惜要赶着回宫复旨,今日便算了罢。皇后娘娘往日提起夫人,常是夸赞的。”

    明兰不好意思,赧然道:“娘娘谬赞了,臣妾惭愧;这么无功无劳的,怎么好意思领受这般重赏。”

    拍了半天马屁,这句话才是重点。

    不是她说自家的丧气话,成亲这两个月来,她只管自扫门前雪,没有布施赠济过贫人,不曾进香捐钱来许愿国泰民安,也不热衷参加贵妇圈活动,闲来不是睡觉就是看账本,除了收宫里的赏赐时念两句‘天恩浩荡’之外,从没想起过皇帝皇后一家。

    就她这样的,既没上进心又懒散,没有任何由头忽然天降重赏,她不免多想。

    佟内宦何等人精,颇有深意的笑了笑:“夫人不必惶恐。夫人虽深居简出,然慧名远扬。昨个儿皇上还说顾都督办事沉稳练达,颇有名臣之风,想来是多亏夫人贤德,以使都督家宅无扰,安心勤于王事才是。”

    明兰满是敬仰的目光望着佟内宦,这话说的,真有水平——她一个宅女还慧名远扬?!好比说北约是和平组织那么不靠谱。

    待送宣旨的仪仗队走后,明兰满腹心事的踱步回屋,叫丹橘打开赏赐的几个贴金沉香木的箱,先是霞红,水蓝,天碧,暮霭,四色贡缎各十匹,宝光流动,潋滟臻美。

    丹橘一边查点,一边喜孜孜的回头:“这颜色真鲜亮,纹花也漂亮,待这热天儿过了,找锦织阁的老师傅给姑娘做几身新衣裳,穿回去给老瞧了,她定然高兴。”

    她一乐,就又忘记新称呼了。

    另白玉点翠金丝镶福寿吉庆如意一柄,通体温润洁净,毫无一丝瑕疵。这两样也还罢了,最要命的是那十六只水天一色成套的碧澄翠玉碗,竟似是一整块翡翠雕出来的,每只不过寸大小,碗边雕琢着精致的花鸟渔樵耕织图案,托在手心里便如一汪沁凉的碧水,流光四溢,目眩神移,这般稀罕东西,估计价值好几个城。

    小桃看的两眼发直,躲得离那套翠玉碗远远的,生怕有个碰碎蹭裂的,就是把她卖上十八次也抵不过,只敢站在十步开外咽着口水看。

    “你个没用的!”丹橘狠狠瞪了她一眼,颤着手指把翠玉碗一只一只小心翼翼的放进丝绵厚绒铺的匣里,这才松了口气,又叫碧丝和秦桑把锦帛送去库房,自己亲把玉如意和翠玉碗锁进明兰里屋的壁橱柜里。

    明兰心如猫爪,坐立难安。

    司令无缘无故给杂牌兵团补充弹药装备,那十有**是忽悠你去等集结号;领导无缘无故给你好处,是为了叫你多出力工作;男人无缘无故给你好处,泰半是外头做了亏心事。

    那皇家呢?或者说,其实是有缘故的,只是她不知道。

    “小桃!”她霍的站起,提高声音,“去请公孙先生。”

    ……

    这个时辰,不知能不能请到公孙白石。

    自对科举死心后,他便决意要做个身在乡野心忧朝堂的隐士,既是隐士,自得有隐士的派头,例如,睡觉要到日上竿,看书要半躺半靠,吟诗最好是披头散发,写东西一般是半夜,他仰慕的是嵇康之流的魏晋名士,可惜胆量不足,不敢真的脱光光裸奔或去人家坟头上唱歌,最多不过是卷起两条袖在自己小院的粉墙上练狂草。

    因森严的礼法所限,没能更好的用实际行动向偶像们致意,他一直很痛苦。

    顾廷烨听了明兰对公孙白石的这番‘深刻理解’后,当时就笑的直不起腰来,大觉与明兰心有戚戚焉,在他看来,公孙白石其实是叶公好龙。

    那些魏晋名士何等狂放不羁,放浪形骸,天两头喝的酩酊大醉胡说八道,而公孙白石看似随性散漫,实则节制谨慎,见人防备分,遇事只说半成。

    为了保证邀请效率,明兰派了孔武有力的小桃去;想了想,鉴于这次是要请教人家,还是客气些比较恰当,明兰又叫了崇敬化工作者的若眉跟上去。

    在偏花厅里放上两盘冰盆,并搭好牵线摇帘,桌上摆好一应茶水点心和井水湃过的水果,明兰静坐而待。约半个时辰后,公孙白石优哉游哉的踱步过来,前头是大步流星满脸不悦的小桃,后头跟着亦步亦趋恭恭敬敬的若眉。

    偏花厅临水而建,四周以槅扇围拢,宾主双方各行礼数后,便隔着一张条桌各自坐于两头的圈椅上。明兰屏退一干人等,丹橘应声退出后,把闲杂仆妇丫鬟隔开二十步。从大敞的四面扇窗,外头只能看见里面两人远远对面而坐,外加水声风声,却不能听见里头讲了什么。

    这个创意她想了很久,大受顾廷烨赞赏。

    寒暄几句后,明兰开门见山的发问:“先生可知今日一早,宫里来颁赏赐了?”

    公孙白石晃悠着折扇:“适才夫人身边的人已告知我了,在下这里恭喜夫人贺喜夫人了。”

    明兰捏着帕,顾不得面,急道:“应该不是为着我,大约是都督的缘故,可我又猜不出到底为何?特来请教先生。”

    公孙白石满脸的老褶都愉快的扭做一团,折扇挥的加倍起劲:“夫人多虑了,这定是皇恩浩荡,夫人美名直达天听,福泽深厚之故。”话虽这么说,可他眼里明显流露戏谑之意。

    明兰连续被噎了两下,她咬着唇,强力忍住想挠花这老家伙脸的冲动,虽然他的老脸已经被皱纹纵横经略的十分花哨了。

    高智商人才,简称高人,这种罕见而神奇的生物一般有种通病,就是喜欢故作高深,在老实回答问题之前,总要狠狠吊你一番胃口,不知当年刘皇叔需要多大的自制力,才没一巴掌拍死那个爱摇羽扇的家伙。

    调整下思绪,两次深呼吸后,明兰正色而问:“几位叔伯兄弟行事不慎,犯事未有说法,都督已向圣上求情宽宥,敢问先生,您可赞成?”

    “……夫人问的好。”公孙白石终于不再打趣,他缓缓收拢折扇,“这些日,我屡次劝说仲怀去向圣上求情,仲怀直至前日才应允了。”

    明兰肃了神色,端正的站起道:“都督和先生所虑之事,想必甚为要紧,这本非我一个妇道人家该过问的,奈何如今事已延及内宅,明日我还要进宫谢恩,吾唯恐将来在外有所言误,万望先生指教。”说完,她朝公孙白石深深福了一福。

    公孙白石立刻站起,微侧避身,恭敬的拱手道:“夫人过谦了,夫人温雅谦和,治家有方,堪称仲怀之福,夫人但有所问,老朽当知无不言。”

    这些日他冷眼旁观,发觉她是个自律的女,她明明十分受信任宠爱,却从不越雷池一步,但凡与朝政大事相干的,她一句也不会多问(其实她是懒)。

    顾廷烨权柄甚大,但纵然每日上门巴结逢迎之人不断,她也从不拿权牟利,或趾高气扬,待谁都客客气气,谦和有礼(她是没受贿的胆儿)。

    两人再次坐下,明兰沉思片刻,发现提问也是个难题,该从哪里问起呢?

    “先生为何劝说都督为侯府求情呢?”这个切入点似乎不错。

    公孙白石捋了捋颔下稀疏的胡须,缓缓道:“夫人觉着当今圣上是如何样的人。”

    这一问一答完全牛头不对马嘴,明兰再次扭紧了手中的帕,好吧,我们要习惯高智商人才的思维数。

    “都说为人臣,不该妄测圣意,这话只对了一半。”公孙白石也没指望明兰回答,他微微仰首望着梁顶:“不揣测圣意,怎么把事办好?一样的出身识的臣武将,那些揣测的好的,准的,便能青云直上。”

    明兰侧脸望着公孙白石,其实这老头今年还不到五十,却因半生奔波游历而风霜满面,微皴的脸庞布满皱纹,苍老宛若花甲之龄,只一双眼睛精练强干,熠熠生辉。

    “仲怀尚不足而立之年,一不是圣上姻亲,二非潜邸旧臣,不是宿将权宦,却能领重兵,掌高位,凭的是什么?段成潜,耿介川,钟大有,刘正杰……还有沈从兴,他们在潜邸起就跟着皇上,足足十几年风里雨里,他们哪个对皇上不是以命相护?哪个不是忠心耿耿?”

    明兰苦笑着:“便是论资排辈,也轮不上都督在前头。”

    公孙白石放平视线,嘉许的朝明兰点点头,继续道:“圣上即位之初,为着安抚军队,于几位老将礼遇有加,频频加封。于是,潜邸那些人就不敢动了。我当时就向仲怀进言‘新帝即位,必有用兵之处。要么你就安耽做人,指着圣上念着当年那点情分,赏你个一官半职,也能平安日,要么你就放手一搏,在圣上心中争个位次’。”

    “他自是选后一条了。”明兰毫不意外。

    “仲怀果敢刚毅,雷厉风行,顶着被罢免的风险,重刑严律,砍了好些脑袋,紧着在头几个月里就把手中的军队操演出来。皇上虽斥责了几次,但实则这般行事,正中圣上下怀。”

    公孙白石呵呵捋着胡,笑声中满是自豪之意,“后来,果然出了变乱,战事一起,其余众将领不是都首尾相顾,拖延委言,就是有心无力,难以迅速有效的驱使军队,唯仲怀的大军能令行禁止,挥师南下。当时军中,有别有用心之人,于行军战阵之中暗使绊,敷衍推搪军令。两军对战,生死顷刻,如何能有半点差错,仲怀当即便杀了一半,又捆了一半,这里头就有甘老将军的一个老部下和一个同族侄儿。”

    明兰轻轻啊了一声,掩饰不住惊讶。

    “被弹劾了又如何?被记恨了又如何?天下之事,多是一俊遮丑!皇上灭了荆谭乱军,坐稳了江山,便是天明君,官庆贺;仲怀打赢了仗,便是定鼎首功!沈段耿刘钟等人,只能心服口服!”公孙白石目光炯炯,语调高亢,便如万丈豪气在胸。

    明兰很敬佩顾廷烨的胆识和魄力,不过她更想问‘您老说的这一大堆拉拉杂杂跟我刚才问的有毛关系咩’?但高人大多脾气坏,明兰怕他甩袖而走,只好忍着不提醒他今日的对话已经离题千里了。

    “可这是奇兵,是险招,然而,奇兵非正道,险招,是不能常用的。”公孙白石扶着椅背,顺着气慢慢坐下,“终究,仲怀还得循序渐进的来。慢慢累积人脉,沉淀勋功,得罪人多,过于激进了,到底不是好事。”

    明兰习惯性的连连点头。……欸,等等,这个好像她以前哪里见过,一个爱喝红茶的名将也说过类似的话。

    她心里想着,不知不觉就说出了口:“……所谓必胜之道,就是集结多过于敌方的军队,犯比敌方少的错误,然后,好好打。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并非用兵之常道,正道。”

    公孙白石听这话,微惊着笑出声:“夫人这话说的有趣,不过话糙理不糙,正是这个理。”

    明兰干干一笑,她都快把上辈的专业法律条忘光了,居然还记得这个,党和国家的多年栽培还不如一本帅哥多多的小说让人印象深刻,惭愧啊惭愧。

    “仲怀不过一新贵武将,授官二,无勋衔,无加封,无根基,虽得皇帝信重,可头顶上还有一群可以指手画脚的尚书,阁老,大士……要站住脚,甚至更上一层楼,并不容易。”老迈沙哑的叹息,摇曳了一室。

    明兰默然。没想到,他立业这般不易。

    “那么,咱们说回原处,圣上到底是个怎样的君主。”

    公孙白石端起茶碗,轻轻撇去茶末,喝几口润润嗓,继续道,“皇上十几岁就藩,久居蜀边,从军中到朝堂到宫闱,一概全无援手;应当说,潜邸里的那几位幕僚颇为得力,自归京后,皇上行事,步步精妙,处处占理。”

    这个明兰知道,她曾听父兄提过只言片语,便顺嘴道:“这个理,就是‘孝’字罢。”

    “正是。”公孙白石笑道,暗忖到底是书香门第,教养不凡,“皇上在先帝床前打了半个月的地铺,服侍汤药,对着臣武将就能气势足;皇上为先帝守孝,年不选秀女,素服简食,他就可下狠手责罚那起寻欢作乐的贵胄弟。光惩治不肖这一记,清流就会叫好。”

    明兰慢慢沉下心,她的问题,他似乎什么多没说,但其实什么都说了。

    她紧攥的手指慢慢松开了,仰头静静听着,静的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见,这是她生平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领受权谋心术的魅力,微澜不兴,却惊心动魄。

    “先生的话还未说尽罢。”

    声音冷静轻柔,便如雨后的檐下,轻巧的水珠一滴一滴碰在光滑的石阶上。

    明兰臻首看着角落的冰盆,“什么‘处处占理’,什么‘理直气壮’;皇上是先帝明旨钦封的储君,便是不这样又如何?至多不过被上几封奏折谏言,还能有人不认他这个皇帝么?先生,您,或者别人,到底在怕什么?”

    她抬起眼睛,澄清澈然,如一波静谧的清泉,直直的照着对面之人。

    公孙白石手上的折扇一顿,敛去脸上笑容,定定看了会儿明兰,淡淡道:“夫人说的是,然,先帝所册的储君,并非只有今上一人呀。”

    明兰不解其意,王爷四王爷都死了,五王爷叛乱被诛,六王爷被贬为庶人,七王爷幼年夭折,八王爷登基不是理所当然的么?他们在顾忌什么。

    她有些迷糊,明明没事,心中却隐隐不安,耳边如有一阵低沉涌动的鼓声在缓缓敲打,沉沉的鼓皮响动,愈来愈近,愈来愈近,刹那她脑中一闪明光而过,脱口而出:

    “是豫王!是六王爷过继给王爷的那位小王爷!”

    公孙白石暗赞一声,朝明兰正色的拱了拱手:“夫人蕙质兰心,心如明镜。正是那位不满十岁的小王爷。要知道,当初过继小王爷是圣上钦旨的,立王爷为储君也是过了明旨的,就差大告天下,谁知陡生变乱。”

    说到这里,老头只有叹气了,“先帝病重之时,多少人在他病榻边上叨咕哭号,劝立小王爷为储。好在先帝到底明白,知道国赖长君的道理,这时局,若再立个儿皇帝,引的外戚权臣争夺,怕是立时就要生出大乱。这才顶住了圣德后的哀告哭求,生生立了今上生母为六宫之主,随即再立。唉……这些宫闱秘事,没多少人知道。”

    明兰一凝思,断然道:“这不是徒留祸患么?就没人提点先帝做的干净些。”王爷一脉在京城经营了多少年,明里暗里盘根错节,其人力财力如何是八王爷比得了的。

    “内阁里耿介忠直的硬骨头都叫砍了,申首辅是个滑不留手的老狐狸,何况,便是先帝想到了不妥之处,也忍不下心。到底王爷是惨死,王妃素来温良善惠,颇得圣心,圣德后陡然失恃,端是可怜。若再褫夺了她们的嗣,未免王爷香烟无继。先帝心有不忍,这也难免。唉……自先帝殡天后,前朝后宫无一刻风平浪静,皇上也是不容易。”

    其实公孙白石也觉着这事不靠谱,但人家既是死人又是先帝,不好多非议。

    明兰不说话了。她的政治教授曾说过,每个主张后面都有一股势力在支持。

    八王爷即位,他从边区带来的草台班就能青云直上;王爷即位,鼎力扶住的力量就能得掌天下;一旦尝过权势滋味的,谁也不肯再放下了。

    她现在明白为什么皇帝紧着让沈国舅和英国公府联姻了,不过是两股力量在抢夺中间选票;皇帝又为什么老抓着四王爷谋逆案不放,不过是寻着个由头,牵丝绊藤,借机铲除部分对头势力罢了。

    “如今朝堂之上的势力,大致可分四股。皇上一股;圣德后和豫王一股;清流官也算一股,还有地方上的不稳。”公孙白石紧紧皱着眉头,捏着拳头,似是苦苦思,“大约如此罢,兴许还有些说不清的隐晦,老朽尚不可知。”

    “先生不必过忧。”明兰听的入神,渐渐进入状态了,“我瞧着皇上行事颇有章法,总能有法的。先是清流的读书人,他们……”

    她斟酌了下措辞,这帮人其实才是最狡猾的,她家就有两个。他们打着受圣人教诲辅佐君王的幌,永远站在有理的一边,坚决不犯线错误。

    “皇上日渐坐稳帝位,他们自会渐渐靠拢了来,至于地方上嘛,只消中央稳固,慢慢的总能削平的。最麻烦的是……咳咳,况且,我听闻先帝临终前曾当面嘱托皇上多加关照圣德后和豫王爷母。”

    公孙白石拍着大腿,重重叹气:“谁说不是。真如附骨之疽,甩都甩不掉。不过,也不妨事,只盼着皇上别心急,待过个十年八年,掣肘渐少之时,当能慢慢料理了罢。”

    “兴许待过了十年八年,大家也都认命了,不再闹事了也说不定。”明兰很乐观的预测着,这种利益集团又不是邪教组织,脑敲伤了,死忠的非要一条道走到黑。

    “别把话题说远了,赶紧绕回来,还是说说咱们自己。”公孙白石一脸‘你们年轻人就是注意力不集中’的表情,明兰大囧,是谁把话题从水帘洞岔到火焰山去的呀。

    “如今,大乱虽已平,其间却暗潮汹涌,朝堂上更是波谲云诡。想安身立命,不但要揣测圣意,还要估量时局走向。”公孙白石站起身,背过身望窗外山水,叹道,“皇上若不好,仲怀必然不好,可皇上若事事安泰顺心,仲怀却未必会好。”

    “此话怎讲?”明兰蹙起秀气的眉毛。

    公孙白石转过身来,无奈的笑了笑:“当年仲怀纵与皇上有些交情,但比起那些护卫在皇上身边十几年的潜邸心腹,却是还差了些。更何况,八王爷和皇上,那可是两码事呀。”

    “……天无家,家事即国事;天无友,只有君臣之分;天无私,心中只当有江山社稷。”明兰忽想起庄先生的话来,低声念道——就是小玄和小桂也没迈过这道坎儿。

    “夫人能这般明白,我便省心多了。老朽费了不少力气耳提面命,也不知仲怀听进去多少。做臣的,就要自己当心些,别以为皇帝会什么事都替你兜着。”公孙白石微笑着点点头,“正因如此,侯府那头出了事后,我便一力主张仲怀去求情。”

    这个弯转的快了,明兰眨眨眼睛,表示不懂。

    “一则,仲怀这般岁数,却身居高位,不免引人侧目,他甫一发迹,便置本家至亲于不顾,不论有理无理,人言便可畏。”老头摇头晃脑道。

    明兰缓缓点头,这也是她当初的一大顾虑。

    “二则,在这件事上,到底圣心如何?”

    公孙白石玩味的眯起眼睛,“其实侯府犯的那些烂事,圣上并不放在心上,处置也罢,不处置也罢,不碍大局;要紧的是,圣上想要个怎样的臣属?易牙,竖貂,公开方。管仲劝谏齐桓公之言,殷鉴不远呀。”

    明兰大为赞叹,这话说到点上了,她扪心自问,她管家理事的时候,是喜欢那种六亲不认的多些呢,还是顾念家人的多些呢。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心理状态。

    “其,也是最头痛的。”公孙白石再次坐下,从玛瑙盘里挑了几颗葡萄,慢慢剥起来,“仲怀的委屈,我知道,夫人知道,侯府那边知道,可外头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呢。仲怀纨绔之名尤在,侯府那头却无甚离谱的把柄在外。唉,积毁销骨,几十年的成见呀。”

    明兰嘴唇动了几动,又闭上了。

    “仲怀能把当年之事抖搂出去么?也不能,不然便大不孝。”公孙又道。

    明兰细细揣摩其中含义,缓缓点头。

    当年白氏之事乃顾府之耻,为着钱娶了人家,却又不好好待人家留下的儿,般逼迫而离家出走,这些事情若说出去,顾老侯爷的名声便完了,侯府也会沦为笑柄。

    可不言父之非,倘若顾廷烨真去大肆张扬,坏了亡父的名头,那真是没错也错了。

    “有这不可,我便一直劝仲怀把眼光放长远些,不要纠缠一城一地的得失,日长着呢,他有的是时间替白夫人翻案,替自己讨回公道,何必急于一时呢。”

    公孙白石拿起一旁的冰镇帕擦了擦手,抚须道,“前段日仲怀正在气头上,我不好多说;两日前你们从侯府回来,我瞧他有些松动,便赶紧又去了,好说歹说,总算是劝服了。”

    明兰心里感动,觉得这老家伙实是真心替他们着想,才会这样不屈不挠的去劝说。

    “……先生辛苦了,明兰,明兰真不知如何道谢。”她诚心诚意的向老头躬身行礼。

    公孙白石连连摆手,笑道:“不妨事的,仲怀与我是忘年之交,脾性颇合胃口,况且我也不是白劝的,我叫仲怀一概别去找旁人,也别辩驳,只寻圣上求情,说到伤心处时,要是能哭一场,就更好了。”

    明兰微微张开嘴,好玄妙的心术呀。

    就是说,顾廷烨不是去替那些混蛋开脱罪责,他们确有其罪的,不过是请皇帝瞧在自己的面上从轻发落罢了。

    或者说,这次劝说,重点不在结果,而在行为本身。那些混蛋能不能脱罪不要紧,重点是要让皇帝明白顾廷烨的难处和苦楚,让他看见一个重情义,会心软,宅心仁厚的顾廷烨。

    明兰开窍了,笑的十分狡黠,小声问:“那他哭了没?”

    “这呀,老朽还想问夫人呢。”公孙白石佯作瞪眼,吹起了胡。

    明兰捂嘴轻笑,觉着这死老头蛮可爱的,最终还是敛衽福礼,微笑道:“都说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多亏了先生不嫌小女愚笨,不辞劳烦的细细讲解,今日我算是长了见识。我这里给先生道谢了。”

    “不必,不必,我这也不是白说的。”公孙白石笑着摇头道,“这次仲怀虽去听了劝说去求情,但却窝了一肚火。大丈夫行事,必得心气通畅才好,不然不是得罪别人,就是憋坏了自己。昨日午晌,他与夫人说了会话后,出门时便神色好了许多,昨夜……咳咳,我听小顺说,今早仲怀出门时,眉目开朗,已似无恙了。”

    老头连连嘉许,倒把明兰弄的十分脸红,垂首羞涩。

    “我又不能唠叨他一辈,你们才是要白头偕老的,早些和夫人说明白了,总是好的。”公孙白石笑的十分豁达。

    “总之,多亏了先生大才。”明兰羞,连忙挑开话头。

    “也是仲怀自己想的明白,才能叫我劝服的。”公孙白石也很谦虚。

    明兰巴不得说些别的,忙问:“先生怎么说?”

    “仲怀气不过,问我可有既能出气又不碍事的法,我说,有。”公孙白石一脸高深莫测,“只消仲怀肯做孤臣。”

    “孤臣?!”明兰大惊,不要呀,她不想做孤臣的家属欸。

    “对,做一个无亲无挂,矢志忠心,一生只依靠皇帝信重的孤臣。”

    明兰半响无语。结党营私当然是不对的,但朝堂之上,也不能半个朋友都没有。

    据她所知,漫长历史中的那些可歌可泣的孤臣们,有一半没好下场,经典案例:商鞅,吴起,晁错;有一半自己倒是善终了,但孙后代就无人照拂了(老爹把人都得罪光了),家族盛况一代而终,经典案例:‘酷吏’田镜。

    “夫人放心。”公孙白石看明兰一副愁眉苦脸,忍笑道,“我那话刚落,仲怀便一口否了。”

    明兰松了口气,抚抚自己饱受惊吓的小心肝——很好很好,幸亏顾廷烨是个纨绔转型的貌似栋梁,思想觉悟没跟上政治素质。

    公孙白石侧眼瞧着明兰,默然微笑着抚须。

    其实,当时顾廷烨的原话是:他讨媳妇,是为着叫她过好日的,不是跟他受罪的。

    ……

    七八日后,一日深夜。

    邵夫人端着一碗热药,从门口进来,却见顾廷煜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迎枕上深思着什么,她顿时愁锁眉心,轻呼着:“怎么又起来?赶紧躺下罢。”上前便要去扶丈夫。

    顾廷煜挥挥手:“白天黑夜的躺着,累了,起来歇会儿。”

    邵夫人默默无语,只能坐在一旁轻轻吹药。

    “适才,姨母又来了。”顾廷煜望着床顶,面色憔悴不堪,眼神却很利。

    邵夫人微不可查的叹了下:“她怎么又……唉,明明知道你病着,做什么左一趟右一趟的来扰你呢。”

    “她是急了。”顾廷煜嘴角微现一抹讽刺,“趁着我还没死,她想把那事了了。”

    邵夫人欲言又止,终归还是忍不住道:“夫人的话,你就不想想……?”

    顾廷煜焦黄的面孔泛起一阵病态的红晕,忽然笑了起来,笑声带起了咳嗽,邵夫人紧着去拍背,好半天才压下咳嗽。他喘着气道:“这些日,你在外头可听说了什么?”

    邵夫人想了想,道:“那日禁卫来宣旨,说侯府与逆王串连确有其事,但念在二弟有功,四叔年迈,弟又牵连不深,就都给放回来了,只有炳兄弟,有好几个人都指认他,唉……要去那冰天雪地年,弟妹这几日都哭闹的厉害。”

    “就这些?”

    邵夫人又想了想,摇摇头。

    “你呀!”顾廷煜笑了,“就是个老实头。”他艰难的直起身来,低声道,“你就没听闻这段日的风言风语?说姨母是后娘,心肠狠毒,当年是故意逼走二弟的,为的就是把我熬死了,好叫弟袭了这爵位。”

    邵夫人还是摇头:“那些没影的话理它作甚。”

    见灯光下,丈夫枯槁似骷髅的容颜,不禁心酸。

    顾廷煜缓缓靠在床头,微微讥诮着道:“适才我与姨母说了,如今二弟羽翼已成,有手腕,有心机,不会听了我两句话,就真的信以为真,乖乖等着的。便是我反悔,他也有后招等着我。如今他既保下了侯府,更不肯拱手让出爵位的。我叫她死了心,过继贤哥儿之事休要再提。”

    邵夫人怔怔的:“你是说,这风言风语,是二弟……”

    “也不见得是风言风语。”顾廷煜自嘲的笑了笑,“姨母未尝没有那个心思。”

    过了会儿,邵夫人睁着疲惫泛红的眼睛,忽然落下泪来:“以二弟如今的本事,这爵位还能溜出他的掌心?何必如此相逼。我们想过继个儿,不过为着你以后香烟有继,坟头供碗饭吃,是不会和他抢爵位的呀,他,他……这也容不下么。”

    顾廷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