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四: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48章 何不上明君,青旌当金铸(下) (2)

    、、、、、、、、、、

    煜怜惜的望着妻,轻声道:“你别哭了,仔细哭坏了眼睛。这事也不能怪二弟,他憋屈了二十几年,如今出了头,自想光明正大的得了这爵位,若我留个嗣下来,那就是永远给人一个说头,一个把柄。一旦挑起事来,就没完没了。何况,别人也就罢了,过继贤哥儿?那岂不是遂了姨母的心愿,哼,二弟如何肯?”

    邵夫人也知事无可挽回,只能轻轻垂泪,顾廷煜艰难的抬起手臂,替她拭泪:“别再想过继的事儿了,我是从不信死后如何的。如今,我唯一挂念的就是你和娴姐儿。唉,你跟了我,也是毁了一辈的。”

    “你别说这样的话!”邵夫人悲鸣一声,扑在丈夫腿上,哭道,“我无才无貌,家世平平,能嫁给你,便是莫大的福气了。”

    顾廷煜轻轻抚着妻的头发,孱弱的开口:“我现在吩咐你几句话。你要记住了。”

    邵夫人抬头,用力的应下。

    病弱如枯枝的男人,力沉下声音,正色道:“第一,我死后,不论谁来撺掇,你都切不可再提过继之事,就算不为了你自己,也要为了娴姐儿。只消我没有嗣,二弟和二弟妹便会善待你们,便是娴姐儿出嫁了,也会护着她。比那不知心眼本事的过继儿强多了。”

    邵夫人哭的涕泪满面,伏在床边,只能不断点头。

    “第二,以后若二弟妹和夫人有个什么不对付的,你切不可掺和进去,尤其是姨母叫你做什么,你一定要慎之又慎。”顾廷煜尤其加重了后几个字的声音。

    邵夫人淌着泪水,一脸疑惑。

    顾廷煜不无悲哀的笑了笑:“我到这几年才看明白姨母,她这人最惯会拿别人做靶的;以前是四房和五房,闹的二弟和他们势成水火,她却一味在老爷面前做好人。便是我,哼哼,怕也是着了道的。”

    邵夫人愣愣的擦着泪水:“不会吧,我瞧着夫人是好的。”

    “老爷最后怕是也瞧出来了,是以才留了书信给金陵和青城的族叔们。”

    顾廷煜冷笑道,“你道四叔五叔为何那么卖力的去逼问族叔,便是截留下老爷留给二弟的家产,这也是长房的事,与他们何干。不过是姨母说,愿把这笔产业家平分。哼,拉拢旁人,专对一头,她这辈最会耍的,便是这一手了。”

    听着这宛如遗言一般的话,邵夫人全身发冷,伤心的几欲裂开,却淌不出泪来,似乎已伤心过了,只会木木的点头。

    “我瞧着二弟妹不是个跋扈刻薄的,你只要做足这两点,再待她客气些,想来也能过下日了。……不对,我得想想,不若再送他份大礼?也不能得罪了她。好罢……这样也好,你们娘儿俩能过的好些,娴姐儿的婚事也不用愁了。”

    顾廷煜疲累之,声音越说越轻,几乎是自言自语了,不知在想什么,脸上泛起一抹古怪的微笑,嘴里低低的念念有词。

    “爹,娘,我快来了,你们别急。老爷可是高兴了罢,小二如今出息的很了,讨的媳妇也好看的紧;娘,你瞧,我给你丢人了,一样都比不上小二……”

    ……

    崇德年,六月十九,宁远侯顾廷煜过逝。

    同年七月,谕旨钦封顾廷烨为宁远侯,衔超二等爵,加封其妻盛氏为正一诰命夫人。

    (本卷完)

    ※※※

    ※※※

    作者有话要说】

    注一:牵线摇帘:一种古代风扇,风力比较小。

    还有一种厉害的。

    《西京杂记》,卷一中有这样的记载:汉朝时“长安巧匠丁缓……作七轮扇,连七轮,大皆径丈,相连续,一人运之,满堂寒颤”。由此可知,早在汉朝时,已经有人制造出一种以轮叶拨风的大型扇凉器具,其取凉效果非常可观。

    由于这段字的描述很简单,我们无法准确得知这种古代大型风扇的真容究竟如何。不过,依情理可判定,它的拨风方式应该是轮形旋转拨风,即在巨轮上安上叶片,七个轮连在一根轴上,轴的一头设有摇动手柄,只要摇动手柄,七巨轮作快速旋转,室内空气被搅动起来,达到一屋凉快的效果。这种大型风扇其时当属高科技专利产,是皇家贵族专享的“豪华家电”,民间难以见到,自然也就不会有“山寨”版仿制出现。久而久之,这种古人的聪明才智只能见于古籍了。

    ……

    注二: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晚年重新个奸臣,分别叫易牙,竖貂,公开方。

    易牙是个著名的厨师,为了齐桓公,把自己年幼的儿做成了肉羹给齐桓公吃,齐桓公很感动,但管仲却说:爱儿是人之常情,如果他为了荣华富贵,连自己儿都能牺牲,那还有什么人是不能伤害的呢?

    竖貂原本是个男人,为了留在齐桓公身边,把自己阉了,进宫伺候,齐桓公很感动,但管仲却说:一个为了荣华富贵连自己身体都不在乎的人,会在乎别人吗?

    公开方是某小国的世,为了留在齐桓公身边,放弃世之位,连爹娘死了也没回去奔丧,齐桓公又很感动,管仲又说:连爹娘孝道都不顾的人,会顾及其他人吗?放弃世的宝座,是因为他有更大的**。

    我想管仲一定没读过虐恋情深的bl小说,在那些小说里,以上所有行为都是可能的。

    最后不幸被管仲这个乌鸦嘴言中,这个奸臣毁灭了齐国的大好局面,最后齐桓公死在深宫,尸体都长蛆了都没人收。

    最终卷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