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正文

第一章

    我想要一枚戒指,戒指要比那颗星星还闪亮!

    初秋的阳光晴朗而疏冷。

    落地窗外的蔷薇花藤只剩下绿色的叶片,在午后的风中轻轻晃动。阳光照耀在水晶般的玻璃窗上,折射出耀眼璀璨的光芒,如同最璀璨的星芒。

    夜空中。繁星点点。“越瑄,如果你的求婚还有效的话,”躺回在他的手臂,她指向漫天星空中那最明亮的一颗,“我想要一枚戒指,戒指要比那颗星星还闪亮!”

    “近一周内,谢氏集团的上市股份……”谢浦汇报着集团股份的最新异动,声音低响在房间内。轮椅中,越瑄望向窗外。身姿坐得笔直,他的双唇隐约有了淡红的水润光泽。凝望着水晶玻璃上那道星芒般灿烂的阳光,他的眼底仿佛也有着微微闪动的光芒。“二少?”

    汇报完毕,谢浦问。

    目光缓缓从那道阳光收回,越瑄思忖片刻,同谢浦交代几句。谢浦神色一怔,但没有多说什么,少顷之后便离开了房间。

    轮椅的扶手上,越瑄的手指苍白修长,微微收紧,又缓缓松开。胸腔中静若无声地默叹一声,他的视线又落在书桌上的那个镜框。镜框里,是轮椅中的他和笑靥如花的她。

    拿起镜框。

    他用手指碰触着照片中她漆黑如缎的长发,指尖微凉,正是她乌发的触感。拍照的那日阳光明媚,花开如瀑的凉亭中,她从他的身后抱住他,双臂环在他的肩上,温柔灿烂的笑脸依偎在他的脸畔,一双黑瞳笑盈盈地望着镜头。

    他的唇角弯起。

    今天,应该是潘亭亭试礼服的日子。虽然未曾见过她设计出的礼服,但是,他相信这场与森明美的竞争,取得胜利的应该是她。

    “潘小姐!”

    下午的阳光洒满路面,潘亭亭一行人浩浩荡荡进入“森”的店中,森明美和廖修、琼安早已等候多时,急忙起身相迎。寒暄几句,潘亭亭就开始试穿,她的两位助理和两位店员小姐一同陪她进到装修奢美的试衣间。

    虽然廖修和琼安都是入行已久的设计师,此刻仍是不免有些紧张。潘亭亭是否会选择她们的礼服踏上好莱坞劳伦斯颁奖礼的红地毯,对于初创高级女装品牌的“森”来讲非常重要。并且,这也牵涉到同“MK”之间的竞争,如果潘亭亭没有选择“森”,而是选择了“MK”……

    廖修和琼安的眼底均有些紧张。

    作为这套礼服主设计师的森明美,视线却不时地望向橱窗外,她看一眼腕表。

    已经四点四十。

    焦急地又等了一会儿,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中还是没有出现那人的身影。拿出手机,她正准备按下号码—

    试衣间的门开了。

    潘亭亭身穿一袭明黄色的礼服裙走出来,袅袅婷婷,如同一道辉煌夺目的光芒,店内众人禁不住发出一声声赞美的惊呼!三座明亮的落地镜,一正一左一右摆放着,潘亭亭用各种姿态审视镜中的自己—

    这是一袭犹如古代凤袍般的礼服裙。

    尊贵的明黄色锦缎。

    领部是改良的旗袍领,矜持地微竖着,凸显出她修长白嫩的脖颈,胸部却有低低的开口,半掩半藏地露出她丰满性感的酥胸。整条礼服裙最大的亮点在刺绣上,从胸口到腰身到臀部,精致生动地满绣着一条凤,一条绚丽的凤,裙角刺绣有如意祥云的图案,寓意着这条凤腾飞九天。

    在刺绣的花纹处,还钉有水钻和珍珠,令得整条礼服裙闪烁着光芒,奢华异常!

    “大少。”

    正这时,玻璃门被店员小姐拉开,一个英挺的男子身影走进来。森明美急忙望去。那穿着黑色休闲西服,墨色仔裤,唇角似笑非笑,帅到令人微微眩晕的面容中又透出几分狂野不羁的男子,正是她等了一下午的越璨。

    “璨,你来了。”

    森明美松了口气。

    “大少!”

    看到越璨的出现,潘亭亭又惊又喜,立时眉眼含春,她兴奋地提起裙角,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娇声如莺地说:

    “这是明美为我做的礼服裙,漂亮吗?”

    “我看看,”走到潘亭亭面前,越璨颇有兴趣地打量着她身上的明黄色礼服裙,唇角勾起笑意,凝视她说,“美极了。”

    潘亭亭面颊一红。

    竟有些不自然地转过头去,含羞揉弄着礼服裙腰部的细摺。

    “因为这是要穿在劳伦斯颁奖礼的红地毯上,必须要隆重、醒目、美丽,所以这条礼服裙我的创意来自古代的凤袍。”

    如同没有看出越璨和潘亭亭之间的微妙,森明美含笑讲解:

    “亭亭,你是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好莱坞,我担心会有一些媒体对你不太熟悉。如果你穿着一般的礼服裙,即使再美丽,那天明星如云,也可能会让人对你过目即忘。凤凰和刺绣是外国人非常熟悉的中国元素,在他们的心目中神秘又美丽。你穿上这袭凤袍晚礼裙,所有人都会记住你。而且—”

    森明美微笑着说:

    “—你凤袍加身,当晚一定可以抱奖而归!”

    潘亭亭心中欢喜。

    望着镜中,这袭凤袍样式的礼服裙确实衬得她雍容华贵、隆重正式,深开的胸部和贴合的腰臀又让她妩媚万分、性感诱人,再加上寓意吉祥,她左看看右看看,转身一圈再看看,越看越满意。

    她原本想去国际大牌定制礼服。

    但是那些声名显赫的国际大牌们只把目光集中在好莱坞的顶尖女星身上,对她不冷不热,很不上心,拿给她挑选的礼服裙虽然也很漂亮,却都没有什么特色。而这件凤袍礼服裙,手工繁复,独特精美,一望即知森明美下了很多心血在里面。

    潘亭亭再用眼角偷撩了越璨了一眼,见他欣赏地望住她,目光离不开似的始终系在她的身上,她心中更是喜悦。又同经纪人低语了几句,听到经纪人也是认为这条礼服裙很合适,潘亭亭便拿定了主意。

    “好,那我把它带走了!”

    潘亭亭眉飞色舞地说,喜滋滋地回到试衣间。看到潘亭亭的神情,森明美坐到沙发中,吁出一口气,觉得自己有些太过紧张。这样华美的一袭礼服,潘亭亭怎么可能会不喜欢。那来自野鸡大学的叶婴,又哪里配自己这么小心翼翼,如临大敌。

    “璨,谢谢你,让你这么忙还赶过来。”

    趁潘婷婷在试衣间,森明美握住越璨的左手,她眼中含着柔情,感激地说。是她哀求越璨跑这一趟,潘亭亭对越璨的心思尽人皆知,她并不在意这个关键时刻让潘亭亭开心一下。“应该的。”挑了挑眉,越璨抽出被她握住的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质的烟盒。并没有拿烟出来,他的手指若有所思地摩挲着烟盒壳上烙印的蔷薇花痕,眼神晦涩不明。试衣间的门打开,潘亭亭又换上自己的衣裙走出来。

    “我们去庆祝一下吧!”店员小姐们小心翼翼地将那件龙袍礼服裙装进精致的大纸盒中,森明美高兴地提议说,她已经订好了一家餐厅。“呃……”潘亭亭有些犹豫:“我还要去一趟‘MK’。”森明美的脸色瞬间变了,问:“亭亭,你对这件礼服裙还有哪里不满意吗?”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潘亭亭回眸一笑,解释说,“我只是去应个卯,看一眼,最多五分钟就出来了。那家‘MK’能做出什么好礼服来?只不过她们也说做好了,我顺路拐一趟而已。”毕竟订金已经交过,总要去看看究竟做成了什么样子。

    森明美想一想,颌首说:“那我陪你一起吧,从‘MK’出来咱们正好去吃饭。璨,你也一起去,陪陪我们好不好?”越璨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走进“MK”。看到乌压压的一群人进来,不仅有潘亭亭和她的经纪人、助理们,也有森明美、越璨,连廖修、琼安也来了,翠西有些呆住,幸好训练有素的店员小姐们已经麻利地请客人们坐下、倒水,乔治也走过来招呼。

    “我来看礼服。”

    黑色沙发里,潘亭亭有些不耐烦地说,又看一眼墙壁上的时钟:

    “快点,我还有事!”

    翠西呆呆地应了声,快步走到设计室门口,敲了敲门。知道是潘亭亭来了,而且也来了很多其他的人,叶婴站起身,丢下正在修改的设计图稿,让翠西去拿礼服,自己也走了出去。

    沙发中,身穿鹅黄色长裙的潘亭亭照例艳光四射,如同是店内的光源。而再往左一点,黑色沙发中越璨的身影,俊帅到近乎艳丽,又散发着浓烈的男人气息,竟衬得旁边的森明美成了隐形人。

    在叶婴的视线扫过来的时候,越璨勾了勾唇角,用眼神提醒她,别忘记了两人的约定。

    “礼服做好了?”

    见到叶婴,潘亭亭不知怎么,心中立刻平添两分火气。她看到叶婴今天穿着裤装,洁白柔软的白色T恤,外穿一件廓型挺立的黑色小西装,整个人有种男孩子般的英朗帅气,又衬得明眸皓齿,冰肌玉肤,灵慧逼人。潘亭亭一向自负自己是娱乐圈第一美女,而叶婴,每次都让她的气势不知不觉弱了下来。

    “嗯。”

    叶婴淡淡地说,目光只落在潘亭亭身上,仿佛根本不在意越璨和森明美的出现。

    “拿出来给我看!”

    潘亭亭已经想好了,她一定要羞辱叶婴,扳回一城!森明美的那套凤袍晚礼服,她很满意,决定就穿着它去走红地毯。而叶婴,拽得像女王一样,她交了定金之后,连设计稿都没给她看过,就直接把礼服做出来,实在目中无人。

    叶婴下巴一抬。那个方向,翠西正推着一个立模出来。森明美立刻定睛看去。廖修和琼安也同时望过去。他们还记得叶婴初到设计部时令人震惊地剪裁出那件暗红色礼服的情景,维卡女王时装秀展出的那两套MK的时装也十分精彩。这次同MK竞争劳伦斯颁奖礼红地毯的礼服秀,他们很想知道,叶婴会拿出什么样的设计。

    越璨也若有所思地打量起这件礼服。

    “就是这件?”

    潘亭亭根本不打算试穿叶婴设计的这件礼服,她会挑剔它、嘲笑它,把从叶婴这里丢掉的面子全都找回来。仰起头,潘亭亭倨傲地跟随众人的视线看过去—

    那是一袭深蓝色的礼服裙。

    如同深邃的海洋。

    也如同深邃的夜空。

    有闪烁若星辰般的光芒。

    那深蓝色星海般的礼服裙静静展现在店内中央,在突如其来的全场静寂中,森明美死死盯着那袭礼服,唇色有些发白。

    眼睛片刻也无法离开那袭礼服,潘亭亭神情复杂地换了个坐姿,重咳一声,勉力维持着自己的尊严说:“好像还不错……不过,你没听说过我不喜欢深蓝色吗?”叶婴淡淡一笑,说:“在我看来,这是最适合你的颜色。不过,如果潘小姐不喜欢,那就算了。乔治,送潘小姐。”说着,她示意翠西将深蓝色晚礼服收回去,一转身,自己也准备离开。

    “等一等!”急得从沙发里站起来,潘亭亭再顾不得许多,连声喊:“我穿!我穿!咳,不就是试一下嘛……”

    翠西和两位店员小姐陪着潘亭亭进了试衣间,叶婴坐进一把黑色皮椅中,神色依旧淡淡的,并不同森明美或是越璨说话。

    森明美终于从那袭礼服的震撼中醒过神来。她握紧双手,安慰自己,看起来很美的东西,穿起来未必会有很好的效果。“你现在……”森明美面无表情地问,“和瑄住在一起?”

    “嗯。”叶婴喝了一口咖啡。“你们住在哪里?”森明美不客气地追问。越瑄离开谢宅后,谢华菱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愤怒变得有些犹豫,她担心时间一长,念儿心切的谢华菱将会改变态度。望着试衣间的门,叶婴漫不经心地说:“你可以去问越瑄。”

    被她的态度惹到了,森明美深吸一口气,佯作无意地说:

    “真抱歉,我不知道亭亭今天也约了到你这里来,否则就让她先到‘MK’,再去‘森’了。这样,说不定她能把你这件礼服裙也买下来,毕竟我们都是谢氏旗下,你能多做成一单生意也是好的。”

    叶婴淡淡一笑,说:“我也是这么想,所以让她先去了‘森’。”被这话堵得噎了一下,森明美恼怒地正准备再说些什么,试衣间的门一开,先是两位店员小姐走出来,然后是翠西和潘亭亭。

    下午的阳光如琉璃般耀眼透明。

    店中顷刻间仿佛被施了魔法,凝固住了。如同刚才礼服在立模身上推出来一般,只是这次的寂静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了。

    错愕的。

    所有人都看得呆住。

    那一袭深蓝色的礼服裙,衬得潘亭亭的肌肤如冰玉一般洁白。深V领口开得极为大胆,一直开到胸部五公分,裙摆长至脚踝,使潘亭亭显得更加修长窈窕。

    这是一袭看上去并不复杂的礼服裙。但线条和廓型异常简洁有力,柔中带刚。礼服裙上闪烁着星海般的光芒,是由无数颗美丽的蓝色水钻订成,细看去,是或大或小,一团团的星芒,犹如宇宙中的星图,神秘而疏冷。在裙摆和袖口处,有极细的丝质滚边,似乎有着若有若现的吉祥花纹,极是低调,却又平添了一抹属于东方的神秘高贵。

    这是无比美丽的一袭礼服裙。

    廖修和琼安吃惊地看着。

    令两人震惊的并不是礼服裙的美丽,世间有无数美丽的面料,无数美丽的剪裁和设计,当两条都很美的裙子放在面前,因为欣赏的人口味不同,很难评判出究竟哪条更好。潘亭亭本身又是极出色的美人,几乎无论穿什么都好看。

    两人震惊的是—

    穿上这袭深蓝色礼服裙后的潘亭亭,竟不像以往的潘亭亭了!

    在设计礼服之前,廖修、琼安同森明美反复研究过潘亭亭的气质和风格。潘亭亭之所以在国内一向被认为是花瓶,是因为她美虽美矣,却气质显得轻浮,浓妆淡抹总相宜,却总掩不住骨子里的狐媚风尘气。

    选择凤袍式设计,也正是想用那种隆重和华贵感,压下潘亭亭气质中的轻浮。而潘亭亭穿上龙袍礼服裙后的效果,整片的刺绣,虽然多了几分端庄,却也添了几丝呆板。

    这袭深蓝色的礼服裙。

    立时令得潘亭亭的气质沉静了下来,即使裸露出大片性感白嫩的酥胸,也高贵矜持得令人想看又不敢看。那星海般幽蓝的光芒,神秘疏冷,仿佛来自冰雪世界的女王。

    英格丽·褒曼。

    那黑白默片时代的女王。

    冷艳孤独。

    震惊地望着落地镜中的那个穿着深蓝色礼服裙似冰似玉的美人,潘亭亭忽然想起小时候的自己。那时候,她最崇拜的影星就是英格丽·褒曼,她模仿褒曼的冷淡,模仿褒曼的孤傲。但在娱乐圈,孤傲是寸步难行的,只有娇嗔和放得开,才能争得出位。

    有多久。

    她没有好好看过镜中的自己了。

    心神恍惚而过,潘亭亭掩住眼底的思绪,神情复杂地问叶婴说:“你怎么知道我穿这个颜色好看?”

    “我是设计师。”叶婴笑了笑,淡静地说,“你可以看不出你最美的地方在哪里,我不可以。”

    然后,叶婴似乎懒得再多说什么,朝店内众人点点头,径直回去她的设计室。翠西和乔治留下帮依旧震惊恍惚中的潘亭亭整理配饰和发型化妆。

    从一只蓝色的纸盒里,翠西拿出一双深蓝色缎面芭蕾鞋款式的宴会鞋,一只深蓝色缎面的精致宴会包,几只与礼服裙搭配的或细或粗的手镯。乔治将潘亭亭的头发梳在脑后,梳成光滑典雅的发髻,细细同潘亭亭随行的梳化助理讲解,届时应当注意的发型和彩妆重点。

    那边热闹成一片。

    这边,森明美的双手死死交握,唇色雪白。

    沙发中,越璨能感觉到自森明美身上散发出的愤然和慌乱。事实上,自潘亭亭从试衣间走出来的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潘亭亭的选择将会毫无悬念。

    越璨的眸色转暗。

    在这一刻,他明白叶婴是真的不可能收手了。因为森明美,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

    看着森明美、越璨和廖修、琼安他们面色异样地离开“MK”,再看着潘亭亭一行人兴奋地抱着大包大包的配件配饰离开“MK”,翠西仍旧处于一种震惊的半呆滞状态,她呆呆地看着店员小姐们收拾东西,心中有些什么东西被颠覆和打破了。

    “其实森小姐设计的那款凤袍式的礼服还不错,刺绣精湛,华美,适合潘亭亭的身材,也有东方特色。”坐在桌面上,乔治的情绪有些亢奋。刚才潘亭亭在店里试妆的时候,他也顺便欣赏了一下“森”为她准备的礼服。

    “只是,近几年但凡参加国外的颁奖礼,女明星们几乎穿得全是清一色的旗袍肚兜这类有东方特色的礼服,在戛纳电影节上还有人穿过龙袍式的礼服,跟这件凤袍简直是一对!”哈哈一笑,乔治嘲弄地说,“特色固然是有了,也能让人记住是来自中国的明星,但除此之外,谁还能记得她们的名字?每个中国的女明星都穿得这么有‘特色’,反而就没了‘特色’。

    而且这样的场合,穿得太不同,就像来自不同星球的人,怎么融入好莱坞的圈子?”翠西呆呆地听着。“而叶小姐的这套礼服,只加了一点点的东方元素进去,只让人感觉到了东方的神秘,却很难看出玄机在什么地方。有韵味,又不突兀,可以完全融入好莱坞。”乔治钦佩得两眼放光,“最重要的是,这套礼服不仅仅是漂亮。像潘亭亭那种美人,穿什么都好看,她自己也清楚。可是,以前不管潘亭亭穿得再多么好看,都去不掉那股妖媚的味道,才被人嘲笑说没气质,没气场,难成大器。”

    “……嗯。”

    翠西呆呆地点头,说:

    “没错,叶小姐的礼服,让潘小姐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冷艳高贵,高不可攀。原来只是一套衣服,就可以让人的气质改变这么大吗……”

    “哈哈哈哈,难怪叶小姐那么拽,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望着叶婴的设计间,乔治的眼底有了种近乎崇拜的神情,“她果然有可以拽起来的资本。”

    “可是……”翠西茫然地看着乔治,又像自言自语般地说:“这套礼服从我看到设计稿,到我协助叶小姐完成它,是觉得它很美丽,也很华丽,但从款式上来讲,并没有觉得有太过出奇的地方啊。为什么,潘小姐穿上后,竟然会如此的……”

    说着,她有些惶恐起来,不安地问:“乔治,为什么会这样,我竟然会看不出一个设计的精彩之处,我……我……”

    “你以前设计的都是时装。”乔治咧嘴一笑,晃着腿,吊儿郎当地说:“时装是生产线上的产品,讲求得是有出色的设计感,能够抓住顾客的眼球。高级定制女装虽然也讲究设计感和新意,但更注重为定制的顾客本人服务,不是为了让衣服显得特别,而是为了让顾客显得更加美丽。”

    “叶小姐的这袭星空蓝礼服裙,是为潘亭亭定做的。所以穿在模特架子上的时候,你看不出太多的火花,只有当潘亭亭穿上它,你才能看到这种神奇的近乎魔法的化学反应!不过,森小姐肯定是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礼服一推出来,她的脸色就变了。在设计上,叶小姐看似简单,细节处的功力却非常深厚!”

    说得亢奋起来,乔治从桌子上跳下来,抓起一支笔和一张纸,对翠西说:“来,我画给你看!”

    飞速地,白纸上勾勒出那套星空蓝礼服的线稿,乔治兴奋地讲说着,手中的笔在线稿的肩部、腰部画圈出来:“看到没,在这里、这里,叶小姐都增加了廓形的力量感,潘亭亭为什么被人们认为妖媚,就是因为她……”长达半个多小时热血澎湃的解说结束后,面对着满脸被震撼到的翠西,乔治深深感叹一声,最后的结束语是:“叶小姐是个天才!”

    “叮—”

    江畔公寓的霞光中,两只透明的高脚水晶杯碰出悦耳的声响,一捧白玫瑰绽放得洁白美丽,精心准备的菜肴清淡可口。叶婴笑盈盈地品着杯中的酒,对轮椅中的越瑄说:

    “唔,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

    上次同维卡女王一同出现在晚宴上,虽然抢走了森明美的风头,但毕竟有着台上和台下的距离。而这次,能够如此近地欣赏到森明美骤然雪白的面容,心情真是很不错。

    复仇的滋味是如此的甜美。

    当亲眼看到仇人的失望和妒恨,就如同种下的果实终于泌出了甘美的汁液,她将会慢慢地品尝,好好地享受。

    “祝贺你。”

    望着她眼中闪耀的近乎孩子气的光芒,同她碰杯之后,越瑄将酒杯中的液体缓缓饮尽,虽然那只是她倒入的温热白水。他含笑听她讲述潘亭亭在店里试穿的经过,尽管在她回来之前,他就已经从谢平那里得知了试穿的结果,依旧听得认真而投入。

    很少见她笑得这样纯粹。

    即使她的这种笑容是建立在明美的失意之上,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她吃饭吃得都比平日里香甜很多。

    “颁奖礼是在一周之后,对吗?”

    “对。”

    “潘亭亭应该确定会穿你设计的礼服,不会再有变化了,是吗?”越瑄温和地说。

    “……”叶婴皱眉,“你的意思是?”

    窗外已亮起盏盏灯光,江面夜色粼粼,万家灯火,车海如流。

    “她当然会选择我的礼服!”用餐巾拭了拭嘴角,叶婴眼中有笃定的神采。然后,她眯起眼睛,趴到他轮椅的膝边,细细打量他说:

    “你是不是想提醒我什么?森明美不会就这样认输对吗?还是你觉得,我的礼服并没有好到让潘亭亭可以完全下定决心?”

    “下午的时候,我回了旧宅。”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越瑄的右手覆上了她的手背,摩挲了几秒,他缓慢地说:“母亲希望我回去。”

    在他的掌中,她的手略僵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

    “哦。”她垂下黑幽幽的睫毛。

    “如果你明天来不及,我们就后天回去。”

    “……”

    睫毛猛地扬起,她惊愕地盯住他,问:

    “我和你一起回去?”

    “你愿意吗?”越瑄回视着她。

    “他们同意……”

    “是的。”

    微微怔仲,叶婴的心绪转了几转。不久之前,谢老太爷刚刚在寿宴上亲口宣布越瑄与森明美的婚事,而她曾经入狱的身份被暴露在了谢家的面前,谢华菱盛怒之下将她赶出去。

    在她以为,越瑄能够舍弃谢家,同她一起离开,就已经是异常艰难的事情。却这么快。越瑄就可以使得谢家接受她,带她重回谢宅。无论越瑄用了什么方法,她忽然意识到,她似乎一直都低估了越瑄的能力。

    “如果我不想回去呢?”轻轻趴在他的膝上,她幽幽叹了口气,目光望着窗外夜色中的车水马龙,“在这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多么清净。”

    越瑄低下头。

    黑发有乌缎般的光泽,她像小猫一样慵懒而幽怨,洁白的面容轻轻蹭着他的腿部,透过来温热的温度。他的手指忍不住抚触上她的面颊,思忖着说:

    “如果你真的不想回去……”“啊,没有,我只是想再多待几天,”她笑着捉住他的手指,有些撒娇地说,“我们大后天再回去,好不好?”

    任由她玩弄自己的手指,越瑄温柔地望着她,忽然耳畔有些微红,低语说:“你想要的是比星星闪亮的戒指吗?”她错愕了一下。目光复杂地飞掠过他的面容,她笑着眨眨眼睛,回答道:“如果你找得到的话。”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几天后当森明美亲眼看到叶婴同越瑄一起出现在谢宅餐厅的时候,她的心脏还是如同被人用力拧了一下。

    华美奢丽的宫廷式紫色窗帘。蜡烛状白色水晶吊灯。长长的餐桌。就像正式得到认可的女朋友一样,叶婴坐在越瑄的旁边,温柔细致地照顾他用餐,两人之间不时有眼神的交汇,有脉脉的低语。而谢老太爷和谢华菱都在神色自然地用餐,仿佛暴雨那夜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再过几天就是劳伦斯颁奖礼了,”银勺优雅地舀起奶白色的鱼汤,森明美用完这一口,视线投向叶婴,含笑接着说,“璨和我打算到好莱坞现场为潘亭亭捧场,你们要去吗?”

    听到森明美语气里的轻松和自在,叶婴打量了她一眼。“礼服做好了?”开口的却是谢华菱。“是的,伯母。”森明美微笑。“那就好好休息一下,”谢老太爷笑容和蔼地说,让佣人额外多盛了一碗燕窝给森明美,“好孩子,这阵子累瘦了不少,一定要补回来。”“潘亭亭选了你的礼服?”谢华菱神情复杂地问。“劳伦斯颁奖礼会有现场直播,到时大家都可以看到。”

    森明美笑着没有回答,神态中却一副笃定,又侧首望向身旁的越璨说,“等颁奖礼结束后,璨和我准备在好莱坞举办一个庆祝酒会,借此正式打响我们高级定制女装的品牌。”

    鱼汤又鲜又浓。

    目光淡淡地从森明美身上收回,叶婴继续品尝着鱼汤的鲜美,只不过两天的时间,森明美又是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看来越瑄提醒她,潘亭亭的事情可能会有变数的时候,是言有所指。

    “怎么,叶小姐不赞同庆祝酒会这个想法吗?”眉梢微挑,森明美投视向始终神情淡定平静的叶婴。

    “这是个好主意,”用餐巾轻拭唇角,叶婴微微一笑,“无论潘亭亭选择了‘森’还是‘MK’,都是谢氏的品牌,庆祝总是不会落空的。”

    看着对面叶婴那优雅淡静的姿态,森明美心中一阵憋闷。明明自己才是出身名门的大小姐,叶婴只不过是野鸡大学毕业的监狱女,却每每仪态高雅,有种说不出的气质,仿佛两人的身份倒转过来。

    她非常厌恶这种感觉。

    很久以前,小时候也有过一个如此让她厌恶的人。那人如同天生高高在上的公主,在那人的身旁,其他所有人都会变得像尘埃一样渺小而透明。所以,当她亲手将那人从云端拽落,再狠狠踩上去的时候,心中的满足也是难以言喻的。

    “既然如此,我和阿婴也会去到颁奖礼现场。”宁静的声音在餐厅内响起,轮椅中的越瑄轻轻握住叶婴的左手。

    “可是你的身体!”

    谢华菱大惊,立刻表示反对。

    “已经好多了,”越瑄安抚母亲说,“一直闷在屋里,正想出去散心。”他的声音淡且宁静,有着令人信服的力量。

    餐桌的对面,越璨喝着杯中的红酒,仿佛浑不在意众人之间的话语往来。红宝石般的酒液有幽幽的香气,他眯起眼睛细细品着,唇角有漫不经心的笑意,目光落在越瑄与叶婴交握的双手上。

上一页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