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正文

第二章

    那些幸福如蜜的时光,那月光皎洁的初夏,那些蔷薇花尚未绽放的季节。

    夜晚有飞舞的萤火虫,闪闪盈盈,路灯的光芒是昏黄的,蔷薇花上湿润的露珠也在亮亮闪闪,街心花园里远远近近的虫鸣将一切映得格外宁静。时光如梦境,拎着她的书包,走在她的身边,却只能够看到她雪白的侧脸。漆黑的长发将她的面容遮住,露出的只有挺秀的鼻尖和幽长的睫毛。

    不止一次地,他要求她将头发扎起来。

    至少让他可以看到她整张面庞。

    她总是仿佛没有听到,无动于衷。而当他凶巴巴地想径自将她头发束起来时,她淡淡瞟他一眼,就会使他败下阵来。

    于是,他在她身前倒退着走。

    蔷薇花香的夜风中,终于可以看到她大部分的面容。她似乎是不快乐的,肌肤清冷如白雪,漆黑的双眸幽黑如深潭,他没有见过她真正开怀的笑容。

    夜晚的街心花园没有其他的人。

    “……

    深色的海面扑满白色的月光

    我出神望着海心不知飞哪去

    听到他在告诉你

    说他真的喜欢你

    我不知该躲哪里

    爱一个人是不是应该有默契

    我以为你懂得每当我看着你

    我藏起来的秘密

    在每一天清晨里

    ……”

    倒退着走,他在她面前开始唱歌,动作夸张地模仿时下的歌手们,手弹虚无的吉他,声音沙哑地唱着摇滚,忽而又歌声婉转深情,走学院派男中音,然后再边唱边用力跳着MV里的舞步。

    “……

    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

    画一出沉默舞台剧

    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愿意在角落唱沙哑的歌

    再大声也都是给你

    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

    画一出沉默舞台剧

    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愿意在角落唱沙哑的歌

    再大声也都是给你

    请原谅我不会说话

    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

    画一出沉默舞台剧

    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愿意在角落唱沙哑的歌

    再大声也都是给你

    爱是用心吗不要说话a

    ……”

    他唱得花样百出。

    在他越唱越high,快要把巡逻的警察都引过来的时候,终于在她的眼底看出了笑意。虽然她的嘴唇依旧淡淡地抿着,眼底漾开的笑意却如同一朵盛开的蔷薇花,美得令他的心跳如同过电般,恍惚间有种不知身处何方的荒谬的幸福感。

    “砰!”

    或许是身后有石块,或许是心跳加速使得双腿僵硬,脚下一踉跄,正倒退的他仰面而倒,夜空无数璀璨的星星,眼前也被摔出的无数金星。他痛得咧嘴,她蹲到他身边,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些,嘴里骂他白痴,雪白的手指却揉向他后脑的肿块。躺在蔷薇花畔的地上,他痴痴地望着她,捉住她的手指,放在自己唇边深深地吻住。

    a《不要说话》陈奕迅,词曲小柯。

    那清丽细长的手指。

    在蔷薇花香的星光中,紧紧被他握在手心,吻着那淡淡的香气,还有她眼中微微的笑意,那吻中有她手指的温度,少年的他吻得再也受不住,一口狠狠咬住她美丽的指尖……

    猩红色的窗纱被风吹动。

    坐起在床上,身上的汗水渐渐凉透,越璨怔仲地望着窗外夜空中的星星,梦里的年少时光,真实得如同只隔着一个呵气的距离。他还记得,自那晚之后,她便默许他时时握住她的手。

    身边没有了她的这些年。

    他的周围走马灯般地出现过许多美女,她们都很爱惜双手,保养得细嫩丰腴,柔若无骨。

    而他总是记得她的那双手。

    她的十指异常雪白,仿佛没有血色,却透着薄薄的香气,恍若是蔷薇花初绽时的芬芳。她的手指修长清丽,能看出骨头来,美得仿佛有着倔强的生命。握住这样的手在他的掌心,有些硌手,于是每次他都紧紧地握住她,握得越紧,越有种如同骨血相连的亲昵和幸福。

    掌内空空的。

    低头望着自己微褐色的手掌,越璨慢慢回味着,方才梦中的触感竟渐渐模糊。闭了闭眼睛,脑海中出现的是晚餐时她与越瑄双手相握的那一幕画面,越璨的唇角有了冰冷的线条。

    猩红色的窗纱在夜风中微扬。

    窗外的星光被映得染上隐隐的血色,窗前的蔷薇在绚烂开过之后,早已只剩下绿色的叶片在簌簌摇曳。待到再过几个月,冬季来临,便会成为枯黑的藤枝。

    握起手指,越璨的视线落在窗外那些浓绿摇曳的叶片上,心脏紧紧地缩起。如果……如果一切可以重来。那些幸福如蜜的时光,那月光皎洁的初夏,那些蔷薇花尚未绽放的季节。

    浓绿的叶片上有点点滴滴的露水,那是六年前月光皎洁的初夏,花藤上没有绽放的花朵,但那些稚嫩的花苞们只待一阵风儿吹过,就将铺天盖地地绽放出热烈的绯红野蔷薇花。

    少年的他将她和她母亲的护照和机票拿给她,她细细地看过,将它们仔细收在书包的暗层里。

    “这是我们在国外的家,你看喜欢吗?”他兴奋地拿出几张照片给她看,“你母亲住在一楼,我和你都住在二楼,这将会是你的房间,你看看喜欢吗?如果不喜欢这个风格,到时把它重新装修成你喜欢的!”

    照片中是一栋原木风格的二层房子。有着大大的花园。她的房间风格清雅简洁,壁纸是蓝白色的条纹,有一扇大大的白色木质窗户。看着照片,她问:“能在窗外种上蔷薇花吗?”

    “已经做好花池,窗户也改成了向内打开,”他笑得很是得意,“我特别挑选了蔷薇的品种,已经请那里的园丁种下,你住进去的时候,正好会是它的花期。”

    “什么品种和颜色的蔷薇花呢?”她好奇地问。

    “先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抓起她的手指吻了一下,他指着照片中花园的一角,高兴地说,“在这里,我打算做一个温室。只要调控好品种和温度,一年四季你都可以看到蔷薇花了!”

    她笑着瞟他一眼。

    被她这一眼瞟得胸口乱撞,他一把将她拥进怀中,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亲了又亲。忽然,他的脸涨得通红,有些窘迫地说:

    “那个……”

    “嗯?”

    “……在国外,好像年龄超过16岁就可以……”有点不好意思,少年的他脸红如沸,在她耳边低声说,“……就可以结婚了,要不,我们……我们也……”她涨红了脸想推开他。“好不好?”牢牢地箍紧她,他绯红的脸颊贴着她绯红的脸颊,声音滚烫地说,“你……你喜欢我吗?喜欢的话,我们……出国以后就结婚好不好……”

    在夜晚的黑暗中,漆黑的睫毛猛地颤了颤,叶婴悚然从梦中醒来!呼吸急促,她面色雪白地盯着天花板。窗帘紧紧地没有透过一丝夜光,房间内只亮着一盏小夜灯,洁净的天花板上一丝蜘蛛网都没有。

    呼吸颤抖。

    她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

    那些荒谬可笑的过往,那些被鲜血沾染的碎片。

    然而,身体仿佛有着倔强的记忆。

    胸口的起伏渐渐平复。

    在墙壁夜灯的光晕中,她默默望着天花板,直至感觉到身旁那温热的气息。洁白的枕头上,她慢慢侧过头,看到睡梦中的越瑄。

    他的睡容很宁静。

    虽然五官依旧有淡淡的疏离感,但他的眉心没有皱起,是放松的,唇角也是放松的。她望着他,良久,碰一碰被子里他的左手,他的手温热温热。以前,他的手掌都是没有温度的,并不冰凉,但体温疏离得仿佛不想与任何人有接触。

    睡梦中,越瑄的手指无意识地动了动,将她的手握住。她一楞,条件发射似的立刻将手从他的掌心抽出!下一秒,心中却因为这个动作而突然有了某种类似歉疚的温柔情绪。她低下头,在他的额头轻轻印下一个吻,然后把被子轻柔地拉起掖好在他的颌下。

    这种突如其来的温柔和歉疚交织在一起的情绪,使得她怔了半晌,无法再躺回他的身旁。拉起一件外衣穿上,她轻步走向门口,拧转门把走了出去,轻轻将门关上,不想打扰他的睡眠。

    隔着那扇门。

    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渐渐消失不见。

    在室内幽暗的光线中,越瑄睁开眼睛,手指的温度随着她脚步声的消失在渐渐变冷。

    夜色宁静。

    深邃的夜空中有洒满的星光,一点一点,或明亮或皎洁,花园中的小径也比往常更加好走了一些。在这样初秋的夜晚,吹来的风已经有些凉意,叶婴拉紧外衣,慢慢走在幽静的花园里。

    小径的尽头是露天泳池。泳池的水面在星光下粼粼闪光。白色的花亭,蔷薇的绿色枝蔓还在四处蔓延着,而美丽如瀑的白色蔷薇已荡然无存。一路走来,叶婴发觉花园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有很多地方,她以前都没有走过。花园里几乎处处种满了蔷薇。各种不同品种的蔷薇,在树下,在石旁,在爬满青藤的墙角,在小路旁,在长椅边,有很多品种她都叫不上名字,在洒落的星光下,蔷薇的枝叶微微泛光,无数细小的锯齿状的绿色叶片,以茂密的姿态生长蔓延着。

    叶婴默默地走着。

    转过人工湖前的小路,夜色中,远处仿佛童话的梦境,赫然出现了一栋水晶般的玻璃花房!璀璨明亮,光华流转,如同是用水晶筑成的,美丽得如梦如幻,透明的花房,在繁星满天的夜幕下,恍若只是幻想中的存在。

    望着这栋玻璃花房。叶婴停下脚步,一时间,她恍惚以为自己是在梦中,耳边隐约听到昔日那狂野的少年在兴奋地对她说—

    “在这里,我打算做一个温室。只要调控好品种和温度,一年四季你都可以看到蔷薇花了!”

    玻璃花房里弥漫着泥土的芳香。

    星光闪耀在夜空,叶婴走进花房,看到满眼的蔷薇世界,花房里一片一片种满各种蔷薇。在温暖湿润的空气中,竟有一片蔷薇已经结满绯红色蓓蕾,仿佛在下一个瞬间就会灿然绽放,盛开成如瀑的花海。

    在那丛绯红的蔷薇花前。

    一把刚刚翻过泥土的小铲,小铲的边缘还沾着新鲜肥沃的土壤,一只橙色的洒水壶,几袋肥料和药,越璨正全神贯注打理着那丛花,他的黑发凌乱,像是整夜没睡地守在这里。直至她的脚步声走进,他才直起腰愕然回头,看到她时,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

    玻璃花房明亮的光线下。

    她穿着一袭宽松的白色丝缎睡袍,长至脚踝,睡袍外随意披了一件黑色针织外套,黑是漆黑,白是雪白,她的眼瞳亦是黑漆漆的,冷漠淡然地望着他,美丽得近乎凄厉。

    这样的她。

    令他想起许多许多年前在西点屋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她手中拿着一把漆黑的大伞,染着雨水的清冷,她的手指异常苍白,自他的面前冷漠走过。

    “这些蔷薇花都是你种的?”唇角有讥嘲的意味,叶婴缓步走到那丛结满了花蕾的蔷薇

    旁。星星点点的绯红色花苞,尚未绽放,没有香气,花萼上细软的刺扎着她的手指,这些是野蔷薇,开出来的将会是单瓣的花朵,没有杂交培育出来的品种美丽锦簇。

    “怎么还没睡?”玻璃墙壁上的时钟指向半夜三点,越璨皱眉。“你也没睡。”叶婴说着,折下一只花苞。枝茎上的刺扎痛她的手,一滴

    血珠从指腹沁出,她漫不经心地将指尖含入口中,坐到他的身边,问:

    “怎么没有跟森小姐在一起?我还以为,现在应该是你们庆祝胜利的时刻。潘亭亭的事情你们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不是吗?”否则,晚餐的时候森明美不会表现得那么志得意满。

    “这次,你输定了。”克制着自己不去看她含入唇内的手指,越璨挑了挑眉,望向前面的蔷薇花丛说。

    “哦?这么有信心。”手指不再流血,叶婴含笑捻动着指间那被折下的绯红色花蕾,“方便告诉我,你们究竟做了些什么,能说动潘亭亭舍弃我的礼服,而选择森小姐的呢?”

    室外夜色清冷,玻璃花房中温暖如初夏,越璨望着那一片即将绽放的花苞,神色不动地回答:“一些能够使潘亭亭心动的事情。”

    为了能够赢得这场赌局,为了能够使她愿赌服输地离开这里,除了允诺潘亭亭可以以高价代言谢氏集团的几个广告之外,他甚至答应了潘亭亭,他曾经以为绝不可能答应的事情。

    当潘亭亭心满意足,笑得满脸甜蜜时。

    他明白了,他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只要她能够离开这里。

    “唔,真想知道是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打量着越璨脸上的表情,叶婴眼波如水地笑道,“像潘亭亭小姐胃口这么大的女人,不是轻易可以满足的吧。”

    越璨神色阴暗下来。

    “该不会,”转一转眼眸,叶婴轻笑,“还需要大少施展美男计,才能收服潘小姐吧。据我所知,潘小姐对大少可是一往情深,曾经差点为了大少告别演艺圈呢。”

    看着面无表情的越璨,她笑语:

    “呵,难道被我说中了吗?只是假如森小姐知道,大少您竟出卖色相给潘小姐,会不会生气呢?”顿了下,她突然醒悟般说,“哦,我真傻!试礼服的时候森小姐就请您亲临现场助阵了,那么色诱潘小姐,也一定是得到了森小姐的首肯,对不对?”

    “色诱……”越璨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你竟然爱森明美,爱到可以为她去色诱别的女人,而森明美,也如此笃信你对她的爱,相信你不会真的为潘亭亭所动。”捏紧手中的花苞,叶婴有些笑不出来了,她幽幽地长叹一口气,“你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森明美,是吗?”

    玻璃花房里。

    绯红色的蔷薇花苞们静静等待绽放。

    “是,我喜欢她。”

    挑了挑眉,越璨回答她。

    “咝—”花苞上的尖刺又一次扎进叶婴的指尖,鲜红的血珠瞬时从指腹滚出来。似乎竟是扎在了同一个地方,她痛得微微皱眉,心脏也痛得缩了一缩,跟上次不同,这次的尖刺痛到了她的肉里。“阿璨,你何必这样。”捏着指尖,望着一颗颗沁出的血珠,叶婴苦笑,说:“我不相信你会喜欢她。你明知道,我恨她的父亲,我恨不得将她的父亲拆解入腹!明知道我对她和她父亲的恨意,你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呢?”

    “你同我又有什么关系?”唇角掠过一抹残酷的味道,越璨嘲弄地看着她,说:“你太自作多情了,叶婴。你真以为,如果我还记得你,如果我还眷恋同你之间的过去,我会六年的时间里一次也没有探望过你,你出狱后一次也没有联系过你吗?!”

    “我敷衍你,只不过是因为对你还有一点怜悯之情罢了。你竟然得寸进尺,想要伤害明美,想要利用同我之间的过去来威胁我,破坏我同明美之间的感情!”

    他冷然一笑,眼神冷漠。

    “为了明美,我可以劝说潘亭亭改变决定,可以将你赶出谢家!就算你将过去的事情告诉明美,你以为明美会相信我现在对你还有感情?叶婴,你太自恋了,六年前我年少幼稚情窦未开,会觉得你是冰山美人想要去征服你,六年后,我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你算得了什么?!”

    “说得好。”指尖痛得如被针扎,血珠渐渐干涸,叶婴面孔雪白,眼瞳漆漆地盯着他,声音阴沉沉地说:“你早该这么跟我说,而不是说些什么为了我好、要我放弃复仇去幸福生活的那些鬼话!你早该让我死了这条心!整整六年,在少管所的监狱里,如果我死了这条心,就可以放任她们来蹂躏我糟蹋我,就不会白白受了那么多苦!”

    她的声线阴冷阴冷:

    “阿璨,我为你找过很多借口。那晚也许是你出了车祸,也许是你生了重病,也许是你被什么事情绊住了,我为你想过无数个借口,等你来亲口告诉我!你早该这么告诉我才对!说你没有什么原因,说你只是后悔了,说你觉得日后会有无数女人,不必惹上我这个麻烦!”

    霍然站起身,叶婴死死地瞪住他,眼瞳深处有幽暗如鬼火般的火苗在烈烈燃烧,字句缓慢地对他说:

    “很好。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让我终于可以不再幻想,让我终于可以彻底清醒过来,去做那些原本还无法下定决心的事情!”绯红色的花苞被死死握进她的手心,尖锐的疼痛令她的双唇愈发苍白,她的眼神已有些疯狂,以一种决然的姿态狠狠转身而去。

    “够了,收起你的这些伎俩吧—!”

    嗓音紧绷,越璨的声线低沉而恼怒,他一把抓起她的右手,见她的手已被花苞的尖刺扎出斑斑血点。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又愤怒又轻蔑地说:

    “这种小儿科的苦肉计,你以为会对我有用吗?!自恋的女人,你凭什么笃定我还喜欢你,见不得你疼见不得你痛?!”

    “从再次见到你开始,你就一次次地暗示或明示,你并不恨我,你对我还有感情,你嫉妒我和明美在一起!”

    轻蔑嘲讽地说着,越璨将她受伤的右手越握越紧,似乎是故意要让她更痛!

    “你诸般做作,就以为我会上当?!你怎么可能不恨我,是我令你被关了六年!如果有人这么害了我,我会恨不得她死!怎么可能还会有‘喜欢’这种荒谬的感情!我的小蔷薇,六年前的你就冰冷尖锐得浑身尖刺,难道六年后从监狱里被放出来,你居然会好像被神的光芒洗礼了一样,对伤害过你的我,心中充满宽恕和爱?!”

    危险地凑近她的脸庞,越璨微眯双眼,冷酷地说:

    “我不会上当!拜托你真正死了这条心吧!你听清楚了,无论你是恨我还是不恨,爱我还是不爱,我一丁点儿也不在乎!我只要你记得,你答应过我,只要输掉潘亭亭这件事,就会—乖乖地从谢宅滚出去!”

    “哈。”

    面对越璨的恼怒和冷酷,叶婴唇角一弯,眼瞳冰冷,嘲笑地说:“很抱歉,我会让你失望的。”

    仿佛心里有无比的畅意,她恶意地睨着他说:

    “那个赌约,你不会幼稚到居然当真了吧。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竞争,赢就赢了,输就输了,有什么了不起?!那天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你居然当真,居然肯放下大少您高贵的身段,去哀求潘亭亭不要穿我的礼服?哈,真想知道你究竟答应了潘亭亭什么,希望到时你不要懊悔得心口滴血。”

    “你—”

    越璨怒得恨不能将她捏碎:

    “你这个言而无信,不知羞耻的女人!”

    “言而无信,那是跟您学的。”妩媚一笑,叶婴眼底依旧冰冷,如同再多的痛也对她没有任何影响,“不知羞耻,您也不逞多让。为了把我从谢家赶出去,您甚至都可以制造车祸,想要置我于死地!”

    “……”

    越璨的眼瞳猛地紧缩了一下。

    “需要这么装模作样吗?”她嘲笑地说,“在法国的时候,你制造车祸,使越瑄重伤,令我险些跟着一起陪葬。这一次,却是直接对着我来了。大少,想要一个人死,方法有很多,您何苦就只认准车祸这一条路呢?”

    面无表情,他声音木然:

    “……你以为是我?”

    “是不是你做的,你心里很清楚!我是否认为是你做的,你会在意吗?越璨,让我告诉你,我不会离开谢家,不会放弃任何一件我想要做的事情!想要让我滚出去,除非你杀了我!否则哪怕是绑架了我,只要能逃出来,我就会再回到这里!”

    “当然,您不可能亲自下手,有很多人会愿意为您效劳。”自嘲地弯了弯唇角,她说—

    “我等着。”

    明亮璀璨的玻璃花房。

    整片的绯红色花蕾,星星点点,含苞待放,在温暖的室温中静静地等待,也许在下一瞬就会花瀑般绽放,也许会尚未绽放就会花蕾凋落,越璨默然地凝望着它们。

    他已经等待了三个夜晚。

    每个夜晚,他都以为会等来它们第一夜的绽放,却一直等到现在。

    “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

    玻璃花房的门口,她的声音清冷地飘来:

    “或许你是对的,或许我心底对你只有恨意,或许我对你的情绪复杂得连我自己也无法分辨清晰。然而,我最恨你的是,你并不肯一试。”

    “越璨,从始至今,对不起我的是你。如果你的感情里连尝试和争取的勇气都不再有,所有的一切都将彻底死去!”

    五日后。

    一架国际航班在美国的机场缓缓着陆。

    戴着硕大的墨镜,穿着桃红色的洋装,风姿娇艳的潘亭亭在保镖、经纪人和助理们的簇拥下走入接机大厅,早已等待在那里的各家华人媒体记者和各国记者们立刻包围过去,无数话筒和摄像机,此起彼伏的闪光灯将现场映成一片光海。

    电视屏幕中,镜头里可以看到在潘亭亭身后其中一位助理,那助理正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很大的装有礼服纸盒,纸盒上的LOGO是水墨风格的“森”的字样。

    “如果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再去帮你调整一下礼服,”站在好莱坞最豪华酒店套房的落地窗前,森明美满面春风地对手机那端的潘亭亭说着,然后大笑,“哈哈哈哈,你的身材当然还是一样的好。明天的颁奖礼上,那些西方的明星们就会明白,她们以前对东方女人有多么可怕的误解!”

    新闻节目中潘亭亭的段落结束。

    收起手机,笑容依旧闪耀在森明美的唇边。这时廖修前来告诉她,明晚的庆祝酒会已经全部安排就绪,二少和叶婴小姐也考察过了庆祝酒会的准备情况。

    “哼。”

    森明美的眼神阴了下来。越瑄和叶婴是同她一起飞到好莱坞的,就住在隔壁的套房。越璨因为要处理一些集团的事务,要明天上午才能赶到。

    “廖修,一会儿你就去潘亭亭的酒店,万一她对礼服有任何不满意,或者有任何觉得需要修改的地方,都第一时间通知我!”咬了咬嘴唇,森明美对廖修说。

    “是。”

    “一直到明晚的颁奖典礼之前,你都要守在潘亭亭的旁边,一定要亲眼看着潘亭亭换上‘森’的礼服!”

    “是。”

    这一晚,森明美始终有些心神不属,她留在酒店的套房里一步也没有离开。其中廖修打来过电话,说他帮潘亭亭再度试穿过凤袍礼服,尺寸不需要修改。

    这一晚,睡眠中的森明美做了很多梦。

    她梦到了父亲,梦到了童年时光怪陆离的各种片段,梦到自己亲自去烧叶婴那家“MK”的店,梦到那袭深蓝色如星空的礼服,梦到维卡女王突然在T台上出现,梦到潘亭亭……

    “啊—”

    大汗淋漓的森明美骇然惊醒!

    死死地瞪大眼睛,森明美心脏狂跳,不,这一场她不会输掉,“森”会靠着潘亭亭的红地毯之旅一炮而红!没有人是她的对手!没有人能够阻止她的成功!

    太阳升起。

    在琼安的陪伴下,森明美做了美容和头发,请专业的化妆师为自己精心化了妆容。下午5点左右的时候,越璨乘坐飞机抵达机场,赶到了酒店。见到身穿黑色天鹅绒小礼服,整个人英挺俊美,如同有华光四射的越璨,森明美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夜幕将垂。

    廖修打来电话说,潘亭亭已经换好“森”的礼服,出发前往颁奖礼现场,她会在大约晚上七点的时候走上红地毯。

    “好,好!”

    声音中有些克制不住的激动,森明美长吁一口气。再次整理一下妆容,森明美换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服,同越璨和琼安一起前往颁奖礼。

    璀璨如宫殿的颁奖礼现场。

    场外铺着闪耀的红地毯,陆续已经开始有一些明星走来,“咔嚓!”、“咔嚓!”、“咔嚓!”、“咔嚓!”,高举着相机,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记者们将红地毯包围得水泄不通。这是一年一度全球最盛大的电影颁奖礼,是无数国家卫星现场直播的盛宴,随着越来越有声望的明星们踏上红地毯,颁奖礼的序幕将会进入高潮!

    颁奖礼大堂内,好莱坞的明星们仍在慢慢地入场,国际时尚圈的人士们基本到场了,他们衣饰华美,在彼此的座位周围寒暄着,气氛熟稔而热络。

    “什么时候潘亭亭才会入场呢?”

    看着大堂内正在转播场外红地毯盛况的LED屏幕,森明美紧张地对身旁的越璨说。颁奖礼的入场券很难拿到,琼安和廖修只能留在外面,越璨左手边的两个位置属于越瑄和叶婴。

    不会是不敢来了吧。

    森明美嘲讽地想着,明知潘亭亭将会选择她的礼服,叶婴会有那么好的涵养来恭喜祝贺她吗?她正这样颇快意地想着,忽然听到身旁的越璨转头唤道—

    “瑄。”

    银灰色的小礼服,珍珠白的衬衣,颈部围着一条灰白方格的丝巾,那丝巾淡淡的光泽,映衬得越瑄淡静俊美,清宁高贵,有着虽然平和,却令人不敢逼视的华贵气质。最令森明美吃惊的是,越瑄竟然没有坐轮椅,只是被叶婴挽住手臂。

    而叶婴也穿着一袭银灰色的礼服裙。

    她的长发松松挽起,妆容清淡,只是为了搭衬越瑄,戴着一副珍珠耳环,整个人闲适而又妩媚。黑瞳如雾,她笑眯眯地瞅了越璨和森明美一眼,先将越瑄扶入越璨左侧的座位,自己也坐好后,才说:

    “森小姐今晚打扮得很隆重。”

    场外的红地毯尽头。

    好莱坞明星们被一辆辆黑色房车接到,在车门开启的瞬间,无数闪光灯骤起,无数尖叫声爆发,星光熠熠,璀璨无匹。廖修、琼安和乔治、翠西夹杂在粉丝的人群中,被人潮涌来挤去,四人都紧紧盯着红毯尽头的那一辆辆黑色房车。

    莅临的好莱坞明星们越来越有重量级。

    潘亭亭应该很快就要出场了!

    廖修和琼安的情绪很激动,潘亭亭越晚露面就越能压得住场、越会被各国媒体重视,对“森”的品牌越有宣传效应,然而希望能早点看到潘亭亭穿着“森”礼服出场的心情也同样迫切。而乔治和翠西的神色有些黯然,乔治低咒一声,说:

    “用这种手段!”

    明明最适合潘亭亭的是叶婴制作的礼服,明明潘亭亭也选择了叶婴的礼服,却突然被森明美用些不入流的手段破坏!如果不是叶婴阻止,他气得几次想要冲到公司的设计部去质问森明美,到底她还有没有一丁点儿羞耻心和公平竞争的精神!

    颁奖礼大堂辉煌的光线下。

    森明美赫然穿着一袭明黄色的丝缎礼服裙,裙身刺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精致的凤,腾飞在美丽的祥云中。这明显是与潘亭亭的凤袍同款,只是款式简约了一些,没有立领,裙的长度也在膝上。

    “这样的场合,当然要隆重一点。”

    森明美含笑回答她,眼神中有故意嚣张的得意。穿着这袭同款的礼服,等潘亭亭踏上红地毯后,现场所有的时尚界人士都可以意识到,她就是潘亭亭凤袍的设计师!

    “嗯,很对。”叶婴抿唇一笑,笑盈盈地说,“只是,如果潘亭亭发现,她以为是独一无二的定制礼服,却在颁奖礼现场就碰到了姐妹款,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呢?”

    森明美的脸色变了变。

    越璨和越瑄仿佛没有听到她两人之间的交锋,神色平静地低声讨论关于集团的一些事情。

    “潘亭亭是什么心情我不知道,”滞了几秒,森明美冷冷笑道,“我只希望,在稍后的庆祝酒会上,叶小姐也可以如此笑容满面,真心祝贺我们‘森’的品牌旗开得胜。”

    “那是一定。”

    叶婴笑容真挚地说:

    “相信如果潘亭亭是穿着‘MK’的礼服踏上红地毯,森小姐也会真心祝福‘MK’。”

    “哼。”

    手指狠狠扭住掌中的明黄色仿古小手包,森明美仰起头,倨傲地看向转播红地毯盛况的大屏幕。她不用去跟这个女人说那么多,只要潘亭亭穿着那袭尊贵明艳的凤袍礼服从车内走出……

    一年一度全球最盛大的电影颁奖礼。

    星光闪耀的红地毯。

    麦克风里响起外场主持人沙哑而富有魅力的声音:“即将踏上红地毯的嘉宾,是入围本届最佳女配角提名的来自中国的潘亭亭小姐和入围本届……”

    汹涌的人群中。

    廖修和琼安激动地屏住呼吸,朝红毯尽头那辆缓缓驶来的黑色房车望去,乔治和翠西也紧张地望过去—

    辉煌明亮的礼堂内。

    望着大屏幕中那连绵闪如光海的闪光灯,望着红毯尽头那辆缓缓驶来的黑色房车,唇角的笑意褪去,叶婴的眼瞳变得幽深,手指握住座椅的扶手。越瑄的手掌覆上她的手背,清冷有力,他同样淡淡凝视着大屏幕中那辆潘亭亭即将走出的黑色房车—

    车窗外是光海般的闪光灯。

    黑色房车内,潘亭亭紧张得双颊晕红,简直无法呼吸,她右手捂紧自己的胸口,双腿竟也有微微的颤抖。如同做梦般,她竟真的来到了全世界最为瞩目的劳伦斯颁奖礼,这是国内无数女明星的梦想,而一向被视为花瓶的她居然真的已经来到了现场!

    她不知道自己以后是否还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她希望,这一晚所有的人都可以记住她,记住她的面孔,记住她这个人,她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所以,她不要其他那些大牌服饰施舍般扔给她的那些礼服,她需要一件最美丽的、最美丽的礼服!令好莱坞再也难以将她忘记的最美丽的礼服!

    望着此刻身上的礼服,潘亭亭内心仍有着最后的挣扎。

    当穿上叶婴那袭深蓝色星空般的礼服,当从镜子里看到恍如英格丽·褒曼般冷艳高贵的自己,她深知那是这世上最美丽的、最适合她的礼服裙。那冷漠的设计师叶婴居然真的可以令她脱胎换骨,挖掘出令她自己也感到震撼的美丽。

    可是—

    当越璨拿出一叠代言费丰厚之极的广告合约。

    她心动了。

    在夜晚临江的露天酒吧,点点星辉,粼粼江波,当越璨温柔地拥住她的肩膀,当越璨用深情的眼神凝视她,告诉她,他需要她的帮助,他需要她选择森明美的礼服。当越璨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将吻印在她的长发上,柔声问,亭亭,可以帮我吗?

    车内,潘亭亭颤抖地闭上眼睛。没有人会相信。她是真的爱着这个薄情的男人。他的华美,他的浓烈,甚至他的残忍,他的薄情,她全部狂热地深爱着。习惯了娱乐圈,她并不介意他身边其他的女人,她只要,他也喜欢她,爱着她,需要她。颤抖地深吸一口气。车门被侍者打开,潘亭亭整理好面容上的表情,弯腰迈出车去。

    辉煌的礼堂。

    大屏幕中,黑色房车的车门被高大英俊的侍者打开,霎时,无数照相机开始闪耀!在如闪电般的光海中,肤如凝脂的潘亭亭从车内缓缓而出。克制着胸口的激动,森明美唇角含笑,矜持地望着这无比荣耀的一刻!

    笑容保持在唇角。森明美优雅地望着大屏幕。时间仿佛凝固了。叶婴回过头,她对森明美笑了笑。森明美一动不动。恍若石雕般,森明美的脸色愈来愈惨白,唇角依旧保持的笑容诡异得像张破裂的面具。突然,她手包中的手机疯狂地响了起来,一遍一遍地响着,尖锐而刺耳!

上一页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