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正文

第十章

    她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筹码,也不想再去判断究竟什么是虚情什么是假意。

    深夜的公路。

    车窗半开着,呼呼的夜风灌进来,森明美的长发被吹得凌乱。她立刻将车窗关闭,用手指将一缕缕卷发理顺,车内烟草味道浓烈呛人,她含嗔地看向越璨,说:

    “怎么抽这么多烟?”

    “嗯。”

    单手扶着方向盘,越璨望着前方公路那些零星的红色尾灯,敷衍地勾了勾唇角。“等我等很久吗?”因为他体贴的举动,森明美心里有不自禁的喜悦,完全不在意他的冷淡。“嗯。”猛地转向通往市区的路,越璨依旧漫不经心地回答。“坏人!”森明美伸手拧了一下他的胳膊,嗔道:“有心来接我,说话却这么不阴不阳的!啊,哼,说起来,好久没见你了呢!听说,越瑄住院那天晚上,叶婴是在你的房间过夜……”

    “听谁说的?”越璨斜睨她一眼。“谁说的都不重要,”森明美嘟嘴说,“我只要听你自己说!叶婴现在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会在你的房间过夜?为什么越瑄生病她连医院都不去?”油门猛加。车速顿时变得风驰电掣!越璨的脸冷下来。被致命飞车般的车速吓得脸色一白,森明美死死抓住上面的把手,半晌才胆战心惊地回过神,眼圈变红,委屈地说:

    “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不信任你,我只是……只是太害怕了……叶婴就像从哪个黑暗阴影里冒出来的怪物,她一下子就把越瑄迷得昏头昏脑,我怕她再使出什么手段来迷住你……”

    “那你还让我去接近她。”车窗外光流迷离,越璨冷笑。“……”一时语塞,森明美陪着笑,讪讪地撒娇说,“好啦,我知道委屈你了。都是我不好,你专程来接我,我却找你的麻烦。都是我错,你原谅我吧,原谅我好不好。”说着,森明美讨好地用手轻抚越璨的手臂。越璨冷冷闪开。森明美心中顿时一凉,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尴尬,时至今日,越璨还是不喜欢跟她有略微亲昵一点的举止。“正在开车,注意安全。”皱眉,越璨冷然说。森明美松了口气,继续笑容娇美,说:“后天就是亚洲时装大赛,我的参赛作品已经全部完成,琼安和廖修觉得我肯定能拿到冠军!”“是吗?”又一个转弯,越璨漫不经心地问,“会比叶婴的作品更出色吗?”

    “不要把我跟她相提并论,”声音里有极短的停顿,森明美不屑地说,“她不过是野鸡大学毕业的,前两次只是运气比较好,这次大赛比较的是真正的实力,等我和她的作品一拿出来,大家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凤凰,什么是东施效颦的麻雀。”

    “东施效颦的麻雀……”越璨慢慢咀嚼这几个字。“叶婴的参赛作品也已经全部完成了吗?”森明美状若随意地问,“她用的是哪些模特?”从观后镜里扫了她一眼,越璨说:“今天她进行了彩排。”“哦?在哪里?秀导是谁?灯光师是谁?模特公司……”

    森明美难掩声音中的急切。拿出一份文件。“都在这里。”越璨将它扔进森明美怀里,似笑非笑地说:“知道你会很想知道,所以第一时间就拿来给你,结果却被你排揎一顿。”“啊!”紧紧抓住那份文件,森明美迫不及待地看起来,果然,里面有所有她想知道的内容,心中大喜,她恨不能抱住越璨狠狠亲一口!只是怕又被他闪开,她只得强压住欣喜,娇嗔地说:“璨,好爱你!我该怎么感谢你!”

    夜色的公路上,林宝坚尼如一道炫目的闪电。车内,越璨扯了下唇角,漠然说:

    “那就把这次的冠军拿给我。”

    彩排结束。

    华丽的灯光一排排熄灭,音响安静下来,模特们和所有的工作人员已经离开,乔治和翠西带着参赛的衣服也离开了,场内空荡荡的,只剩下叶婴一个人。

    她将东西收拾好。

    坐在黑暗的观众席上,她仿佛在等什么人,又仿佛只是想独自一个人待会儿。孤零零的影子,斜斜长长,落在一阶阶的观众台阶,她恍惚想起,很久很久之前,当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父亲每次在时装秀之前,都会有这样的彩排。

    时装不仅仅是穿在模特的身上。

    它还是一种情景。

    配合着灯光、音乐、节奏、编排,让一场时装秀,美轮美奂,华丽梦幻,令人沉迷,令人震撼。每次,彩排时父亲在T台下指挥全场,小女孩的她就独自坐在观众席,静静看着一遍遍彩排,如同看着蔷薇在一点点绽放,最终绽放成华丽盛大的花海。

    她喜欢那绚丽的灯光。

    喜欢那美妙的音乐。

    喜欢模特们美丽婀娜地款步走出。

    喜欢父亲神情中的认真。

    喜欢忙碌的父亲从T台旁偶一回首,看到观众席她仍旧乖乖坐着时,眼底流露的慈爱笑意。

    走到墙边。

    她扳下灯光的开关。

    一排排灯光逐一亮起,簇簇光线炫目,华丽,瞬时将T台照射得光芒万丈。她迈上T台,缓步走向前,两旁是黑暗中的观众席,空无一人。她仿佛看到父亲伸开双臂,有万千的掌声和欢呼,父亲朗笑着,走向前,眼前是闪耀如星海般的闪光灯,父亲对着热烈的观众席深深鞠躬。

    这是设计师最荣耀的时刻。

    父亲对小女孩的她说,当一场秀结束,当设计师在模特们的簇拥下走上T台,伸出双臂,掌声和欢呼四起,对着激动兴奋的观众们深深鞠躬,这是身为设计师最荣耀的时刻。

    场边的门被拉开。

    华丽T台上,耀眼灯光下,叶婴怔怔站直身体,向门口处那道看不清轮廓的人影望去。很久很久之前,小女孩的她在父亲的时装秀结束后,偷跑到T台,学着父亲的模样,向空荡的观众席鞠躬致意。等焦急的父亲终于找到她,却只是笑着摸摸她的头,牵住她的手带她一起去参加盛大的庆祝酒会。

    人影越走越近。

    T台上,她看到那人笑得彬彬有礼,一双桃花眼却明媚得好像春水秋月。

    寂静的公路上。

    路灯明亮。

    一辆双座迈巴赫跑车呼啸而来,车身是极其娇艳欲滴的桃红色,车速如光如电。方向盘也是桃红色的真皮,在一双男人双手的掌握中,仿若媚眼如丝的美人。

    “怎么样,女神?我的新车漂亮吧?”扬起下巴,孔衍庭的笑容骄傲得意。“嗯,”叶婴淡淡点头,“幸好安全带还是黑色。”在桃红色的海洋中,连纸巾盒都是桃红。孔衍庭扬声大笑,说:“女神,你真没情趣。”勾了勾唇角,叶婴望向车窗外。夜色已深,宽广的公路上车辆寥寥,孔衍庭兴奋地呼啸着超越每一辆车,速度快到令她有点心脏不适。“刚拿到的车?”“对!今天下午才拿到!这车果然不错,轻松就能上380迈!桃红色是为我专门定制的!很棒吧!”兴奋中的孔衍庭说,“怎么,有人告诉你吗?”“猜的。”就跟拿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完全不用猜。即使是在孔氏残酷的家族争斗中脱颖而出,孔衍庭有时依然流露出某种属于孩童的稚气,这令她羡慕,只有被宠爱的人才有资格孩子气。

    “哈哈。”

    似乎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孔衍庭笑着说:

    “女神,彩排得如何?”

    “还好。”

    “能获胜吗?”

    “也许吧。”

    “至少能打败森明美吧?”

    “……也许吧。”颠簸飞驰的车速令她昏昏欲睡。

    “女神,拜托你认真一点,这次你可是代表我们寰宇参加,”一打方向盘,孔衍庭哀怨地说,“天知道,为了你,我是抗住了多大的压力,才没让我们自己的高级女装设计团队参赛。如果你不能拿到冠军,孔氏大把的人会扑上来吃掉我。所以,女神,就算为了我,也请你一定要加油再加油,好么?”

    “孔少,”叶婴笑了笑,“孔氏原本扔给你的就是烂摊子,你们的高级时装团队除了安插各路亲戚,一点用也没有,如果参赛,那才是真的笑话,而你就是背黑锅的人。你既然相信我,让我为你出赛,就请一直相信我到底。”

    “哦?”孔衍庭笑着睨她,“我怎么好像嗅到了阴谋的气息。”“哪有什么阴谋,”叶婴懒懒望向车窗外,“堂堂正正的比赛,就堂堂正正地赢,这样才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夜色空阔的公路上,一辆林宝坚尼自后面咆哮追来。“轰—”一声!超过桃红色的迈巴赫的瞬间,林宝坚尼内的两个人影如流光闪过,然后消失在道路前方,渐渐变成黑点。

    “cao!”

    孔衍庭低咒一声,猛地加速却已经来不及了,气得彪出一串粗话。叶婴将头后靠,闭上眼睛,窗外道路旁的树木在夜色中如同剪影,疲倦涌上来,不知不觉她的呼吸渐沉。

    深夜的谢氏集团大厦。二十六层办公室。摞得如小山高的文件已经基本处理完毕,咖啡也已经放凉,轮椅中的越瑄翻看谢浦刚才拿过来的一份文件,里面的几组数据使得他眉心蹙起,沉声问:“41%?”“是的,”谢浦回答,“而且大少还在继续跟其他持股人接触,今天中午大少约了华盛基金的周董吃饭。”“……知道了。”揉揉眉心,越瑄面色苍白。这是他出院的第一天。虽然医生极力劝阻,谢华菱也坚决不同意,但集团最近危急的形势使他必须出来主持大局。自从越兆辉去世,谢老太爷年迈将公司放权,越璨暗中从未放弃过对集团控制权的争夺。他很清楚,一旦越璨掌握董事会,等待母亲和他的结局将是什么。

    所以,当越璨提出那个交易。

    他同意了。

    那晚雷雨滂沱的玻璃花房,刺目的闪电,喧嚣的轰雷,那丛野性妖艳的绯红蔷薇后,即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的目光中的惊骇与失望,投落在他的侧背,比深夜中的大雨更加令他周身寒冷。

    她听到了多少。她是否已清楚他曾经都做过些什么。当他僵硬地控制着轮椅从那丛绯红色蔷薇花旁经过,雷电交加的雨声中,她颤栗地向后退了一步,如同发觉他是有毒的东西,即使她手中正拿着为他遮雨避寒的雨伞和外套。

    “咳、咳。”胸腔中像是被冰冷的空气塞满,越瑄掩住唇畔,勉力压下汹涌的咳意,面色白得如湿透的栀子花瓣。办公室的落地窗外是深深的夜色,一轮明月挂在天际,他长时间沉默着,直到谢浦又接了个电话后,低声向他汇报。

    叶婴醒来时,发现自己依旧在那辆桃红色的迈巴赫里。满眼的桃红让她微一恍惚,很久很久以前,她的父亲也爱把她的房间布置得好像粉红色小公主的梦幻世界。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喜欢粉红,却从来没让父亲知道。

    车窗外有一轮明亮的月亮。她以为自己睡了很久,但仪表盘上的时间告诉她,她只睡了大约20分钟。“醒了?”身边的车门被打开,孔衍庭探身进来,看到她已醒来,颇有遗憾地说:“还以为上天终于眷顾我,能给我一个将女神公主抱的机会呢。”“谢了。”叶婴一笑,一双长腿踏出车门。

    深夜时分的空气清冽新鲜。

    面前是一栋灯火辉煌的公寓楼,孔衍庭和她一同走入。电梯行到18层,“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宽阔的门厅处,大型的落地插花,白色和紫色的花朵,带着新鲜的露珠,美丽芬芳。

    落地窗外是壮观的江景。点点星光,点点灯光,隔江对岸是另一片高层社区,她曾经与那个看似纯净如栀子花的男人在那里度过短暂美好的时光。再远一点,隐约可以望见谢氏集团的大厦,偶尔几间办公室,透出星星般的灯光。

    “刷—”

    孔衍庭拿起遥控器,电动窗帘缓缓拉上。

    “女神,欢迎!”孔衍庭已经提前把她的行李放进卧室,此刻扮作殷勤的主人,带她参观每个房间。“这是厨房。”时尚前卫,干净明亮,一应俱全。“这是你的书房。”宽大的写字台,真皮转椅,全新的电脑,书架上甚至还有模有样地放了一些时尚设计的书籍杂志。“这是你的设计室。”宽大的工作台,各种专业工具,一个开放式的柜子上分门别类堆放着衣料和各种配料。“这是你的卧室。”宽大舒适的床,崭新的床上用品,床头柜上摆着一只水晶花瓶,里面插满美丽的白玫瑰。“这是你的卫生间。”中央有一只浪漫的白色浴缸,飘着如梦如幻的白纱。

    “还满意吗?”一双桃花眼蕴满深情地望着她,孔衍庭说:“这白纱是我亲手为你挂上去的。”“嗯。”叶婴淡淡颌首,“只要请你再把这白纱摘掉,我就非常满意了。”整套公寓是地中海风格的蓝白两色,简洁清爽,她还是喜欢的。

    “ok!只要女神能满意,让我做什么都毫无问题!”孔衍庭深情款款地说,“希望女神不要嫌弃这里简陋,可以一直住下去,”说着,他又打开一扇房门,“女神,这是我的房间。”

    这是一间次卧套房。

    里面的东西略有杂乱拥挤,似乎是刚从别的房间挪进来,还没完全收拾好,一些照片镜框放在地上。

    “……”

    叶婴挑了挑眉,看向他。

    “女神,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你,只求女神施舍一片小小的房间给我栖身。”骑士效忠般单手捂胸,孔衍庭深情款款地说,“我发誓,等我们成功,我一定买一栋豪华庄园送给您,绝不会像今天这样委屈您跟我挤同一套公寓。”

    关上卧室的门。

    隐约可以听到孔衍庭在客厅里的脚步声,叶婴靠在门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她所有的东西被放在床尾的地毯上,行李箱、背包、还有那个墨绿色的画夹,画夹上烙印着一朵银色的蔷薇花,在灯光下盈盈闪闪。

    她将画夹反扣过去。

    再一脚将它踢进床底。

    冷冷望向窗外的那轮明月,她的心底也如同淌满冰凉的月色,眼神淡漠,久久不动。

    谢越瑄。

    谢越璨。

    这个世界诺大无比。她并非必须在他们两人之间做出选择。她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筹码,也不想再去判断究竟什么是虚情什么是假意。

    亚洲高级时装大赛转眼即到。

    作为初选赛的韩国分赛区、新加坡分赛区、马来西亚分赛区的比赛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纸媒、电视、网络铺天盖地涌来很多相关新闻和讯息。马拉西亚赛区的选手们表现平平,韩国赛区的一位新锐设计师颇为引人瞩目,其朋克风格的设计作品引发热议,远在米兰的著名设计大师布朗先生表达出赞赏之意。

    日本分赛区的比赛将在最后一天举行。

    而中国分赛区的竞争,将在今晚正式拉开帷幕!

    参赛的两大热门时装设计师,森明美和叶婴,两人皆是美女设计师,又皆与谢氏集团的两位公子有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这次居然更是代表不同的公司参赛,弥漫着殊死绝杀的气息,早已被网络和各媒体炒作得人尽皆知,火热关注!

    于是今晚八点开始的比赛不仅时尚圈万分瞩目,娱乐圈也是群情激动,记者们早早就蹲守在森明美和叶婴的住所外,发布24小时实时最新进展。网络上各大bbs论坛也纷纷跟帖讨论,留言火爆!

    傍晚六点。

    在众多记者的包围中,森明美走出居住的公寓大楼。记者们立刻冲上去,无数带着台标的话筒对向她,镜头中的森明美一袭嫩黄色裙装,衬得面容美丽娇嫩,气色非常好。记者们蜂拥着提问:“森小姐,您对今晚中国赛区的夺冠有把握吗?”“森小姐,今晚您将携谁一起出场呢?是大少谢越璨,还是二少谢越瑄?”“听说您和谢氏集团二少旧情复燃,有这回事吗?”“请问您怎么评价同属谢氏集团的设计师叶婴小姐?”“森小姐,您的父亲……”

    打开红色法拉利的车门,森明美优雅地坐进驾驶位,半降下车窗,在摄像机镜头前,她含笑回答那些记者们:“今晚夺冠,我很有信心!”说完,红色法拉利潇洒地扬长而去,记者们惊叹着,半晌忽然有记者醒悟般地望着那绝尘而去的车影喊:“啊,这辆车,好像曾经是谢家大少的爱车啊!”

    而蹲守在谢宅门口的记者们,等到了谢华菱出门,等到了大少出门,甚至看到了鲜少露面的二少,但一直等到暮色低垂,也没见到另一个中国赛区夺冠热选叶婴。

    临江公寓楼下。风骚夺目的桃红色迈巴赫里,缓缓降下车窗,孔衍庭笑得面如春风桃花,他朝刚刚自公寓门厅走出的叶婴吹声口哨:“嗨,女神,等你好久了哦!”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背包,叶婴淡淡一笑,今天一天没见到孔衍庭的踪影,她还以为自己要打出租车过去。走到桃红迈巴赫车旁,她正要伸手拉开车门—

    “嘀—”随着鸣笛声,一辆黑色宾利缓缓驶来,越过桃红迈巴赫,恰恰停在迈巴赫的车前。“cao!”孔衍庭气得骂一声,那晚被林宝坚尼超车已经够憋火,现在居然宾利也来欺负他。推开车门,孔衍庭从里面迈出来,恼怒地猛敲那辆黑色宾利的车窗玻璃!叶婴漠然看着那辆熟悉的黑色宾利。除了握紧背包的手指,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暮色中,黑色宾利的车门打开。一双被黑色西裤完美包裹的男人修长双腿。夕阳如血。男人高大英挺,他的五官轮廓深刻鲜明,有种浓墨重彩的美,艳丽得近乎嚣张。他目光暗烈,凝望向路边的叶婴,叶婴依旧漠然,她一转身,伸手拉开桃红迈巴赫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内,她蓦然闭紧眼睛,手指绞紧背包的带子。

    “谢大少……”

    孔衍庭戏谑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进来,她没有听,也懒得听。等心情平复下来,她发现孔衍庭似乎与越璨达成了什么交易,竟然开着那辆黑色宾利先离开了。

    血色的夕阳下。桃红色车门被打开,身旁的驾驶位一陷,男人身上弥漫着淡淡烟草味,充斥在叶婴的呼吸间。

    “失望吗?看到黑色宾利里走出来的是我,而不是越瑄。”嘲弄般地说,越璨点火,桃红色迈巴赫如离弦之箭飞驰出去!

    叶婴沉默。

    半晌,她笑一笑:

    “是有点失望。”

    暴雨玻璃花房那夜之后,她以为自己再没出现在越瑄面前,越瑄至少也会来问一下她,发生了什么。然而没有。除了最初的两天,谢平给她打过电话,让她到医院去看护越瑄。越瑄的反应,就好像她从未在他的世界存在过。

    果然是有智慧的男人。既然已经被拆穿,就不再做无意义的解释和挽回。心中应该是释然,是轻松,是无所谓,然而不得不承认,还有一股涩意,挥不去、咽不掉,空落落的。

    看到她脸上的神情,越璨眼底一黯。他深吸口气。车速放缓下来,在他的掌控中,桃红迈巴赫开得舒适平缓。过了一会儿,车内响起他低哑的声音:“我以为,知道了一切之后,你会远离他,会原谅我。”叶婴笑一笑:“是,我会远离他,会原谅你。”双手一紧,越璨震撼地扭头看她,迈巴赫顿时在道路上漂移,“嘀—!”,对面而来的车辆尖叫着躲闪!稳住车身,越璨苦涩地望向前方路况,说:

    “你骗我。”

    “所以,又有什么意义呢?”叶婴还是一笑,“我说的话,你不相信。你说的话,我也不相信。越瑄演技高深,你又何尝不是顶尖影帝的水准。”

    “……我从没骗过你。”

    “是吗,”叶婴笑着说,“那你前天晚上去接森明美回家,跟她说了些什么?又给了她些什么?”

    越璨僵住。

    他难以置信地哑声说:

    “你……”

    她笑容淡然:

    “大少,我总不能一直做傻瓜。你站在森明美一边,还是站在我一边,那是你的自由。我的事情,你想插手,还是不想插手,哪怕被你弄得我所有心血白费,那也是你的自由,是我自己实力不济。”

    心脏如同被冰冻。

    一寸寸蔓延结上冰霜。

    在她淡然无所谓的笑容中,越璨竟痛得再也无法出声。他心神恍惚地开着车,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喊了几声,才发现已经距离比赛的国展馆不远,被交换的黑色宾利正停在前面几米处的路边,孔衍庭倚着车身朝这里挥手。

    “让我下车。”

    解开安全带,叶婴笑容里带上嘲弄:

    “否则记者更要关注咱们四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没空关心今晚的比赛了。”

    沉默地将桃红迈巴赫在路边停稳,越璨伸臂为她打开车门。拎起背包,叶婴已经探出半个身子,想了想,又坐回来,似笑非笑地瞅向他,说:

    “如果想让我真的相信你,就用你的行动来表示。”

    越璨看着她。

    “我告诉过你的。”她笑容妩媚地凑过来,在他的脸颊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下,然后下车,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地向孔衍庭走过去。

    作为亚洲高级时装大赛中国赛区的场馆,国展馆今晚格外华丽辉煌,众多的记者们簇拥在入口处,满目皆是摄像机、照相机、话筒的海洋,各家新闻转播车和来宾的无数名车更是挤满停车场。

    今晚一共有十位国内的新锐设计师参赛。

    跟以往的时装发布会不同。一般时装周是由设计师们自己决定时间,在一周的时间内选择各自喜欢的地点举行。而今晚,因为有比赛的性质,所以全部集中在一起进行时装设计作品的发布,并且每位设计师只发布一组共十套高级时装。

    十位新锐设计师的作品全部展示完毕后,由大赛组委会邀请的十位国际知名设计师评判出哪位最有资格代表中国赛区,参加接下来的全亚洲的比赛。

    因此,今晚的时装发布还没开始,便已经弥漫出浓浓的硝烟味。

    傍晚六点钟左右,参赛的新锐设计师们开始陆续到场,有的设计师盛装出席,排场很大,有的设计师则T恤仔裤穿得很随便,有的设计师很谦逊,说自己只是来学习,有的设计师很自信,声称自己有信心打败获胜热门森明美和叶婴。快到晚上七点,叶婴出现了。连绵如光海的闪光灯中,叶婴拎一只巨大的背包,穿一件白色的丝质衬衣,一条黑色长裤,黑色长发在脑后束成如丝如缎的马尾。她姿态从容,笑容很淡,妆容也很淡,幽黑的双瞳犹如最漆黑的深夜,再加上淡色的双唇,整个人优雅、冷峻、有种颇有距离的专业感。

    与她并肩而来的是孔氏集团的小公子孔衍庭。孔衍庭穿着一身华丽的烙有花纹的礼服西装,他边走边对包围而来的记者们挥手,一双桃花眼笑得如春风流淌。记者们激动地纷纷发问:“叶小姐,您今晚要发布的设计作品是什么主题?”“叶小姐,为什么陪您一同出席的是孔衍庭,而不是您的未婚夫谢越瑄?”“叶小姐,您认为您和森明美之间谁胜出的几率更大?”“叶小姐……”面前无数话筒,每个话筒上都有各种五颜六色的台标,在亮如白昼的摄像灯光下,叶婴淡然一笑,边走边回答记者们说:“今晚,我要发布的设计作品的主题是……”

    “哗——!”

    突然,有记者一转头,惊呼出声,更多的记者们循声望去,震撼惊呆之情溢于言表!几乎没有记者再留意叶婴正在说什么,大部分记者已经朝那里冲去,只有少数几个记者还留在叶婴周围,面色古怪地向她投去同情的目光。

    挑了挑眉。叶婴慢慢转身,也看向那突然间犹如巨星来临的阵仗。

    果然。

    那是比巨星还要巨星的出场。

    仿佛是掐好了时间,比叶婴稍晚几步入场的,是一袭鲜红色曳地长裙的森明美!炫目的灯光中,森明美盛妆而来,白嫩的肌肤在鲜红色长裙的映衬下,美得娇艳欲滴,她笑容灿烂明媚,仿佛正热恋中的女人。

    但记者们蜂拥过来。并不仅仅是因为森明美本人。更是因为此刻陪同森明美出席的那两个男人!森明美的左手边—高大挺岳的男人,五官浓丽,气质狂野不羁,正是目前谢氏集团的实际掌舵人、经常出现在财经类新闻里的谢氏集团大公子,谢越璨。森明美的右手边—一辆电动轮椅,轮椅里是一位清峻的男子,膝上盖着一条格纹毛毯。他的面容略有苍白,但异常清丽,如同星光下开满白色蔷薇花的古老城堡中避世而居的贵族。有记者并不认得这位男子是谁,旁边的记者低声告知,于是惊呼声四起!

    谢氏集团的二公子。

    谢越瑄!

    神秘而低调的谢二公子,从不在媒体前露面的谢二公子,居然因为森明美今晚的参赛,而主动现身为她加油打气!

    “森小姐,今晚有谢氏两位公子一同陪您出场,真是盛况空前,请问到底谁是您的真命天子呢?”

    “森小姐,您有什么话想对叶婴小姐说吗?”

    “森小姐……”

    “森小姐……”

    “森小姐……”

    真是比狗血还狗血的场面!

    现场的记者们群情激动!

    森明美曾经与谢氏的嫡系公子谢二公子订婚,后又在谢二公子车祸重伤瘫痪时,与他解除婚约,同谢大公子相恋,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谢二公子最落魄时,名不见经传的叶婴横空出世,成为谢二公子的新任未婚妻,抢足了森明美的风头。

    但现在。

    在前任、现任未婚妻激烈角逐的今晚,谢二公子却选择陪同在前未婚妻森明美身边!难道真的旧情复燃了吗?还是说,叶婴一直不过是谢二公子的备胎,谢二公子的真爱始终是森明美。

    而森明美的现任男友谢大公子谢越璨也同时出现,这是争风吃醋,要展开双雄夺美的剧情吗?!

    一边是森明美满脸的灿烂笑容,她左手挽着帅气的谢大公子,右手陪着清峻的谢二公子,仿佛娇贵公主般被男人们宠爱着,甜蜜矜持,被记者们热烈包围。

    而另一边是被记者们冷落的叶婴。

    现场组委会的工作人员不禁对叶婴生出几分同情,走过去,轻声说:“叶小姐,请跟我来。”

    即使她的视线望过去,轮椅中的越瑄也从始至终没有看过她一眼,叶婴自嘲地笑了笑,将指间的黑色钻石扭过去,掌心一阵刺痛!

    “叶小姐,您的未婚夫谢二公子选择陪伴森明美小姐,为森明美小姐加油打气,您有什么感想?会影响今晚你的比赛吗?”一位记者匆匆追过来,话筒对准叶婴。

    孔衍庭哈哈一笑。

    他伸臂搂住叶婴的肩膀,笑眯眯地对记者说:“我的感想是,谢天谢地!我终于可以追求我挚爱的女神叶婴小姐了!”

    被媒体记者们狂热包围的中心,森明美眼角余光扫到风流倜傥的孔衍庭拥着叶婴随工作人员离开,心里冷哼了一声。不过,跟她身边的越璨和越瑄比起来,那孔衍庭完全不够看。

    麻雀就是麻雀。

    自不量力。

    自取灭亡。

    今晚,她就要让叶婴彻底无法翻身!

上一页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