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正文

第十一章

    几乎完全一模一样的参赛时装,这是赤裸裸的抄袭!是毫不掩饰的抄袭!

    大赛的后台热闹而忙碌。

    出场的顺序已经事先由抽签决定了,不知是否有特殊的安排,比赛的两大热门设计师,森明美与叶婴,恰好排在出场的第九位与第十位。现在晚上七点,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小时,叶婴踏进后台,看到一排排的移动衣架上挂满了时装,前面几位设计师的模特们已经梳化完毕,一个个美丽婀娜,聚在一起嘈嘈杂杂忙碌地试穿衣服。

    “小心!”

    有人匆匆忙忙推着移动衣架!

    “请让一让!”

    有人抱着一顶顶的帽子喊!

    到处是人。

    叶婴从混乱的人缝之间穿过去。

    地上几只巨大的纸箱子,乔治已经把里面的时装逐一拿出来挂好、熨烫,扭头见她过来,他扬手吹声口哨打招呼,用手里的蒸汽熨斗继续熨平一套色彩艳丽时装的细褶。

    “叶小姐!叶小姐!”拿着手机,翠西一眼看到她,立刻满头是汗地冲过来:“司机说,车在半路突然坏了!模特们现在还没过来!怎么办?怎么办?!”“车坏了?”孔衍庭难以置信。比赛快要开始,模特们却无法赶到,这是开玩笑吗?“不是让她们提前两个小时到吗?怎么现在才出发?”挑了挑眉,叶婴问翠西。上次彩排的时候,梳化方案已经订好,此刻几位发型师和化妆师都到了,正百无聊赖地各自玩手机。

    “是啊!”翠西急得快哭了,“都已经约好了时间,模特公司下午突然说要带她们去拍个平面,我怎么说都不行!模特公司说一定不会耽误今晚的比赛,谁知道居然会这样!”

    “为什么不通知我?”叶婴挑眉问。

    “……我,”翠西哭着说,“……我以为耽误不了,模特公司的经理一直拜托我,赌咒发誓绝对耽误不了的……他们怕你知道了会不开心,所以拜托我不要告诉你……叶小姐,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车现在哪里?你派车过去接了吗?”

    “……我刚才才知道,”翠西哭得身体开始颤抖,“……车是坏在郊区,她们打不到车,就算我们现在马上派车过去接,也来不及了啊!怎么办,叶小姐……”

    叶婴冷冷看着她,说:

    “是啊,你说怎么办。”

    “……叶小姐!”

    翠西哭得满脸泪水,她整个人摇摇晃晃,脸色惨白。她知道,每套时装都是根据每个模特的不同身材进行了最后的修改,如果模特们不能及时赶到,即使能临时换一批模特,衣服也来不及调整,会影响整体效果。更别说临时找来的模特没有进行过彩排,对音乐、节奏、灯光的整个流程都十分陌生。

    她是罪人!

    她毁掉了叶小姐今晚的比赛!

    谢氏集团是本次亚洲高级时装大赛主要的资助方之一,组委会专门预留了单独的VIP休息室。越璨推着轮椅中的越瑄进入休息室时,两人的特助谢沣和谢浦已经等候在内,一个站在角落,一个站在窗边,室内的气氛凝滞而古怪。

    森明美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一条短信,她看完后,脸上露出甜美的微笑,亲昵地对越璨说:“璨,我要过去准备了。”然后她又蹲下来,担忧地对越瑄说,“瑄,你的身体还没恢复,今晚一定不要累到了,否则我会……否则我不知该怎么向伯母交代。”

    森明美依依不舍地走向门口。

    直到越璨似笑非笑地向她保证,他会照顾好越瑄,她才娇嗔地哼了他一声,关门离开。笑容渐收,森明美又拿出手机,再翻阅了一遍那条蔡娜发来的短信,“宝贝,搞定了!”

    里面附有一张照片。

    暮色中,一辆大巴停在偏僻的郊外,模特们满脸焦急,有人着急地打电话,有人站在路边试图挥手招车,模特们脸上都带着半残的妆,却并不是彩排时叶婴为她们敲定的妆容。

    繁忙的后台准备区。

    灯光明亮,嘈杂拥挤,人来人往,各种各样的声浪,每个人都忙着自己手头的事情。前两位将要出场的设计师已经基本准备完毕,他们惊奇地发现,获胜热门设计师叶婴的准备场地里直到现在还一个模特也没有!

    “叶,你的模特呢?”

    忙里偷闲,出场顺序是第二位的设计师雷克走过来,关心地问正一脸冰霜的叶婴。私下里,他颇为欣赏叶婴,尤其觉得叶婴的“拥抱”系列简直是才华横溢的天才设计。

    “……”不安地看向雷克,翠西满脸泪痕,嘴唇颤抖。耸耸肩膀,孔衍庭颇为无奈地说:“模特没来。”雷克震惊极了:“模特没来?!”他的声音引得周围的几个设计师也围过来,惊奇地询问这不可思议的场面。临场没有模特,这对于一场时装秀意味着什么是一清二楚的,更何况今晚是比赛,每个设计师都错愕极了。

    “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一个温婉甜美的女声响起,声音里有诧异,还有几丝怀疑。众设计师都颇为熟悉这个声音,看过去,果然是森明美。似乎刚才已经听到了叶婴这里发生了什么,她盯着叶婴,表情惊讶地说:

    “没有模特,那你怎么比赛呢?”是啊,那叶婴今晚怎么比赛呢?众设计师心情不一,有人低声议论,有人开始安慰叶婴。“等我的模特们走完秀,就让她们再帮你走,”想了想,雷克热心地对叶婴说,“时间赶一赶,也许来得及!”森明美扫了雷克一眼:“雷克,你真是好心肠,可你的模特们未必能穿上她设计的衣服。”说着,她又遗憾地对叶婴说:“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如果不想参加比赛,你可以直说,有很多设计师想要得到这个机会。今晚的比赛我盼了很久,我可不希望,因为你临时出的‘意外’而使得胜出者的荣誉被打折扣。”

    “雷克,多谢。”没有理会森明美,叶婴对雷克说,然后望向突然有声浪涌来的后台入口,淡淡说:“不过没关系,我的另一批模特们已经来了。”

    一群莺莺燕燕的模特们热闹地踏进后台,她们一个个身形修长,头发和妆容也已经是完成的。她们的目光逡巡着,看到手持熨斗的乔治,立刻挥着手兴高采烈地赶过来!

    翠西呆住。结结巴巴,她不解地看向这些如同从天而降的模特们,又看向叶婴:“她们……她们是……”

    “叶小姐准备了两批模特,”自高转椅上回身,乔治嘻嘻笑着说,“彩排也进行了两次。叶小姐说,看哪批模特的状态好,今晚的比赛就用哪批。这两批模特的身材也都基本一样,所以谁穿都行。”

    身体僵住,森明美狠狠咬紧嘴唇!

    “……我不知道……”

    翠西呆滞。

    “你是不知道,”让叽叽喳喳的模特们立刻去换衣服,乔治说,“有一天你请假了没来,叶小姐让我负责她们,彩排也是我一个人去的。”

    “……你也不告诉我一声,”翠西尴尬地说,看了眼森明美冷然离去的身影,又看向已开始与造型师们交流的叶婴,“……那我刚才就不用那么着急了。”

    “哈哈,”乔治斜睨她说,“吓一吓你,下次你才不敢再在这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见模特的事情已经解决,孔衍庭跟叶婴耳语几句,先离开了。而雷克和其他几位设计师的注意力被叶婴的模特们正在穿的衣服吸引了过去!

    “这是……”

    看到模特们将那些衣服穿在身上,雷克有点难以相信自己,他看了看,又看了看,忍不住走得更近些去看,从其中一个移动衣架上取下一件。

    那、那是一套裤装。

    不。

    那不仅仅是一套裤装。如果是裤装,虽然在高级时装里不是很常见,但也没有到令人惊奇的地步。

    这是一套连衣的裤装!

    不,这一整个系列全都是连衣的裤装!

    雷克和其他几位设计师又惊又奇。连衣裤是已有的服装样式,多用于童装,或者用于保护身体的工作装,而竟然,叶婴将它拿来作为本次亚洲高级女装大赛的参赛系列吗?但更让他们惊奇的是—虽然模特们还没有完全将它们穿好……“天哪……”“叶小姐……”雷克与几位设计师们震撼得无法言语。忙碌嘈杂的后台。新赶到的模特们陆续穿好叶婴的参赛系列时装。感受到这里异常的气息和氛围,周围的人们也纷纷将视线投过来—咝……与震撼石化的设计师们一样,后台准备区几乎所有的人,无论是发型师、化妆师、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还是其他的模特们,全都如傻住了一般。

    将模特背后的拉链轻快地拉上,乔治得意地扫视这些看呆住的人们,他一直觉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叶小姐设计图稿时目瞪口呆的表情蠢极了,现在看到他们的表情,顿时得到了某种心理平衡。不是他们蠢,而是叶小姐简直是来自星星的非人类!

    突然寂静下来的诡异。

    同样正在后台做准备工作的森明美抬起头,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在突然寂静的灯光明亮中,从混乱交错的人缝间,她看到了叶婴。从一个巨大的背包中,叶婴拿出一条光芒璀璨的项链,戴在一位短发模特的颈间,她仿佛对周围的反应毫无察觉,又或者毫不在意。

    森明美心中冷哼。她不相信叶婴是真的对那些设计师眼中的震撼与崇拜毫不在乎。只不过是会装而已,故作高傲冷漠,以为摆出一副神秘淡定的模样就能够收获更多的追捧。放心,叶婴,我会让你装不下去的。抿紧嘴唇。森明美目光森然。不知是否心灵感应,叶婴将模特颈间的项链整理完毕,回眸淡淡看了眼距离着纷乱人影的森明美。美丽的双眸幽深如黑潭,闪着寒意,闪着嘲弄,淡淡轻蔑地看了眼森明美。森明美顿时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叶小姐!”

    雷克从震撼中晃过神,激动地对叶婴说:

    “这是你今晚参赛的作品吗?简直难以置信!你居然可以将连衣裤的设计进行如此改造!这将是今晚最震动人心的展出!”“哦!真是大胆的想象!有勇气的革新!”“灵感来自于什么?”“多么有想象力的设计啊,叶小姐,我衷心地钦佩你!”虽然心情有些复杂,但看到如此精彩的设计,其他设计师们也忍不住激动赞叹!

    那边,看到叶婴被热情的众参赛设计师们包围着赞美,森明美咬紧牙关,她看了下腕表,晚上7点35分。廖修和琼安应该来了。有些坐立不安,森明美的目光投向后台入口。一会儿,似乎听到门开的声音,然后,是一排排移动衣架的轱辘声,轱辘声先是几乎被淹没在后台喧嚣的声浪里,渐渐的,有几声诧异的抽气,一排排的移动衣架从人群中穿过,廖修和琼安一前一后护着那些被熨烫得光彩夺目的衣服们,而周围的抽气声越来越大!

    “oh!Mygod!”

    模特瞪大眼睛!

    “这怎么可能!”

    设计师惊得捂住胸口!

    在拥挤的后台,推着一排排移动衣架,看到经过的每个人皆是一副震惊莫名的表情,廖修和琼安互视一眼,非常错愕。两人知道森明美今晚的参赛作品十分精彩,一亮相必定会引起众人的惊叹。可现在,大家的表情并不是惊叹。

    而是—

    跟见了鬼似的!

    “Shit!”

    瞪着那一排排正在走进的移动衣架,乔治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上帝啊,是疯了吗?!他怎么看到,廖修和琼安正在推过来的那些移动衣架上,挂着的那些衣服,跟他身边的这些衣服—

    几乎—

    一!

    模!

    一!

    样!

    同样是连衣裤!

    一套套简直完全相同的剪裁!

    甚至连色彩都如出一辙!

    咒骂一声,乔治飞冲过来,难以置信地一套套翻看森明美拿来参赛的这个系列,越看,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忍不住大骂:

    “Shit!这是抄袭!”

    这时廖修和琼安也看到了已经穿在模特身上的叶婴参赛作品,两人也是脸色大变!

    不!

    绝不可能!

    绝不可能两个设计师会同时拿出几乎完全一模一样的设计,相似度高达90%以上,这绝不是灵感撞车可以解释的!

    抄袭。这两个大字如同明晃晃地悬浮在亮如白昼的后台上空!

    空气瞬间凝固。

    在最初的震惊和诧异之后,现场突然静得鸦雀无声。在场所有的设计师、助理、模特,甚至包括化妆师、造型师、工作人员和每一个打杂路过的人,都已经嗅觉敏锐地明白过来—

    抄袭!

    在亚洲高级时装大赛,在最为热门的两个新锐设计师森明美和叶婴之间,居然出现了,赤裸裸的、肆无忌惮的、毫不掩饰的抄袭行为!偌大的后台此时静得诡异,静得压抑,静得仿佛一根发丝的掉落都会点燃一场大战!每个人都惊疑不定地将目光投向看起来似乎同样震惊的森明美与叶婴。

    长长的T台。华丽璀璨的灯光。盛装华服的来宾们陆续入座。今晚的中国区亚洲高级时装大赛有足足十几位当红的女明星前来捧场,每位女明星都挖空心思,努力展现自己的前卫时髦。而其中潘婷婷的装束最为引人注目。她穿着甜美的黑白波点短裙,上身搭配西服外套,留着中长的爆炸头,戴一顶蓝色时尚潮帽,整个人看起来时髦靓丽,她坐在第一排的前方,令其他女明星们黯然失色。“婷婷,你今晚好出色。”身旁的一位女明星颇为大度地赞美她,潘婷婷也娇笑着赞美回去。自从上次劳伦斯颁奖礼之后,她将几乎所有重要场合的时装造型都交给叶婴工作室,叶婴工作室也每次都没有令她失望,使她完全改头换面,一跃成为穿衣最有品味的女星之一,手头接到的广告和代言如潮水涌来。

    “哦!”

    眼尖地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潘婷婷低呼一声,顾不得跟身边的女星寒暄,起身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几步赶过去。熙攘交错的人影中,越璨一身墨色丝绒礼服,身型巍峨如山岳,他正看向手机,神色中有抹近乎残酷的冷漠。

    “大少!”

    挽住越璨的胳膊,面对媒体记者们瞬间纷纷举起对准她拍照的无数相机,潘婷婷一边娇笑着摆出一个个pose,一边亲热地对收起手机的越璨说:

    “好久没见你了呢!今晚的比赛谢氏是最大的赞助方,我猜你就会出席,果然没错呢!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来呢!你的位置在哪里?我跟你坐一起,好不好呢?”

    说着,潘婷婷拉住他,堂而皇之地坐在第一排正中间他的位置旁边,完全不顾那里放着“谢越瑄”的名字。在媒体记者们继续狂拍的闪光灯中,越璨敷衍着叽喳不停的潘婷婷,忽然感觉一道阴森的视线从对面观众席投来。

    对面第三排。

    偏僻的阴影位置。

    眉宇间带着阴森的狠戾,一身黑色皮衣的蔡娜正阴狠狠地瞪向他,目光里有着说不尽的恶意。而越璨的视线刚投过去,蔡娜已如暗影般消失在黑暗处。

    满场灯光暗下。

    只余一排排射灯打向长长的T台。

    “评委们来了!”

    潘婷婷拉紧越璨低呼。

    在主持人隆重的介绍中,今晚大赛的十位评委走上T台,接受满场来宾的欢呼和掌声。刚刚结束在马来西亚赛区的评审工作,十位评委神采奕奕,进行了简短的发言后,便一字排开入座在潘婷婷的身旁。潘婷婷顿时觉得荣耀翻倍,坐姿更加婀娜,媚眼看向越璨,他的位置果然是最好的!

    前面阵阵的声浪传入后台。

    “再有十分钟,第一位设计师准备进场!”

    手拿流程表,有工作人员匆匆跑进后台通知说,一抬头,看到里面的情景,他大吃一惊!原本热闹喧嚣繁忙拥挤的后台,此刻却如同被冻凝了一般,在场所有的人全都表情诡异地望向同一个地方—定格般的静止中。黑瞳如潭,叶婴的目光淡淡扫过廖修身前的那排移动衣架,扫过挂在那上面一件件跟她的设计如出一辙的高级女装,然后她挑了挑眉毛,看向隔着人群几米处的森明美。

    森明美却是脸色大变。

    她娇躯颤抖,难以置信地站起身,死死盯着叶婴那些已经换好比赛时装的模特们,她摇摇欲坠地走过来,胸口剧烈起伏着!

    人群为她闪出一条直通往叶婴的道路。“你—”面容雪白,森明美颤抖着手指叶婴,双目充满震惊和愤怒:“—你居然抄袭我!你偷了我的设计稿,对不对?!”

    周围人群“轰”地一声,低声议论起来。

    “原来如此。”

    在众人怀疑的目光中,叶婴恍然一笑:

    “难怪,原本你是最后一个压轴出场,后来却一定要跟我换,一定要比我先出场。森明美,是你抄袭我的设计。你不要以为恶人先告状,比我先走秀,就可以颠倒是非,混淆视听!”

    “你—”

    森明美气得双目含泪,身体颤抖:

    “叶婴,你欺人太甚!你偷了我的设计稿,抄袭我的设计,现在又想倒打一耙!你做了那么多卑鄙无耻的事情,为了谢氏,为了瑄,我一直隐忍!可你越来越变本加厉,越来越肆无忌惮!今晚这么重要的比赛,你居然就敢堂而皇之地偷窃我、抄袭我!你真的以为我软弱到可以任你随意欺负吗?!”

    这番话蕴含深意。众人窃窃私语,投向叶婴的视线更多了几分审视。

    “森小姐,这、这也许是误会……”苍白着脸,翠西惊慌失措地挡在叶婴面前:“……我相信叶小姐不会做出抄袭的事情,应该只是巧合……”廖修摇头,沉声说:“不,这不可能是巧合。”几乎完全一模一样的参赛时装,这是赤裸裸的抄袭!是毫不掩饰的抄袭!是性质非常恶劣的抄袭!

    “还不知道是谁抄袭谁呢。”从刚才的愤怒中冷静下来,乔治抱臂而立,嚼着口香糖冷哼说,“叶小姐的设计一向才华横溢,倒是森小姐的设计嘛……”

    “乔治!”琼安不悦,“请你说话慎重!”

    “乔治……”

    翠西慌张地扯住还想继续的乔治,急得眼泪都快下来,她慌张地又望向叶婴,却发现叶婴唇角竟依旧噙着一抹淡笑。

    “森明美。”

    在后台亮如白昼的灯光下,在四周人群的注视中,叶婴淡淡笑着,毫不在意此刻森明美脸上的任何表情。漆黑的眼底有淡淡的怜悯之意,她探首过去,在森明美的耳畔,用极低的声音说—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优雅的音乐。

    迷离变幻的光线。

    长长的T台上,走出一个个模特,她们身穿华装美服,摇曳生姿,华丽的美裙上或是缀满水钻、或是点缀宝石,在色彩瑰丽的射灯下美得如梦如幻。

    阵阵热烈的掌声从两旁观众席响起!

    第一排正中间,评委们认真地观赏着,不时做些记录,不时互相交流。十个评委们来自不同的地方,韩国、日本、新加坡,香港,台湾,还有组委会特意邀请的来自法国、意大利的时尚评审。

    结束了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分赛区的选拔后,他们对今晚中国赛区的比赛颇有期待。

    前些年,随着经济实力和消费能力的大幅提高,中国的时装设计在世界范围内异军突起引人注目。尤其是设计师鬼才之称的莫昆大师横空出世,他创立个人品牌“JUNGLE”,设计风格狂野大胆,被国际时尚圈热烈推崇。在莫昆突然自杀身亡之后,他的助理设计师森洛朗继承了“JUNGLE”品牌,也在国际时尚圈继续占据一席之地。

    而这两年,中国的时尚圈却比较沉寂,鲜少有设计师再拿出令人瞩目的作品系列。前阵子传出森罗朗去世的消息,更使得中国时尚圈失去一位重要人物。

    所以,今晚的比赛,能不能够有才华横溢的新锐设计师脱颖而出呢?

    随着音乐与掌声,前三位参赛设计师的作品已经展示完毕,每个系列都是美轮美奂、奢华如梦,各种水钻、羽毛、珍珠、宝石、蕾丝被毫不吝惜地大规模使用,在T台华丽的灯光下辉煌璀璨!

    “啪!啪!”

    同观众席的所有来宾一样,潘婷婷欣喜地鼓掌,近几年来,国内时尚圈的设计水平同法国、意大利的差距越来越近,新锐设计师们有的作品拿出去,甚至会被误认为是某些国际大师的设计。

    只不过。

    她希望能更好!

    不仅仅是跟随国际时尚,而是能够超越时尚,创造时尚,使得她和其他的女星们可以更加从容自信地选择国内设计师的作品,能更加骄傲自信光彩照人出现在国际舞台上!

    前三位设计师的作品虽然美丽,却达不到这种效果。不过,今晚潘婷婷是满怀期待的,排在第九和第十位最后出场的森明美和叶婴是被大家寄于了深切厚望的设计师。尤其叶婴,现在的潘婷婷真心佩服她,崇拜她,希望她能在今晚的比赛中取胜。

    想到很快就会出场的森明美和叶婴,潘婷婷不由想起上次的劳伦斯颁奖礼之争。

    “大少,这次你是希望森小姐取胜,还是叶小姐取胜呢?”

    媚眼如丝地飘过去,潘婷婷却发现身旁的越璨并没有在看T台上模特们的走秀,也没有听她说话。观众席第一排的中间,迷离变幻的光线中,越璨神情肃凝,浓眉下一双深目定定投向媒体记者区。

    那里仿佛有一阵骚动,很多记者甚至放下手中的相机,交头接耳低声传递某个消息,一个个记者脸上流露出震惊的表情。“好像有什么大新闻。”混合着烟草气息的男人味道沁人心脾,潘婷婷心中一荡,忘记了大少不喜欢被人亲近的忌讳,贴近他脸颊,凑趣地说。没理她,越璨拧眉避开。再望过去时,媒体记者区的记者们神情诡异而兴奋,有些已经抬着摄像机、拿着话筒匆匆往后台方向跑!手指在膝上握紧成拳,越璨下颌紧绷,仿佛强忍着某种情绪。

    后台继续明亮而繁忙。“怎么办?”苍白着脸,翠西惊慌不知所措,两眼蓄满泪水。比赛已经正式开始,原本以为稳操胜券的参赛系列却被发现同森明美的设计撞车,哦,不,不是撞车,是被认为是“抄袭”!“啊,有记者来了……”翠西的声音更加颤抖,她看到闻风而来的记者们已经涌进后台的准备区,将森明美包围住。在记者们的包围中,森明美凛然而立,言辞似乎激烈,不时向这里投来蔑视和谴责的目光,记者们难掩神情中的错愕和激动,有几台摄像机的镜头开始对准叶婴。翠西急坏了,她拉住正在为模特进行配饰的叶婴,两眼含泪地低喊:

    “叶小姐,叶小姐……”手肘被扯住,叶婴蹙眉,示意模特换上另一双鞋,然后耐住性子问翠西:“什么事?”“……”,翠西呆怔地傻住,眼看叶婴快要不耐烦了,才猛吸一口气,颤抖地说,“森小姐说我们抄袭,怎、怎么办?

    你看,记者们也来了!今晚的比赛……”叶婴挑了挑眉,问:“今晚的比赛怎么?”“……今晚的比赛,我们还要继续吗?”眼看着有几个记者采访完森明美,正向这边走过来,翠西死死拽住叶婴的胳膊,脸色苍白,眼神惊惶。“你发烧了吗?!烧坏脑子了吗?!”乔治也听到了,他一脸受不了地冲翠西吼:“为什么不继续比赛?!又不是我们抄袭森明美!摆明了就是森明美抄袭我们的设计!如果有人退出,那也应该是森明美,而不是我们!”

    “可……可是……”翠西绝望地说,“……没有人会相信我们的……”她身体颤抖,泪水淌下,“……叶小姐没有任何根基,大家都只会认定是叶小姐抄袭……如果现在我们退出比赛,再跟森小姐好好说一说,也许会没事的……否则……否则……”

    “你真是疯了!”

    乔治气得爆出一串粗话!

    “翠西,”将翠西颤抖痉挛的手指从自己的胳膊拉下去,叶婴淡淡地说,“你觉得我抄袭了,是吗?”“……”呆怔着流泪,半晌,翠西才恍惚地摇头:“不……可是……只是……”

    “很好。”叶婴正色对她说,“翠西,如果你认为我确实抄袭了森明美,你现在就可以去告诉那些记者。如果你没那么觉得,要么,请过来一起帮忙,要么,请到旁边去惊慌害怕,只是—”

    叶婴的眼神转冷。

    “—请不要干扰我的比赛。”

    人来人往,繁忙喧嚣,翠西呆怔地坐在一个角落,一个个人影在她面前来来往往。一段段音乐,一阵阵掌声,从前台传来。渐渐的,后台的设计师越来越少,模特们越来越少。

    灯光明亮而刺眼。

    翠西呆呆望着那边忙碌的叶婴和乔治。叶小姐正在对等待出场的模特们交代着什么,她还是那么镇定冷静,仿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仿佛即使天塌下来,都可以淡然地面对。刚才,当记者们采访完凛然被侵犯的森小姐,前来询问叶小姐时,叶小姐也笑容冷静,说,先专心准备比赛,随后她会统一回答这些问题。

    叶小姐……

    可是,叶小姐不明白那究竟会有多可怕。双手冰凉,翠西苍白着脸,一阵阵颤抖。她喜欢叶小姐,崇拜叶小姐,她深知叶小姐的才华,她深知叶小姐是无比骄傲的。可是,很多时候,真相并不重要。

    后台渐渐变得空荡。

    翠西呆呆望去,看到森明美已经换好一袭华丽的单肩橘红色长裙,裙型紧裹,酥胸半露,凸显出身体曼妙的曲线,长长的鱼尾状裙摆拖曳在地上,她的颈间一条光芒璀璨的钻石项链,流光溢彩,美丽耀眼,整个人如同矜贵的公主。森明美的模特们陆续从翠西身前经过。一个个身穿—同叶婴的参赛作品几乎完全一样的连衣裤。从款式。到色彩。到出场顺序的编排。几乎完全,一模一样。翠西脸色惨白,连呼吸的力气都失去了,她僵坐在那里,眼睁睁看着森明美高昂着头,带着她的模特们走出后台,走向比赛现场的T台。直到森明美和那些模特身影消失,翠西绝望地,迟缓地望向叶婴。

    如果叶小姐不改变决定。

    今晚的比赛,将会成为一场灾难。

    随着第八位参赛设计师的作品展示完毕,长长的T台,光线沉暗下来,音乐变得舒缓。在这间隙,两旁的观众席变得格外兴奋起来,望向T台的尽头,她们目光殷切,互相低语。

    今晚比赛的高潮即将来临。

    最后两位出场的设计师是森明美与叶婴!

    “哦,明美要上场了!”观众席第一排中央,潘婷婷也伸长了脖子,她语调轻快地说着,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扭头打量越璨,潘婷婷发觉他下颌紧绷,面色比刚才还要阴沉,丝毫没有未婚妻即将登场的期待感。

    长长的T台。

    一道强烈的白光,主持人手持话筒走上来,用华丽沉厚的声音介绍将要第九位出场的新锐设计师森明美小姐。从她的父亲森洛朗大师,到她继承的莫昆大师的品牌“Jungle”,从她的海外名校背景,到她设计出的深受欢迎的作品,主持人的介绍简短有力,在堆积力量般的音乐鼓点中将气氛推向高潮!

    “现在—”

    “让我们来欢迎—”

    白光中,主持人侧身挥手向T台的尽头,拖出长音,声调华丽,撼动全场!

    “森—明—美—小姐!”

    观众席最阴暗的过道入口。

    黑色皮衣,男人般的短发,蔡娜没有看向T台,而是藏在阴影里,目光阴测测地扫过满场。观众席第一排,大少越璨面无表情,装扮时尚前卫的潘婷婷整个人依偎在他的肩头,简直像一对情侣。

    蔡娜冷嗤一声。

    阴冷的目光将满场每一个地方都扫到了,也没看到叶婴名义上的未婚夫,那个坐轮椅的残疾男人。

    音乐大起!

    T台上瞬间万千道光芒!

    在无数台摄像机的镜头前,在媒体记者们诡异的兴奋里,在相机的闪烁出的光海中,长长的T台上,先是模特美丽的剪影摇曳出来,然后,踏着音乐与灯光的华丽节奏,第一个模特走出,第二个模特走出……

    “哗——!”

    掌声和欢呼如热烈的海洋,即使那声音是从前台传来,依旧震天动地,将寂静的后台淹没!哪怕只有最简单的想象力,也能够听出此刻的比赛现场是如何轰动!

    偌大的后台只剩下一支参赛队伍灯光惨白。

    听到那铺天盖地般的掌声,乔治怒气冲冲地嚼几下口香糖,“呸”地一声,吐进垃圾桶里!模特们不安地面面相觑,她们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她们从未遇到过的诡异局面。互相使了个眼色,一个模特犹豫着站出来,对叶婴说:

    “叶小姐,这场秀我们还要走吗?”

    “当然。”

    叶婴一边拿出一双高跟鞋换上,一边对她们说:“你们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知道为什么选你们吗?”

    模特们不解。

    是的,她们并不是最当红最热门的。能够被炙手可热的设计师叶婴选中走秀,她们很是欣喜了一阵子。

    “因为你们不是嫩模,你们全都是老模,身经百战的老模。我相信你们能够压得住场子,即使前面刚刚有人走过一模一样的一场秀,以你们的经验和沉稳,你们也能够比她们走得更好!”叶婴淡淡一笑,“我也相信,你们很明白,这一场秀将会被媒体拿出来,同刚才森明美的那一场反复比较。是要扬名立万,还是要相形见绌,你们如此聪明,想必不用我多说。”

    “是,叶小姐!”

    模特们的站姿顿时一个个挺拔婀娜!

    “来吧,让我们出场。”

    站在模特们的最前面,叶婴轻吸口气,率队走向后台通往前台的通道,中间路过翠西,翠西茫然呆怔地看着她们,直到乔治一把将她抓进队伍的最后。

上一页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