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时光之轮》->正文
第二部 号角狩猎 第三十六章 巨灵长老

  菊银带着众人穿过巨灵镇子时,岚看着洛欧越来越紧张。

  他的耳朵跟他的背脊一样僵硬;每次有其他巨灵看向他,特别是妇女和女孩时,他的眼睛都睁得更大,而且,看样子确实有不少女性注意他。他的样子像是在走向刑场。

  长胡子菊银向一道朝下的宽阔台阶做一个请的手势。台阶通往一个长满青草、比起他们目前见过的其他任何土墩都大许多的土墩;它几乎是靠着一棵树王而建,为了实用的理由,建得向座小山。

  洛欧,不如你在外面等我们吧?岚建议。

  长老们菊银开口道。

  可能只是想见我们其他人类而已。岚接上。

  他们没什么理由要见他。马特补充。

  洛欧猛点头。是的。好,我想有不少巨灵妇女在看他,从白发的祖母到跟迩妮一般大的年轻女孩都有,她们聚在一起议论纷纷,眼睛却都盯在他身上。他的耳朵抽搐着,看了看台阶底下那扇宽阔的大门,还是点了点头,是的,我在外面坐坐好了,我可以看书。就这样。我看书。他在外套口袋里乱翻,掏出一本书来。那书在他的手里显得很小。他在台阶旁的一个小土堆上坐下来,眼睛盯着书本,我会坐在这里看书,直到你们出来。他的耳朵在抖动着,似乎能感觉到女巨灵们的目光。

  菊银摇摇头,耸耸肩,又朝台阶做请的手势。请你们下去吧。长老们在等你们。土墩里的房间巨大而无窗,是按照巨灵的尺寸建造的,粗壮的横梁架起的天花板高达四班有多;光从大小来看,足以当一座宫殿了。正对着大门有一个高台,七个巨灵坐在上面,相形之下,房间显得稍微缩水,不过,岚依然觉得自己宛如身处巨大山洞。暗色地面由形状不规则的巨大石头砌成,很平整,灰色墙壁如同一面粗糙的悬崖壁。屋顶的横梁,虽然经过粗略的削砍,但似乎是由巨大树根做成的。

  除了维琳坐着的那张面对高台的高背椅子之外,屋里唯一的家具就是长老们所坐的刻有藤蔓的沉重椅子。正中间的女巨灵所坐的椅子比起其他巨灵的稍微高些,她的左边坐着三个长胡子男巨灵,穿着宽摆长身外套;她的右边坐着三个女巨灵,穿着跟她相似的裙子,从领口到裙摆绣满鲜花藤蔓。所有巨灵都拥有一副苍老面容和一头纯色白发,甚至连耳朵上的穗状茸毛也是白色,都拥有一种如大山一般的威严。

  胡林毫不掩饰地对着他们张口结舌,岚觉得自己似乎也是目瞪口呆。即使维琳也没有长老们巨大的眼中流露的如此睿智的光芒,摩菊丝也没有如此权威的气势,茉蕾也没有如此平静的安祥。当大家都还扎根一般呆站着时,英塔第一个鞠躬了,姿势跟岚认识他以来见过的一样正式。

  我是阿娜,众人终于在维琳旁边坐下之后,坐在最高椅子里的女性巨灵说道,是苏扶灵乡长老之中的大长老。维琳已经告诉我们,你们需要使用这里的捷路门。从暗黑之友手中夺回瓦勒尓之角确实是非常重要,然而,一百多年以来,我们,不论是这里,还是任何其他灵乡的长老,都没有容许过任何人走进捷路。我要找到号角,英塔愤怒地说道,我必须。如果您不容许我们使用捷路门维琳看了他一眼,他住了口,却仍然黑着脸。

  阿娜露出微笑,不要这么着急,石纳尓人。你们人类从来都不花时间思考。只有在冷静时做出的决定才是可以肯定的决定。她收起微笑,变得很严肃,但她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平静,捷路的危险不是用你手中的剑能够抵御的,它不是冲锋的艾尔人,也不是半兽人。我必须告诉你们,使用捷路不但要冒死亡或者发疯的危险,而且很可能会付出灵魂的代价我们见过墨噬心了。岚说道,马特和珀林也附和。可他们无法装出热切希望再做一次的表情。

  如果有需要,我会追号角追到刹幽古去。英塔坚决地说道。胡林只是点头,似乎表示自己同意英塔的话。

  把查哑带来,阿娜下令,留在门边的菊银鞠了一躬离开了,光有道听途说是不够的,她对维琳说道,你们必须亲眼去看看,用你们的心去了解。众人陷入不安的沉默中,直到菊银回来,他的身后跟了两个巨灵女子,带着一个黑胡子的中年巨灵,使众人更加烦乱。那个巨灵脚步蹒跚,仿佛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自己的双脚。他面容松垮,没有任何表情,空洞的大眼睛一眨不眨,既非凝视,也非张望,甚至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其中一个女子温柔地擦去他嘴角淌下的口水。她们拉住他的手臂,让他停下;他的脚向前伸出,犹豫,然后,噗地一声落回原处。他似乎对站立或者走动毫无意见,或者,至少是不在乎。

  查哑是我们之中最后一批走过捷路的巨灵之一,阿娜柔声说道,他出来之后就是你们眼前这个样子了。你愿意碰碰他吗,维琳?维琳久久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站起来走向查哑。她伸出双手按在他的胸前,查哑对她的触碰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闪闪眼睛都没有。维琳尖锐地嘶了一声,猛地收回双手,抬头看看他,然后猛地转过身面对长老。他是空的。这副身躯活着,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每个长老脸上都露出难以承受的哀伤。

  什么都没有,阿娜右边的一个长老轻声说道。她的目光里似乎承担着查哑再也无法感到的所有痛苦,没有意识。没有灵魂。查哑的一切都已经从他的身体里消失。他是一个很好的树歌手。一个男巨灵叹道。

  阿娜挥挥手,那两位巨灵女子扳过查哑的身体,带他离开;她们不得不先搬动他一下,他才开始迈步。

  我们知道这些危险,维琳说道,但是,不论要冒什么危险,我们都必须跟着瓦勒尓之角走。大长老点点头。瓦勒尓之角。我不知道,它落在暗黑之友的手里算是最差的消息,还是,它的重现于世才是。她低头看看其他长老;每一个长老都依次点了点头,其中一个男长老犹豫地捋了捋胡子才答应,很好。维琳跟我说,时间紧迫。我亲自带你们去捷路门吧。岚的心中正感觉半是松了口气,半是恐惧时,她又说道,你们带着一个年轻的巨灵。洛欧,哈兰之子阿仁之子,来自尚台灵乡。他离家很远。我们需要他,岚立刻说道。长老和维琳投来的惊讶目光使他稍微顿了一下,但他固执地继续,我们需要他跟我们一起走。而且,他自己也希望这样。洛欧是我们的朋友,珀林说道,同一时间马特也说,他不会妨碍我们,而且,他能照顾自己。当长老们的目光转到他们身上时,两人都显得不安,但都没有退缩。

  有什么理由不能让他跟我们一起走吗?英塔问道,正如马特所说,他可以照顾自己。我不知道我们需要他,不过,如果他希望跟来,为什么?我们确实需要他,维琳流利地接口道,已经很少人能了解捷路了,而洛欧研究过它们。他可以解读指路碑。阿娜逐个看了看他们,最后,目光停在岚的身上仔细打量。她似乎知道些什么;所有长老都给人这种感觉,但是,她的感觉最强烈。维琳说,你们是"mailto:[email protected]@@veren"

  [email protected]@@veren,她终于说道,我可以从你们的身上感觉到这种力量。我能有这种感觉,意味着你们一定确实是非常强大的"mailto:[email protected]@@veren"

  [email protected]@@veren,因为,如今就算我们能拥有这种天赋,也已经非常微弱了。你们是否已经把洛欧,哈兰之子阿仁之子,拉入围绕在你们身边的"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ilen"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ilen,命运之网中?我我只想找到号角,然后岚没有说完。阿娜没有提起过马特的匕首。他不知道维琳是否有告诉过长老,还是说为了某些理由没有说出来。他是我的朋友。大长老。是你的朋友吗,阿娜说道,在我们看来,他还很年轻。你也很年轻,不过,你是个"mailto:[email protected]@@veren"

  [email protected]@@veren。你会照顾他,当编织完成之后,你会确保,他可以平安回到尚台灵乡。我会的。他回答。这感觉就像一个承诺,一个誓言。

  那么,我们去捷路门吧。屋外,洛欧看到阿娜和维琳带着众人出现,连忙起身。英塔叫胡林跑去把乌鲁和其他士兵叫来。洛欧警惕地看着大长老,然后,走到队伍后面岚的身旁。刚才那些看他的巨灵女性已经都走了。长老们说过我的事情吗?她有没有他瞥了阿娜宽阔的后背一眼,她正在吩咐菊银去把他们的马匹牵来。菊银鞠躬离开后,她跟维琳又继续向前走,低着头,轻声说话。

  她要岚照顾你,众人开始跟着走时,马特严肃地回答,而且,保证让你平安返家,就像把你当成了婴儿。我看不出你为什么不愿意留在这里结婚。她说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岚瞪了马特一眼,马特低声呵呵笑了。这样的笑声从这样的憔悴脸上发出,显得那么怪异。他看到洛欧用手指搓着一朵真心花,你刚才去摘花了吗?岚问道。

  是迩妮给我的。洛欧看着鲜黄的花瓣,她真的非常漂亮,马特看不出来而已。那你的意思是,还是不想跟我们走了?洛欧吓了一跳。什么?噢,不。我的意思是,我要跟你们走。我想去。她只是给了我一朵花而已。只是一朵花。不过,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本书,把花压在了书的封皮里。当他把书放回口袋里时,他自言自语,声音低得岚只能勉强听到,她还说,我长得很英俊呢。马特笑得弯了腰,气都喘不过来了,抱着肚子走得跌跌撞撞。洛欧脸红了,怎么了,是她说的。又不是我说。珀林潇洒地用指节敲着马特的脑袋。没有人说过马特英俊。他只是妒忌而已。这不是真的,马特突然直起腰说道,内莎;阿叶琳说我英俊。她跟我说过不止一次呢。内莎漂亮吗?洛欧问。

  她长了一张山羊脸。珀林温和地回答。马特想争辩却呛到了。

  岚忍不住咧嘴笑了。内莎;阿叶琳几乎可以跟伊雯比美。在这一刻,这样互相开着玩笑,感觉几乎像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家里一样,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比开怀大笑,互相取乐更重要的事了。

  当一行人穿过镇子时,巨灵们纷纷向大长老致敬,鞠躬或者行屈膝礼,饶有兴趣地看着人类访客。可是,阿娜紧绷的表情让所有巨灵都不敢停下来说话。唯一一个显示他们正在离开镇子的标志是,土墩渐渐减少了;四周仍然有巨灵,他们要么在查看树木,要么如果遇到死去的树枝或者需要阳光的树木时,就用沥青、锯子或者斧头帮助它们。巨灵们的动作都很温柔。

  菊银牵着众人的马匹走过来,胡林则带着乌鲁和其他士兵骑着马、牵着驮马加入,然后,阿娜指着前方说道,就在那里。轻松的时刻结束了。

  有一会儿岚觉得有点吃惊。捷路门必定是在灵乡之外的最初的捷路是用唯一之力建成的;它们不可能建在灵乡里面可是,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已经跨出灵乡边界的征兆。然后,他意识到区别了;进入灵乡之后的那种若有所失的感觉消失了。这为他带来另一种冷意。塞丁又出现了。等待着。

  阿娜带着他们走过一棵高大的橡树,前方一个小小的空地里,站着厚石板一般的捷路门,它的正面刻着精致紧密的藤蔓和数百种不同植物的叶片。围绕着空地的边缘,巨灵建了一圈低矮的石墙,看上去像是天然形成的一般,还有一圈树根。看到它,使岚很不自在。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那树根其实是荆棘和石南、辣叶和痒橡树。都是些人人避之则吉的植物。

  大长老在矮墙外不远处停下。矮墙是为了警告靠近这里的人离开。倒不是说,我们很多巨灵会到这里来。我自己就不会跨过它。不过,你们可以。菊银也跟她一样停下了脚步;他不停地在外套前襟上擦着手,不肯望向捷路门。

  谢谢您,维琳对她说道,情况很紧急,否则我不会提出这种要求。艾塞达依跨过矮墙,走近捷路门。岚绷紧了神经。洛欧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乌鲁和其他战士在马鞍上纷纷松开剑鞘里的宝剑。在捷路之中,没有用宝剑可以对付的东西,但这个动作必竟可以说服他们,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只有英塔和艾塞达依表面平静;就连阿娜也双手捏紧了裙子。

  维琳摘下阿雯德索拉的叶子,岚紧张地向前倾身。他感到一种召集虚空,让自己随时可以向塞丁伸出手去的焦虑。

  捷路门上的雕刻植物在一阵感不到的微风之下拂动起来,叶子轻轻摇摆着,门的中间裂开一道缝隙,两边门板开始打开。

  岚紧盯着那一道缝隙。里面没有黯淡的银色镜面,只有比漆黑更黑的黑暗。关上它!他喊道,是黑风!关上它!维琳吃惊地看了一眼,立刻把三瓣叶塞回已经摇动起来的各种叶片之中;维琳缩回手,把它留下,向着矮墙倒退回去。阿雯德索拉的叶子刚刚回到原位,捷路门就开始关闭。门缝消失了,藤蔓和树叶融合在一起,挡住了墨噬心的漆黑,捷路门又变成了石头,一块伪装得不能更似生命的石头。

  阿娜悠悠地呼了一口气。墨噬心。如此接近。它没有尝试脱离。岚说道。菊银发出窒息一般的呻吟。

  我说过了,维琳说道,黑风是捷路的怪物。它不能离开捷路。她语气平静,但她还是在裙子上擦了擦手。岚张开口,但放弃了。而且,她继续道,我在想,它怎么会在这里。先是在卡里安,然后是这里。为什么。她斜了岚一眼,把他吓了一跳。这一眼是那么快,他觉得其他人都不会注意到,可是,在他看来,这一眼像是说,因为他黑风才会出现在这里。

  我没听说过这种事,阿娜缓缓说道,墨噬心竟然等待着捷路门的开启。它总是在捷路里游荡。然而,过了这么长时间,也许黑风感到饥饿,希望能逮到某个不小心跨进捷路门的人吧。维琳,你当然不能使用这道门了。不论你的情况多么紧急,可如今捷路已经落入暗影手中,我无法说我很遗憾。岚皱眉看着捷路门。它是在跟踪我吗?有如此多的疑问。菲恩是否用了某种方法指挥黑风?维琳说,这是不可能的。还有,为什么菲恩要求他跟去,却又竭力阻止他?他只知道,他相信那个口信是真的。他必须去投门岭。就算他们明天在某丛灌木下找到了瓦勒尓之角和马特的匕首,他也得去。

  维琳目光涣散地站着,迷失在思考中。马特坐在矮墙上,双手抱头,珀林担忧地看着他。洛欧似乎为不需要走捷路而松了口气,却又为此惭愧。

  我们在这里的事完了,英塔宣布,维琳塞达依,我违背了自己最佳的判断力而跟您来到这里,可是,我不能再跟了。我要回到卡里安。巴萨纳斯能告诉我,暗黑之友到哪里去了,我会设法让他开口的。菲恩去了投门岭,岚疲倦地说道,他去了哪里,号角就在哪里,匕首也是。我猜珀林无可奈何地耸耸肩,我猜,我们可以试试另一个捷路门。再找一个灵乡?洛欧刮刮下巴,像是为了弥补自己为这里的失败而松了口气的行为一般,飞快地说道,堪途灵乡就在艾拉勒河边上,还有,潭京灵乡就在它东边的世界之脊中。不过,卡安琅博树林遗址里的捷路门比较近些,还有,塔瓦隆博树林里的捷路门是最靠近的。不论我们尝试哪一道门,维琳心不在焉地说道,恐怕我们都会发现墨噬心等在门后。阿娜疑惑地看着她,但是艾塞达依再没对大家说什么,只是自言自语,摇着头像是在跟自己理论。

  我们需要的,胡林怯怯地提出,是一个门石。他看看阿娜,再看看维琳,她们都没有阻止他,于是他继续说话,渐渐自信起来,丝琳女士说过,过去的艾塞达依曾经研究过那些世界,因此学会如何制造捷路。在那些世界里,我们呃,两天时间不到就可以走一百里格路程。如果我们可以使用门石进入那个世界,或者某个类似的地方,啊,那么最多只需要一两周就能到达艾莱斯大洋了,然后我们再回来,就能到投门岭。也许它比不上捷路快捷,可是,比起向西骑马而行快得多。您怎么说,英塔大人?岚大人?回答的是维琳。你的建议可行,嗅探者,然而,找到门石的希望就跟再次打开这道捷路门后看见墨噬心离开了的希望一样渺茫。我所知道的门石,最近的一个在艾尔废墟。不过,我们可以回到弑亲者匕首去,如果你、或者岚、或者洛欧认为可以再次找回那里那个门石的位置。岚看看马特。他听到众人讨论门石后,怀着希望抬起了头。维琳说过,他还有几个星期。如果他们就这样往西骑马,马特永远无法活着见到投门岭。

  我能找到它,岚不情愿地回答。他觉得羞愧。马特快要死了;暗黑之友得到了瓦勒尓之角;如果你不能跟着菲恩,他就会袭击艾蒙村;而你,却在害怕使用唯一之力。去的时候用一次,回来的时候再用一次。多用两次不会让你发疯的。然而,真正使他害怕的,是当他想到要再次使用唯一之力、让力量充满全身、享受活着的感觉时,突然在心中冒起的兴奋感。

  我不明白你们说什么,阿娜缓缓说道,自从传奇时代以来,再也没有人使用过门石。我以为,已经再没有人知道该如何使用它们了。棕结知道许多事情,维琳淡淡说道,我知道如何使用门石。大长老点点头。确实,白塔有许多我们梦想不到的奇迹。但是,如果你可以使用门石,那么,你们不需要回弑亲者匕首去。在我们所站之处不远,就有一个门石。时间之轮按照自己的意志运行,时轮之模提供所需的一切。维琳脸上的心不在焉完全消失了,带我们去吧,她精神奕奕地说道,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了。

上一页 《时光之轮》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