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时光之轮》->正文
第二部 号角狩猎 第三十七章 可能的世界

  虽然菊银似乎迫不及待要把捷路门留在身后,但阿娜还是保持着威严的步伐带众人离开捷路门。至少马特看着前方的表情里是带着热切的,胡林则怀着信心,而洛欧似乎更担心阿娜会在让他离开这个问题上改变主意。岚牵着红的缰绳,拖着脚步往前走。他觉得,维琳并不打算亲自使用门石。

  灰色的门石柱直立在一棵高度将近一百尺、粗约四步的山毛榉旁边;要是没有见过树王,岚会觉得它是一棵大树。这里没有警告用的矮墙,只有几朵野花从覆盖着森林地面的落叶之间挤出头来。门石饱经风霜,但上面刻的符号仍然可以看清。

  骑在马背上的石纳尓战士们散开,围着门石和站在地上的人们形成一个宽松的圆形。

  许多年前我们发现了它,阿娜说道,把它扶直,但是并没有移动它。它似乎拒绝被移动。她直接走到它跟前,伸出大手按在门石上,我总是把它看作是失落的一切、遗忘的一切的标志。在传奇时代,人们可以研究它,而且,从某种程度上,理解它。但对于我们来说,它只是根石柱。我希望不止如此,维琳的语气更轻快了,大长老,我感谢您的帮助。请原谅我们没能执行与您告别的礼仪,因时间之轮不会等待任何女人。至少,我们不会再干扰您的灵乡的平静。我们虽然把卡里安的石匠们召了回来,阿娜说道,但我们仍然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伪龙神。大猎角召集。我们倾听,但仅此而已。可我认为,tarmon"mailto:[email protected]@@don"

  [email protected]@@don却不会这么简单,不会任由我们继续和平。再见了,维琳塞达依。再见了,各位,愿创世者之手庇护你们。菊银。她只是再瞥了洛欧一眼,而且朝岚投去最后一个劝诫的眼神,就回到树林之中了。

  战士们挪动身体,马鞍发出一阵吱吱声。英塔环视他们围成的圆圈。必须这样做吗,维琳塞达依?就算能成功我们甚至还不知道暗黑之友是不是真的把号角带到了投门岭。我还是相信,我可以迫使巴萨纳斯如果我们不能肯定,维琳柔声打断了他,那么投门岭就是最应该去调查的地方。我听你说过不止一次,说只要有必要,你愿意追到刹幽古去夺回号角。如今,你因为这个而退缩吗?她指了指立在光滑的树身旁的门石。

  英塔挺直了腰杆。我决不退缩。带我们去投门岭或者刹幽古吧。只要终点有瓦勒尓之角,我就会跟您去。很好,英塔。现在,岚,比起我来,你使用门石转移的时间要近得多。你过来。她朝他招手。岚牵着红,走向站在门石旁边的她。

  你曾经用过门石?他回头瞥了一眼,确保没有人在可以听到的距离之内,那么说,你不打算要我做了。他放心地耸了耸肩。

  维琳温和地看着他。我从来没有用过门石;那就是为什么你的使用时间比我的要近得多。我对自己的极限十分了解。我能引导的唯一之力远远不够启动门石,我会被摧毁的。不过,我对它们有少许了解。足够帮助你了,帮助一点点。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他牵着马围着门石走了一圈,上下打量它,我唯一记得的符号是代表我们这个世界的符号。是丝琳指给我看的。不过,这根门石上面没有这个符号。当然没有。我们世界里的门石上都不会有;这些符号是进入某个世界的辅助。她摇摇头,我多么想跟你们说的这个女孩谈谈啊。或者说,看看她的书。一般认为,关于时轮之镜的书没有一本能完整地流传到裂世之后。莎拉菲总是跟我说,我可以相信,有很多我们以为失传了的书本其实正在等待我们的发掘。啊,在这里为了我不知道的事情烦心也没有用。我确实知道一些事情。门石上半截的符号代表各个世界。当然,并非全部可能的世界。显然,并非每一根门石都通往每一个世界,而且,传奇时代的艾塞达依相信,有可能有些世界是任何一根门石都无法连通的。你有没有看到什么能激起你的回忆的符号?没有。如果他能找到正确的符号,他就能用它来寻找菲恩和号角,来救马特,来阻止菲恩袭击艾蒙村。如果他能找到那个符号,他就必须触碰塞丁。他想救马特,想阻止菲恩,然而,他不想碰塞丁。他害怕引导,却又渴望它,如同一个饥饿的人渴望食物,我什么都想不起来。维琳叹了口气。下半截的符号指示其他地方的门石位置。如果你知道该如何看,你可以带我们前往另一个世界其他地方的门石,甚至是这个世界的其他门石,而不仅仅是另一个世界同一个地方的门石。我猜,这跟穿越空间的原理类似吧,不过,就跟没有人记得如何穿越空间一样,没有人记得如何看这些符号。看不懂而去尝试的话,很可能会毁掉我们所有人。她指着一个刻在靠近石柱底部的符号,那是用一道奇异的弯曲线条串起来的两根平行曲线,说道,它代表投门岭上的一根门石。它是我认识的代表门石的三个符号之一;也是那三个地方之中我唯一去过的地方。而我的收获在差点陷在迷雾山脉的大雪之中,冷得瑟瑟发抖地穿过阿漠平原之后完全是零。你玩骰子、或者扑克吗,岚;艾索尔?马特玩。为什么问?是啊。可是,我们不能靠他。我还认识这些符号。她用一根手指描出一个长方形,里面画了八个相似的圆圈加箭符号。一半符号的箭是包在圈里的,另一半符号的箭则穿破了圆圈。箭头指向左边、右边、上边和下边,而每一个圆圈的周围都围着一圈线条,时而三尖八角,时而弯曲流畅。虽然岚不认识,但他肯定这些线条是文字。

  至少,维琳继续道,我对它们知道的是:每一个符号代表一个世界,对它们的研究最终促成了捷路的建造。这些并不是所有被研究过的世界,只不过我认得符号的世界就只有这么多。需要赌博之处在于,我并不知道这几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一般相信,有些世界里的一年相当于这里的一天,另一些世界的一天相当于这里的一年。有些世界,仅仅是呼吸那里的空气就会要了我们的命,而另一些世界则离散得几乎不成世界。我无法推测,当我们置身于其中一个世界时会发生些什么事。你必须做出选择。就如我的父亲所说,是时候丢骰子了。岚呆看着,摇着头。不论我怎么选,都可能会害死我们。你愿意冒这个险吗?为了瓦勒尓之角?为了马特?为什么你如此愿意接受我的选择?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办到。它-它不是每次我尝试的时候都成功的。他知道并没有人曾经靠近,但他还是四处看了看。其他人都等在围着门石的宽松圆圈处,看着,但并不能听到他们的话,有时候,塞丁就在那里。我可以感觉到它,但它就如同月亮一般遥不可及。就算真的成功,如果我把大家带到某个我们无法呼吸的世界怎么办?那样对马特,或者对号角,有什么好处?你是真龙转生,她平静地回答,噢,你并非不死之身,但我认为时轮之模在跟你了结之前是不会让你死去的。可话说回来,如今暗影也笼罩在时轮之模上,谁知道它对编织有何影响?你能做的,只有听从你的命运安排。我是岚;艾索尔,他怒道,不是什么真龙转生。我不会当伪龙神的。你就是你。你愿意选择,还是站在这里直到你的朋友死去?岚听到自己的牙咬得咯咯响,他强迫自己放松下巴。这些符号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是一样的。那些文字就跟小鸡在地上乱爬的抓痕差不多。最后,他选了一个箭头指向左方的符号,因为那是投门岭的方向,而且,箭头穿破了圆圈,因为它挣脱了束缚,就跟他的心愿一样。他想大笑。就是用这样的小事,来赌上决定所有人的命运。

  靠近点,维琳对其他人下令,这样效果最好。他们遵从了,只有稍微的犹豫。开始吧。当众人靠在一起之后,她说道。

  她把斗篷往后一扬,双手按在门石上,可是岚看见,她的眼角在看自己。他听到靠在门石四周的人们紧张的咳嗽声和清喉咙的声音,乌鲁诅咒某人靠得不够近,马特的虚弱玩笑,洛欧响亮的吞咽声。他召集了虚空。

  如今,这一步很容易。火焰吞噬恐惧和感情,几乎在他想到它之前就已经熄灭,只留下空灵和耀眼的塞丁,让人恶心,使人心焦,叫人反胃,却令人难以抗拒。他向它伸出手它填满了他,使他活起来。他没有移动一丝肌肉,但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为奔涌进他体内的唯一之力而颤抖。符号自己成形了,一支箭,刺穿一个圆圈,在虚空之外漂浮,坚固如同雕刻。他让唯一之力从自己身上流进那个符号。

  那符号发着微弱光芒,一闪一闪。

  有事发生,维琳说道,有事世界在闪动。

  铁锁的碎片打着转滑过地板,一个头上长着公羊角的巨大身影堵在门口,身后是春诞前夜的夜色。

  快跑!塔大喊。他的宝剑寒光一闪,半兽人倒塌在地,然而,它倒下时还在跟塔搏斗,把他拉倒了。

  更多半兽人挤进门口,穿着漆黑盔甲的身躯,长着扭曲的动物口鼻和鸟喙羊角的人类面孔,奇异的曲剑朝着竭力爬起来的塔插去,尖钉状的斧头挥舞着,钢铁上染着血红。

  父亲!岚大叫,一边伸手去抓腰刀,一边翻过餐桌去救父亲,当第一柄剑刃划过他的胸膛时,他又叫了一声。

  鲜血冒着泡涌进他的嘴,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轻语,我又赢了,卢斯;塞伦。

  闪动。

  岚挣扎着维持那符号的形状,他隐约听到维琳的声音,不唯一之力如洪流奔腾。

  闪动。

  岚与伊雯结婚后过得很幸福,而且,当他想到本来该有更多的不一样的事情时,他会提醒自己不要多想。外面世界的新闻通过小贩和前来购买羊毛烟草的商人传进双河,总是关于新的麻烦,关于战争和到处冒出来的伪龙神。有一年时间,不论商人还是小贩都没有来,然后,当他们重新出现时,他们带来消息说阿图尔;鹰翼的军队回归了,至少,是他们的后人回归了。据说,旧有的国家都被推翻了,而世界的新主人,那些在战斗中使用被链子锁起来的艾塞达依的人,推倒了白塔,把塔瓦隆曾经屹立的地方夷平。再也没有艾塞达依了。

  一切在双河看来差别不大。农作物还是得种,羊毛还是得剪,羊羔还是得照顾。塔在他的妻子身旁躺下之前,享受过了孙儿孙女的天伦之乐,那座老农屋增建了新的房间。伊雯成了贤者,而且,多数人都认为她甚至做得比上一代贤者,奈妮;艾迈拉,还好。也许是吧,因为她对其他人如奇迹般有效的治疗能力却仅仅够使岚不被经常威胁他的病痛杀死。他心情越来越差,越来越阴暗,他因为事情本来不该是这样而满腔怒火。当他情绪失控时,伊雯越来越怕,因为当他心情最差的时候经常会发生怪事她从风语中听不到的雷暴,森林大火然而,她爱他、照顾他、使他神智保持清醒,尽管有些人私下说岚;艾索尔是个危险的疯子。

  她死了之后,他久久地坐在她的墓前,泪水湿透了灰白的胡须。他的病痛又回来了,他日渐衰败;他失去了右手最后的两根手指和左手的一根手指,他的耳朵就像疤痕,人们低声议论说他散发着腐朽的味道。他变得更加晦暗。

  然而,当可怕的消息传来时,没有人拒绝接受他为同伴。半兽人、黯者和没人梦见过的怪物从灭绝之境蜂拥而出,世界的新主人即使使尽唯一之力,也节节败退。于是,来自双河每一个村子、农场和角落的人们拿起了弓箭、斧头、猎猪枪和躺在阁楼里生锈的宝剑,岚用剩下的仅够射箭的手指拿起弓箭,跛着脚跟大家一起朝暗礁河北岸前进。岚还配着一把剑,剑刃上有个苍鹭标记,那是塔去世后他发现的,虽然他完全不知道该怎样用它。女人也来了,把她们能找到的武器扛在肩上,走在男人的身旁。有些人笑着说,她们有种奇怪的感觉,以前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

  在暗礁河,双河人遇上了入侵者,一排又一排数不尽的半兽人,由恶梦般的黯者带领,举着似乎能吞噬光明的死黑旗帜。岚看到那旗帜,觉得疯狂再次占据了他,因为,他觉得,这才是他出生的目的,他要去与那旗帜战斗。他把每一支箭都射向那旗帜,用尽他的技巧和虚空,笔直地射去,不在乎那些强行渡河的半兽人,也不在乎身边死去的男人女人。把他打倒的是其中一只半兽人,然后它嚎叫着朝双河深处跑去,渴望更多血液。当岚躺在暗礁河岸边,看着下午的天空似乎渐渐变暗,呼吸越来越慢时,他听到一个声音说,我又赢了,卢斯;塞伦。

  闪动。

  箭和圆圈扭曲成了平行的曲线,他挣扎着使它还原。

  维琳的声音。对劲。有些唯一之力汹涌流动。

  闪动。

  伊雯就在他们成婚之前的一个星期病倒而且不治而去。塔竭力安慰岚。奈妮也是,但她自己受到的打击也很大,因为她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却仍然不能明白伊雯的死因。伊雯去世的时候,岚坐在她的屋外,艾蒙村那么大,然而无论他去到哪里,似乎都能听到她痛苦的呻吟。他知道,自己无法留下。塔给了他一把苍鹭宝剑,虽然他对于一个双河的牧羊人怎会得到这样一把武器解释不多,但他教会了岚如何使用它。岚离开的那天,塔交给他一封信,说也许能帮他在伊连的军队找到一个职位,然后拥抱他,说道,我只有你一个儿子,我也不想要其他儿子了。如果可以,孩子,像我一样带个妻子回来,但是无论如何,一定要回来。岚在拜尔隆的时候,钱连同那封信一起被人偷了,差点连剑也没了。他遇到了一个叫做明的女人,那女人跟他说了许多关于他的疯言疯语,逼得他不得不离开那座城市来躲避她。终于,他漫无目的地荡到了卡安琅,在那里,他的剑术使他当上了女王卫兵。有时候,他发现自己呆呆看着王女依蕾,每当这种时候,他就会有满脑子奇怪的想法,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的,他的生命中应该有更多精彩。依蕾当然不会看他;她嫁给了一个塔兰王子,尽管她似乎并不幸福。岚只是个卫兵,曾经的牧羊人,来自遥远西部边界上、只有地图里的线条才把它跟昂都联系在一起的小村庄。况且,他的声誉不好,因为他性情暴躁。

  有人说他是个疯子,要是在和平时期,也许不论他剑术多好都会被踢出卫队,然而,现在并非和平时期。伪龙神就像野草一样从四处冒出来。每打倒一个,就会有两个、甚至三个站出来说自己是真龙转生,结果每一个国家都陷入了战火。岚的军衔渐高,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疯狂的秘密,一个他知道自己不得不继续的秘密。他可以引导。在战斗之中,总有那种稍微引导一下,只要不那么明显,就可以被混乱掩饰过去并且带来运气的时刻和地点。一种颓废的病痛占据了他,但他毫不在意,其他人也不在意,因为,传闻说,阿图尔;鹰翼的军队已经回归,要夺回这片土地。

  当女王卫队翻越迷雾山脉时,岚的手下有一千士兵他从来没想过要回到双河来;实际上,他已经很少想起双河了他带领他们撤退回山脉的另一边。在昂都的土地上,他且战且退,夹杂在逃走的难民之中,最后回到卡安琅。卡安琅城里许多人都已经逃走了,还有不少人讨论说要让军队继续后撤,但是,此刻已经是女王的依蕾发誓决不离开卡安琅。她不会看他那张被病痛毁坏得满是伤疤的脸,但是,他不能离弃她,于是,当女王的臣民纷纷逃跑时,仅存的女王卫队准备为保护女王而战。

  在卡安琅之战中,唯一之力向他涌来,他舞起闪电和火龙打在入侵者中间,撕裂他们脚下的大地,然而,那种感觉又来了,那种他是为了其他目的而生的感觉。尽管他尽了全力,但敌人太多,而且,他们也有能引导的人。终于,一道闪电把岚从宫墙之上打下,瘫倒在地,流着血,烧得焦黑,当他的最后一口气嘎嘎响着离开喉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耳语,我又赢了,卢斯;塞伦。

  闪动。

  闪动的世界如同铁锤敲打着虚空,上千个符号在虚空的表面上冲过,岚挣扎着,维持着虚空,维持着那个符号。他挣扎着,紧抓住随便一个符号。

  不对劲!维琳大喊。

  唯一之力就是一切。

  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

  他是个士兵。他是个牧羊人。他是个乞丐。他是个国王。他是个农夫、吟游诗人、水手、木匠。他作为艾尔人出生、生活和死亡。他发疯死去,他腐朽死去,他生病死去、意外死去、年老死去。他被执行死刑,群众为此欢呼。他声称自己是真龙转生,在天空下挥舞旗帜;他逃走,躲避唯一之力;他隐居直到默默无闻地死去。他把发疯和病痛压制了多年;却在两个冬天之内屈服而死。有时候,茉蕾来了,把他从双河带走,独自一个或者跟那些春诞前夜幸存的伙伴们一起;有时候,她没有来。有时候,来的是其他艾塞达依。有时候,来的是红结。伊雯嫁给他;伊雯,披着艾梅林玉座的围巾,一脸肃容,带着艾塞达依来安抚他;伊雯,眼睛里噙着泪水,把匕首插入他的心脏,而他临死前还感谢她。他爱上其他女人,娶了其他女人。依蕾,明,还有一个去卡安琅的路上认识的长着一头金发的农夫女儿,还有其他他在这一世里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一百世。更多。多得他无法数清。在每一世的结局时,当他躺着,要死去时,当他吸进最后一口气时,都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耳中轻语。我又赢了,卢斯;塞伦。

  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闪动。

  虚空消失了,与塞丁的连接逃脱了,岚重重地倒下,要不是他已经半麻,这一摔会把他摔晕过去。他感觉到脸颊和手下是粗糙的石头。冷的。

  他知道维琳正在从仰躺的姿势挣扎着翻过身手脚撑地。他听到有人大口呕吐,他抬起头。乌鲁跪在地上,正在用手背擦嘴。每一个人都倒下了,马匹则僵着脚站着发抖,眼珠乱转。英塔把剑拔出了鞘,死死握着剑柄,剑刃颤抖,目光涣散。洛欧四脚朝天躺着,圆睁双眼一副惊呆的表情。马特蜷成了一团,手臂抱头,珀林的手指陷入脸上的肉里,像是要把自己见到的一切撕掉,或者,把看见一切的眼睛挖出来。所有的士兵都是这么糟糕。梅西玛当众痛哭,泪水哗哗地流下脸庞,胡林东张西望像是想找个地方逃跑。

  发生了岚停下来吞吞口水。他躺在一块半埋在土里的饱经风霜的石头上,发生了什么事?一场唯一之力的洪水爆发。艾塞达依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打了个冷战,把斗篷裹紧,我们就像是被迫着被推着它似乎忽然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你必须学会控制它。你必须!如此多的力量会把你烧成灰烬的。维琳,我我活我是他发现身下的石头是圆的。门石。他连忙发着抖站起身来,维琳,我活着又死去。我不知道有多少次。每一次都不一样,但都是我。是我。深谙混沌之数的手,结下连接可能的世界之间的纽带。维琳打了个哆嗦;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有理由不能在那些世界里出生,并且过着不一样的生活。由于发生的事情可能不一样而导致不一样的生活。那就是刚才发生的事吗?我我们看到我们的生活可能会是什么样子?我又赢了,卢斯;塞伦。不!我是岚;艾索尔!维琳甩了甩头,看着他。如果你做了不一样的选择,又或者,不同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的生活也许会变得不一样,这让你觉得惊讶吗?虽然我从来没想过我好吧,重点是,我们到这里了。尽管跟我们预想的不一样。这里是哪里?他问道。苏扶灵乡的树林不见了,被起伏的山丘代替。西边不远处似乎有个森林,还有些小山。他们聚集在灵乡的门石四周时,正是日上中天,但这里的太阳低低挂在灰色的天空中,显示已经是下午了。附近稀稀拉拉的几棵树要么光秃秃的,要么挂着几片颜色鲜艳的叶子。从东边刮来一阵冷风,把叶子吹得在地上打转。

  投门岭,维琳说道,这是我来过的门石。你不应该尝试把我们直接带到这里来的。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我猜我也永远不能知道但是从这些树木看来,现在已经是晚秋了。岚,我们没有赢得任何时间。我们失去了时间。我会说,我们到这里来很可能花掉了四个月时间。可是我没有在这些事情上,你必须让我指引你。我不能教你,这是事实,然而,也许我至少可以阻止你因为引导过度而杀死自己以及我们其他人。就算你不会杀死自己,可是如果转生的真龙像吹息的蜡烛一样把自己的力量烧毁了,那么谁去面对暗黑魔神?她没有等他争辩,就向英塔走去。

  当她伸手模他的手臂时,石纳尔人一惊,然后用疯狂的眼神看着她。我走在光明中,他沙哑地说道,我会找到瓦勒尔之角,打倒刹幽古的黑暗力量。我会的!你当然会。她安慰道。她双手捧起他的脸,英塔忽然吸了一口气,顿时从刚才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只有眼中仍然遗留记忆。就这样,她说道,这样就可以了。我会去看看可以怎样帮助其他人。我们可能还是能找回号角的,不过,我们的前路仍然崎岖。她开始向周围的人走去,在每个人身旁停留一会儿。岚则向他的朋友们走去。当他想把马特扶起来时,马特猛地一缩,瞪着他看,然后双手攥住岚的外套。岚,我永远不会跟任何人说说你的事。我不会背叛你的。你一定要相信我!他看起来糟得不能再糟了,不过岚觉得他只是吓坏了。

  我相信你。岚回答,心中猜想马特都过了些怎样的生活,做了些什么事。他一定是跟某人说了,否则他不会这么紧张的。他不能为此怪他。那是其他马特做的事情,不是这个马特。况且,看过自己可能会遇到的事情之后我相信你。珀林?一头卷发的珀林叹了口气,把捂在脸上的双手放下。他的前额和双颊被指甲抓过的地方留下道道红痕。他的金瞳隐瞒着他的想法。我们其实没有多少选择,不是吗,岚?不论发生了什么事,不论我们怎么做,有些事情几乎总是会发生。他又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我们在哪里?这是你和胡林说过的那些世界之一吗?这里是投门岭,岚回到,在我们的世界。维琳是这样说的。而且,现在是秋天。马特面露担忧。怎么会?不,我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们现在要怎样去找菲恩和匕首?这时候他可以在任何地方。他在这里,岚向他担保。他希望自己是对的。菲恩有足够时间坐船前往任何他想去的地方。有足够时间前往艾蒙村。或者塔瓦隆。光明啊,求求你,不要让他等得不耐烦。要是他伤害了伊雯,或者艾蒙村的任何人,我会可恶,我已经尽力赶来了。

  投门岭比较大的镇子都在这里的西边,维琳的声音足以让所有人听到。除了岚和他的两个朋友,大家都已经站了起来;她一边走过来双手捧住马特的脸,一边说道,倒不是说,那些村子有哪个大得可以称得上镇子。如果我们要寻找暗黑之友的痕迹,那么就从西边开始吧。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坐在这里浪费白天。等马特眨眨眼站起来之后他还是病恹恹的,但他动作敏捷她又用手捧住珀林的脸。当她向岚伸出手时,岚躲开了。

  别犯傻。她说道。

  我不要你的帮助,他低声说道,也不要任何艾塞达依的帮助。她歪了歪嘴唇。随你。他们立刻上马向西而去,留下身后的门石。没有人有意见,岚更不用说。光明啊,保佑我不要太迟了。

上一页 《时光之轮》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